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遵从师命
    “敢问兄姓甚名谁?为何知晓子龙?”赵云被司马无忌所救,让他护送刘禅安全逃出曹兵围堵,可他有些好奇为何司马无忌知晓他,更是在自己困难之时出手相助。

    “复姓司马,名无忌,字改之!”司马无忌笑道,“师从‘水镜先生’,家师曾与刘皇叔相交,命无忌学成下山投奔。正好从颍川前往樊城,又不想刘皇叔南下江陵,故而飞奔而来,正好看见将军遭围困,出手相助。”

    司马无忌早就想好理由,他可不能说自己知道赵云长坂坡七进七出救阿斗的事迹。并且,他听从司马徽的命令,要去投奔刘备,借此机会将他的出身说了一遍,也好让赵云引荐自己。

    “子龙多谢先生相救,要不是有你接应,怕是子龙小命难保!”赵云知道司马无忌是司马徽的弟子,自然很是尊敬,他又看了看怀中的刘禅,道:“子龙命丢了也无妨,要是让少主遭遇危险,实在是有负主公。”

    “将军赤胆忠心,乃刘皇叔之福也!”司马无忌最钦佩的三国人物便是赵云,此人一生驰骋沙场,所立战功无数。若非长坂坡一战,让所有的军阀知晓赵云此人,怕是刘备就诸葛孔明也难以三分天下。

    赵云骁勇善战,赤胆忠心,大小战役无数,从未败绩,乃是真正的“常胜将军”。昔日,刘备不识赵云的才能,经此一役,赵云必能受到重用,仅仅是七进七出救阿斗的功绩,就不亚于关羽、张飞。

    纵然关羽、张飞也是万人难敌的将领,只是与赵云相比而言,他们二人差了许多。若是一对一单挑,赵云的武艺比之他们二人要高出许多。可以说刘备军中谁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唯有常山赵子龙是也。

    与此同时,甘夫人以及刘备的两个女儿都与刘备会合,刘备看见甘夫人及女儿无恙,大喜过望,却不见刘禅,略显失望。并且,赵云尚且未归,这让刘备更加担心。

    “夫人,你们是如何突出重围的?”

    甘夫人回道:“夫君,贱内乃是子龙将军所救,阿斗也在赵将军怀中,夫君不必担心阿斗定然没事。只是她们二人不是赵将军所救,乃是一个不知名的少年送过来,他将她们交给我后,也不知去向。”

    刘备惊讶道:“她们二人是少年所救?”

    “年纪不过十六,看上去十分年轻!”甘夫人如实回答,只是她隐瞒刘备两女不舍司马无忌离去哭泣的事情。

    “此人到底是谁?”刘备喃喃自语,其他人也是毫无头绪,甘夫人先与刘备会合,也明白赵云殿后实际上是为了救刘备独子以及甘夫人性命,众人对赵云的忠心很是钦佩。

    既然刘禅有赵云保护,刘备自然放心下来,他已经连续死去数位发妻,就连儿子也死了不少,全都是战火连天。若是刘禅再有什么闪失,刘备只怕真的后继无人。

    刘备等一行人在建阳驿等候赵云,已经过去两个时辰赵云迟迟未来,诸葛亮、徐庶等人提议让刘备先行,张飞说自己前去接应赵云,却被诸葛亮阻拦。如果张飞离去,要是早有敌军,只怕无人保护刘备。

    张飞无奈只能作罢,刘备等人又等了一个时辰,方才看见白马银枪的赵云前来。

    “子龙回来了!……主公,子龙回来了!”徐庶看见赵云回来,立即大喊一声,众人连忙看去,赵云以及司马无忌二人一前一后。由于司马无忌在赵云身后,众人只听见急促地马蹄声,却不见其人。

    “主公!”赵云远远看见刘备,立即全力以赴的向前奔去,又让司马无忌跟上。赵云来到刘备跟前,立即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又将隐藏在战袍中的阿斗抱起来,送到刘备眼前,郑重地说道:“主公,少主在此,子龙不辱使命!”

    刘备迅速接过刘禅,掀开战袍一看,居然睡得正香,没有丝毫的损伤,心里十分欢喜。如今,他就阿斗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有什么闪失,那该如何是好。当他抬起头看向赵云时,他的眼睛变了,所有的欣喜化为心痛。

    白马银枪的赵云,此时已经成为血人,身上满是鲜红色的鲜血干涸的痕迹,再看那白色夜照玉狮子,身上哪有什么白色毛发,浑身上下也是一片红色,就像是汗血宝马一样。

    此外,刘备看见赵云手臂上的伤口鲜血凝固住,而且背上还有箭矢,身上的铠甲满是痕迹。当刘备搀扶起赵云时,身上的战甲直接脱落碎裂,这让刘备目瞪口呆,可见救阿斗的场景多么凄惨。

    司马无忌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半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刘备。刘禅安然无恙的那一刻,刘备显示出欣喜,司马无忌看在眼里;看见伤痕累累的赵云,刘备眼里满是泪光,那是一种爱惜人才,赵云险死还生救下阿斗,让刘备心里的欣喜化为悲痛。

    “子龙为救下阿斗,差点死去!”刘备暗暗地自责,“可我身为主公,只顾着阿斗,却忘记身受重伤的子龙,实在是有愧。纵然没了阿斗,有子龙如此忠心耿耿的将领乃是玄德之幸也;若是阿斗在,子龙不在,那又有何用?”

    阿斗虽是刘备目前唯一的子嗣,只是身为男儿志在四方,胸怀天下的刘备又岂能因为家事而失去一位赤胆忠心的将领。在天下面前,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刘禅依然可以抛去。

    于是,刘备将刘禅从甘夫人手中抱在自己怀里,眼眶中满是湿润,众人来不及准备,他已经将刘禅丢在一旁。在他往别处一丢,再也不去看一眼,他的泪水悄悄的划过,不愿他人看见他内心的无奈,又悄悄地抹掉眼泪。

    “主公,不可……”

    诸葛亮、徐庶、赵云、张飞等人都愣住了,急忙劝阻,只是他们说的有些晚了。刘备已经将阿斗丢了出去,而甘夫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儿丢出去,心如刀割,昏倒过去。

    司马无忌沉默寡言,一直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刘备,直到他丢下刘禅的那一刻,立即出现,手疾眼快得抱住阿斗。此时,阿斗睡醒直接哭了出来,冷笑一声:“真是一位好父亲,为了天下居然亲子都不要了!”

    “主公,少主乃是子龙好不容易救下来,更是主公独子,焉能如此啊!若是少主有什么闪失,那该如何是好?”赵云激动万分,他实在是不懂刘备为何如此做。

    “就因为阿斗,差点让玄德失去赤胆忠心的将军,此乃大罪过!”

    刘备红着眼睛,也不知是为了刘禅,还是为了赵云,可是在赵云眼里,刘备是真正的爱惜自己,自己儿子的性命不如自己的命重要,这让赵云十分感动,也更加死心塌地。

    “少主性命比之子龙要重要,子龙何德何能得主公如此厚待!”

    司马无忌救下阿斗,甘夫人被身旁的人搀扶住,猛地想起刘备将阿斗丢了出去,失声痛哭起来,又看见司马无忌抱住阿斗,她与司马无忌有过一面之缘,不知姓名,却知道他是帮助自己等人的,也不顾其它,连忙将阿斗抱在自己的怀中,生怕刘备再一次将阿斗丢出去。

    此时此刻,众人才看见司马无忌存在。

    之前,赵云护送阿斗平安归来,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一直没有注意到司马无忌。直到现在,司马无忌在众人来不及准备的情况下,救下阿斗,这份本事让众人有些惊讶。

    “大哥哥!”刘备的两个女儿也看见司马无忌,她们没有任何害怕,反而直接扑了上去,很是亲昵的模样,司马无忌也是吓了一跳,又看见是她们,也就没说什么。

    刘备惊讶自己的女儿为何与司马无忌如此亲昵,就连他刚刚想要抱一下都不乐意,没想到主动抱住司马无忌的大腿,像是找到依靠一样。此时,刘备才真正打量起司马无忌,心里更加惊讶。

    因为司马无忌的模样与刘备的夫人某氏十分相像,刘备在那一刻还以为是某氏在世。刘备有些怀疑司马无忌的身份,不过赵云说了司马无忌是司马徽的弟子,也知道他的名讳,这才打消心中的猜测。

    “原来是‘水镜先生’高徒,玄德在此见过!”

    刘备躬身施礼,他与司马徽有过交流,甚至那个时候也曾邀请司马徽出山相助自己平天下,只是司马徽委婉拒绝,可他说过再过几年他有一弟子前来投奔,让刘备收下留在身边效命。

    司马无忌也不敢托大,急忙回礼,道:“无忌奉师傅之命前来投奔刘皇叔,还请刘皇叔准许无忌留在身边效力。”

    刘备当即答应下来,自此司马无忌便留在刘备军中效力。只是诸葛亮、徐庶二人面面相觑,低头不语,他们心中有些疑惑,司马徽何时有弟子。如果说他有学生,他们二人倒是清楚,可是弟子他们真的没有听过,暗暗地猜测司马无忌意欲何为,怀疑他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