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遗言
    “主公,此人来历不明,理应细查才是!”诸葛亮、徐庶来到刘备帐内,沉声道:“孔明与元直兄,皆是‘水镜先生’好友,却从未听他提及有位弟子。此事,还有待确认,孔明认为此人别有居心。”

    徐庶接话道:“主公,孔明所言正是元直所想。若是先生的弟子,以我们二人的交情,也不会不知情。元直更与先生乃是同乡,却从未听说过,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此人是敌军派来的探子,那就是让主公及我军陷入危难之际。此人不得不防,主公不可对他全信。”

    刘备微微一笑,道:“二位先生多虑了,玄德与‘水镜先生’有过数面之缘。孔明先生之名也是先生向玄德推荐,先生更是与我提及过他有一弟子。那时,玄德询问才知道先生弟子出游尚未归来。”

    “本以为先生高徒乃是成年,却不想是少年。既然先生与我说过,自然不会欺骗于我。另外,此人在长坂坡更是救下甘夫人以及玄德两女,就连子龙都是得到他的相助才能脱困。”

    “于情于理,此人对玄德有恩,要是敌人的探子,也不至于如此。此事,二位先生就不必多言。今日不知二位先生前来,玄德也让先生高徒前来相叙,子龙也会一同前来,二位先生来了就在此等候片刻。”

    诸葛亮、徐庶二人还是有些怀疑,不过刘备如此说,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静静地等待着司马无忌前来,暗暗地思索该如何确认司马无忌的身份以及他的目的。

    “无忌见过主公!”

    “子龙见过主公!”

    赵云身上的伤势已经无大碍,他接到刘备的命令,让他今晚前去叙旧,也听说司马无忌会前来。于是,赵云二话不说与传话之人一同来到司马无忌的帐内,见到司马无忌就像是看见兄弟一样,十分真诚。

    司马无忌听闻刘备召见,他就与赵云一同前来。其实,赵云前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讨教五箭齐发的绝技,还有感激司马无忌救命之恩,前来道谢。虽说诸葛亮、徐庶怀疑司马无忌的身份,可赵云切身的感受到司马无忌的真心,没有半点怀疑。

    “子龙怎么与先生一同前来?”刘备见赵云、司马无忌一起前来,略显诧异。

    赵云直说是为了感激司马无忌救命之恩,便前去找他,正好与他一同前来,刘备听闻后也是微微颔首,他从赵云的口中知道司马无忌有举世无双的箭法。此外,司马无忌腰间佩戴着湛卢剑,这是武将才会佩戴的。

    因此,刘备知晓司马无忌也是习武之人,哪怕是面见刘备,赵云、司马无忌腰间的佩剑并未取下来。身为武将,剑不离身是必须要做到的事情,还有以防万一有突发事件。

    “先生是武将?”诸葛亮见司马无忌剑不离身,也不知他腰间佩戴的是什么剑。

    “学过几年剑术!”司马无忌淡淡的回道,他感觉诸葛亮、徐庶二人对自己有敌意。

    徐庶接着说道:“‘水镜先生’学究天人,元直与他交好,却从未听说先生会武。”

    司马无忌笑道:“师傅教授无忌经学等,却未曾教授剑术,无忌的剑术乃是另外一位传授。至于那人是谁,无忌答应那人绝不透露出他的身份及名讳,还请主公、先生见谅。”

    “信守承诺,先生有难言之隐,玄德自然明白!”刘备也好奇司马无忌的剑术从何处学来,他明白那次面见司马徽时,为何司马无忌不在的原因,应该是去学习剑术,他也制止诸葛亮、徐庶二人继续发问。

    司马无忌从诸葛亮、徐庶二人的问话便猜到,他们二人是在怀疑自己的身份。刘备对他深信不疑,而诸葛亮、徐庶二人却不太信任自己,这也是人之常情。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是真的有奸细存在军中,必然会让大军身陷危险之中。

    “先生,子龙与玄德说你五箭齐发救他一命,又救下玄德两女,实在是感激不尽!”

    “举手之劳,此乃无忌该做之事!”司马无忌急忙回礼,他救下刘备两女,以及赵云,只是为了进入刘备军中效力,道:“无忌担当不起这个‘先生’称呼,若是主公不嫌弃无忌尚且年轻,就称呼‘无忌’如何?”

    刘备见司马无忌如此说,他也没拒绝,便顺从司马无忌的意思。

    “无忌先生,可知令师现今何处?”诸葛亮再次接过话。

    司马无忌摇头不知,道:“师傅在何处,无忌不知!当初师傅命我下山,便不再与我联系,也不知近况如何?”

    诸葛亮叹道:“‘水镜先生’早已抵达荆州,孔明与元直本想前去拜访,却不想曹操率领大军南征,荆州襄阳接连失守,只怕先生已经落入曹操手中。曹操乃是当世枭雄,又爱才,他必定会去拜会先生。”

    司马无忌愣住了,他是真的不知道司马徽也在荆州襄阳,要是知道的话决不会放任不理,也不会只顾着徐庶之母,却忘记司马徽。诸葛亮如此说,也不是好心提醒,而是在试探司马无忌的反应。

    徐庶、诸葛亮再次对望一眼,他们看见司马无忌的反应,那不是假的,寻思道:“难道他真的是操德的弟子?”

    “禀主公,刚刚有人从荆州襄阳送来一封信说是交给‘无忌’!”

    司马无忌急忙站起来,也顾不得刘备在此,他接过侍卫手中的书信,直觉告诉他这份信是司马徽让人送过来的。当他拆开,果然是司马徽的笔迹,看完信后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大呼一声:“师傅!”

    赵云就在司马无忌身旁,又见司马无忌仰天痛哭起来,好奇之下也将书信拿起来看了,刘备、诸葛亮等人急切地看着他,他们总不能直接下去,只能看着赵云,等待他的回答,赵云看完后也是愣住了,低声道:“‘水镜先生’去了!”

    刘备、诸葛亮、徐庶三人立即起身,赵云将信呈交给刘备,诸葛亮、徐庶也看了一遍,他们认出是司马徽的笔迹,又见称呼以及内容,他们的疑虑也打消了,眼前的司马无忌的确是司马徽的弟子。

    此信便是司马徽的遗书,更是他的遗言:“无忌,为师时日无多,故托好友仲子转交。当你看见这份信,你身在刘皇叔军中,而我已离去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若身在刘皇叔军中,必能看见此信。此时,你应该在刘皇叔军中,为师亦能心安的离去。”

    “若你看见此信,必是上天眷顾,为师亦能安心的离去!汝在我身边学习多年,理应明白尊师重道的道理,有些事当且放下便是,不必耿耿于怀,此乃人伦五常之道也!”

    “汝已出山,潜龙出渊,未来之路唯有你自行抉择,为师虽不能亲眼所见,却有所感觉。若你看见此信,乃是天意也!汝定要好生辅佐刘皇叔,不可有任何悖逆之心,否则必遭天谴之!汝当切记!切记!”

    司马无忌的身份在司马徽遗言之中得到确认,只是诸葛亮、徐庶却又不明白为何司马徽用‘悖逆’而不用背叛,这让他们有些费解,还有几处之词他们也不甚明白。

    但是,司马无忌清楚司马徽遗言中所指是何事,只不过他难以放下对刘备的怨愤,尤其是长坂坡战役时更是亲眼看见刘备心中只有国家大事,并无亲情可言。虽是枭雄之人,却有些不近人情,而司马无忌对此很是厌恶。

    若非师命难违,只怕司马无忌真的不愿意再见刘备,这个生身之父!

    司马徽离世的消息,司马无忌才知晓,信中没有言明为何去世,只提及宋忠。并且,宋忠也亲自写了一封信送来,解释了司马徽死的情况,透露着一丝诡异,就像是司马徽知晓命不久矣一样,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当初,司马徽命他下山,自己又独自前往荆州,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局似的。司马无忌方才想起司马徽死的地方便是荆州襄阳之地,为时已晚,未能及时制止。

    司马无忌看见此言,就像是司马徽在自己面前一样,亲自对自己叮嘱,那慈祥且恋恋不舍的模样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司马无忌失声痛哭起来。司马徽的影像想要安慰,却无能为力,眷恋的看了一眼司马无忌,永远的消失不见。

    回想初次与司马徽相见的画面,又想起在一起数年之久,点点滴滴都浮现在脑海中。若非司马徽的栽培,也不会有今日的司马无忌,更不会让他再次出现在刘备面前。

    可以说,司马徽是司马无忌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人,更是司马无忌将苦海中救出来,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司马无忌所有的成就,是他自身努力的成果,更是司马徽的尽心尽力的栽培。

    司马徽离去的消息,司马无忌如何能接受,如何不让他伤心欲绝!

    刘备等人都沉默不语,默默地看着司马无忌。此时的司马无忌就像是十六岁的少年一样,放声痛哭,那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司马无忌也清楚司马徽将这份信送来,也是为了打消诸葛亮、徐庶等人的怀疑,更是一种证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