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五箭齐发,技压群雄
    赵云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履平地,纵有前有曹军,后有猛将,依然难以阻挡他的脚步。赵云一人一马一枪一剑,怀抱阿斗,愈战愈勇,已经连续斩杀曹营大将三十余人,他已经杀到曹军中路大军。

    曹操中路大军乃是焦触、张南、马延、张岂页四人镇守,他们四人相交多年好友,生死与共,上阵杀敌不计其数,从未有人孤身一人杀至中军。他们四人各自使出自己看家本事,与赵云一较高下。

    赵云手持银枪一马当先,率先攻击,一枪刺去犹如万斤巨石一样的勇猛之力,让他们四人全都后撤一步,赵云仰天大笑,又从怀中拔出青釭剑,一剑劈了下去,将中军帅旗斩断。

    四人大怒,再次与赵云交手,四人合力与赵云斗得五十余回合,张南、马延被赵云用青釭剑斩杀,就连他们的武器都被青釭剑斩断;焦触、张岂页又被赵云银枪刺杀。

    四人合力难敌赵云,反被赵云所杀。赵云再次向前突进,曹军大将钟缙、钟绅二人先后出战,死于赵云之手。

    钟缙本是上庸守将,使一柄大刀,可他的兵器在青釭剑面前就像是泥巴一样,断成两截,青釭剑刺进他的身体,一命呜呼;望陵的太守钟绅使一柄大斧,在赵云与钟缙时,从后偷袭,反被赵云一枪刺中咽喉而亡。

    吕英乃是青州四将之一,为人擅于设计陷阱,在赵云与其他将领交战时,他早已观察处赵云坐骑乃是名驹,只要赵云从马上下来,自然束手就擒,故而他下令让士兵挖出一个大坑,专门对付赵云及其战马。

    接着,吕英以及邢烈、夏侯亭、张台四人一同前去诱敌,埋伏赵云,将他引诱至深坑之中。果然,赵云不顾其它,继续追杀他们四人,人和马一同跌入深坑之中,青州四将其他三人很是得意。

    “赵子龙,你已经坠入深坑之中,难以起来,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要不然此地便是你埋骨之地!”

    赵云冷笑一声:“我看你是高兴的太早了!”

    吕英见赵云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立即下令命四周的士兵倒入泥土,彻底封锁住赵云的行动,只要他的战马被埋,必败无疑。只是他没想到赵云的战马非同寻常,就算是深坑,居然一跃跳了出来,又双脚牢牢地踩在深坑的边缘,爬了出来,又再次仰天长鸣一声。

    典韦的大哥典杰乃是步兵统领,使一对铁锤,力大如牛,曾经力战张辽数百回合不分胜负,他见赵云跌入深坑,立即率领步兵前来相助青州四将,想要活捉赵云。

    当他看见赵云之时,他已经从深坑之中跳跃出来,赵云杀气腾腾的将青州四将无一例外全部斩杀,尤其是吕英这个罪魁祸首,更是首当其冲成为赵云剑下之鬼,就连典杰自己都没逃脱出赵云的追杀。

    由于典杰没有战马,就算步兵相助,也难以阻挡住赵云的脚步。赵云手持青釭剑,将步兵的长矛全部斩断,也阻止他们想要斩杀战马的目的,更是用手中的剑将典杰杀了。

    赵云并未继续冲进曹营,反而向南离去,他知道自己再怎么无敌,也不能真的一直杀下去。现在曹操并未派人射箭,只是想要生擒自己。若非曹操执意生擒,只怕他早已死于乱箭之下。

    “禀丞相,末将愿前往擒获此人!”

    “宛城侯愿意前往,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曹操见‘北地枪王’张绣主动请缨,他自然欣然同意。现在赵云已经整整厮杀一个时辰,料想他体力必然不支,而张绣又是枪王,乃是曹军之中战斗力最高之人,有他出马自然手到擒来。

    “赵子龙休要张狂!”张绣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其他人都纷纷让开,他们也知道张绣的本事,故而放心让他前去。

    赵云见张绣独自前来,而他与自己一样使用长枪,正好比试一下看谁的枪法更加厉害。

    张绣与赵云二人同样使用银枪,二人大战起来,而赵云也认出他使用的枪法是“百鸟朝凤枪”,只可惜赵云早已摸清楚这套枪法的来路,就连破绽等都清楚,他根本就不惧怕。

    赵云与张绣二人大战三百回合,赵云用自己独创的枪法刺中张绣,将他挑下马来,又再次刺了一枪,张绣一命呜呼。纵然赵云知道张绣使用的枪法来路,也明白可能师出同门,只是现在各为其主,生死搏斗,决不能放水。

    张绣被赵云杀死,不仅曹操震惊无比,就连其他人都愣住了。直到此时,他们才清楚赵云的枪法如此厉害,默默地赞叹一声:“赵子龙乃真正的枪王也!”

    虽然张绣战死,可他与赵云大战三百回合,已经成功消耗赵云的体力。就在此时,曹操手下‘痴虎大将军’许褚,使一口九环刀,想要趁机偷袭赵云,只可惜他心急之下,失了分寸,不仅没有偷袭得手,反而被赵云一枪刺中后背,只能败逃而去。

    “卑鄙无耻的小人,岂能称之为大将!”

    赵云怒气冲冲的追杀许褚,张辽眼见于此,纵马上前相助许褚逃走,他命令将士组成‘长矛阵’,阻挡住赵云的攻势。赵云被士兵的长矛抵挡住,只能作罢,而许褚也在安全之后吐了一口鲜血,就连张辽都被他的鲜血喷到,最后与他一同撤离战场。

    “丞相,真的不能再放任赵子龙。”荀彧被赵云的勇猛震惊了,他也清楚这样的人决不会轻易投降,也不可能效忠曹操,苦苦相劝道:“若是再不将他杀死,只怕我军将领死伤无数,为此一人损兵折将,实在不值!”

    曹操见‘北地枪王’张绣已经战死,就连帐下‘八虎将’也在赵云手中大败而归,接二连三的将领战死,让曹军元气大伤,也大大打击曹军将士的士气,群情激奋。若是在放任赵云如此行径,那天下之人将如何看待他曹操,还是那个乱世枭雄吗?

    直到现在,曹操也明白赵云无法成为自己的将领,赵云斩杀曹军将领甚多,只怕真的收服也无法得到其他将领认可,势必会引起其他将领不满,其中战死沙场的将领还有兄弟在曹军中效力。

    纵然有些可惜,可曹操也明白爱才之心不能耽搁国家大事!

    “传本相令,不必生擒,杀无赦!”

    曹操再怎么爱惜人才也不能放任赵云如此杀戮自己的将领,尤其是张绣等人战死,让他心痛不已。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自然要毁掉,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长坂坡。

    “弓箭手准备,步兵掩护!”

    赵云见曹军改变阵型,以防守为主,尤其是弓箭手全部都出现,他知道曹操改变初衷,置之自己于死地。于是,赵云立即掉转马头,向南奔去,不再继续冲锋。

    此外,赵云自己也拿出弓箭,他的箭法如同枪法一样凌厉无比,每支箭矢射出都能射穿曹军士兵的身体,以作掩护自己逃走。曹操见赵云纵马飞驰而去,立即下令大军追击。

    曹营将领慕容平纵马上前,他的箭法在曹军之中首屈一指,赵云奔走,他在后方追击,一支箭矢呼啸而出,直接射中赵云的背部。赵云背部中箭,回身望去,立即与慕容平对峙,他的箭也射了出去,与慕容平的箭相撞在一起。

    “射人先射马!”慕容平传令下去,让弓箭手全部射出箭矢,一部分射击赵云,另一部分射击赵云的战马。

    由于曹操下达格杀令,弓箭手突击,又有其他将领前去追击,就算赵云的战马脚程较快,也被密密麻麻的箭矢阻挡,使他很快被曹军将领追上。赵云背部已经中箭,又接二连三的再次被射中,就连手臂也被射中。

    刘禅被赵云紧紧地抱在怀中,流箭乱飞,险些命中刘禅,赵云为了让少主不受伤,再次被箭矢射中。经历一番大战,又被箭矢射中,赵云体力渐渐不支,忧心忡忡地叹道:“难道长坂坡是子龙的埋骨之地?子龙虽死无憾,只是未能护少主,有负主公之托也!”

    在生死之际,赵云不担心自己的生死,主要还是怀中的少主安危,可见其赤胆忠心。就在赵云绝望之时,一人出现在不远处,围困与他的曹兵也被那人冲散开来。

    “子龙,快快退走!”此人便是回头救援赵云的司马无忌,他单枪匹马的好不容易追了上来,正好是在赵云生死之际。司马无忌见曹兵的注意力都在赵云身上,就连他抵达后方都不知。

    于是,司马无忌骑马横冲直撞,手中湛卢剑就像是切西瓜一样,将步兵的盾甲、长矛悉数斩断,而他的箭壶早已装满箭矢,就连背上都背着数十支箭矢。司马无忌清楚,这个时候决不能前去相救。

    若是他此去,必定二人都难以逃出生天,必须远程掩护赵云逃脱。赵云根本就不认识司马无忌,又见司马无忌朝自己大声呼喊,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着司马无忌奔去。

    慕容平见围困赵云的士兵被杀,暗道不好,他急忙拉开弓弦,搭上箭矢,朝着赵云再一次射出一箭,司马无忌眼看于此,他也拉开弓弦,搭上箭矢,朝着慕容平射了过去。

    “三箭齐发!”慕容平见司马无忌三支箭矢同时射出,准确的击落自己射出的箭矢,又有两支箭朝着自己射来,他被司马无忌的箭法震惊了,还未反应过来,两支箭矢准确无误的射中他,那力道就连赵云都愣住了。

    因为司马无忌射出的箭矢击中慕容平并没有结束,而是将他从马上射了下来,就连慕容平的战马都被射死,一下子阻挡住曹兵的追击。接着,司马无忌就像是箭神附体一样,手中的箭矢不断地呼啸而去,又一次次的命中曹军将领。

    “此人又是谁?”

    曹操也紧随而至,却看见司马无忌如此高超箭法,又见年纪轻轻,实在是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是真的。曹操的疑问,无人可以回答,因为曹营之中无人认识司马无忌。

    “赵将军心有疑惑,暂且不说,待度过眼前的危机再为赵将军解答!”赵云快马加鞭来到司马无忌身边,司马无忌清楚赵云心有疑虑,不过也没解释太多,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三箭齐发的绝技,懂得此箭法的寥寥无几,他是从何学来?”赵云所知有这样高超箭法的将领还真的没有多少,尤其是那射箭的力道让赵云有些震惊,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曹丞相,今日咱们初次相见,在下便送你一份大礼!”司马无忌大声说道。

    “你又是何人?”曹操与司马无忌对视一眼,他实在是不明白此人是谁。

    “禀丞相,此人应该是救徐母的那人!”孟建、荀彧二人同时想起司马无忌似曾相识,猛地想起他们在孟府相聚之时,司马无忌曾经出现过,只是后来又不见踪影,现在再次相见,他们一时也没想起来。

    “是你破坏本相的计谋?”曹操怒吼一声,眼里满是怒火,他才知道是他破坏自己的一切计划。若不是司马无忌从中作梗,徐庶已经投靠自己。现在正好司马无忌出现在自己面前,新仇旧恨一并处理。

    曹操爱惜人才,却也杀伐果断,以司马无忌所作所为,明摆着就是与自己为敌,他决不能放过司马无忌。若是司马无忌有才能,那曹操另当别论。自从率领大军南征以来,屡屡受挫,皆是司马无忌所为,如何不愤怒。

    “传令,务必杀了此人!”

    随着曹操的命令,曹军之中再次有将领杀出,其中与曹操乃是同族的曹彭;使一双铁斧且英勇异常的李宝;使一柄双刃大刀,曾经大破孙坚策父子的周达;使一支方天戟的张荣;还有武艺高强的越兮,此人武艺超群与赵云大战数百回合不败,更是从他手中救走曹营将领,可见他武艺奇高。

    “来得好!”司马无忌怡然不惧,目不转睛的看着来势汹汹的五人,他再次拉起弓弦,五支箭矢齐齐搭上,在赵云目瞪口呆之时,司马无忌将五支箭矢一起射出,分别对应曹营出阵的五将。

    越兮武艺超群,纵马避开箭矢,还是晚了一些被刺中手臂,其他四人猝不及防之下,一一毙命,无一生还。越兮自恃武艺超群,也被司马无忌这一手惊呆了,他实在是想不到五人一同进攻,分别是不同的方向,而司马无忌却能准确无误的瞄准。

    “五箭齐发?”曹操也愣了半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司马无忌居然有如此高超的箭法。

    “曹丞相,这是在下送给你离别的礼物!”司马无忌再次拉弓射箭,同样是五支箭矢搭在弓弦上,直接飞向曹操而去,这个距离已经远远超过弓箭的射程,曹操丝毫未动,他不相信司马无忌有这样的本事。

    司马无忌的箭矢不是走直线,而是曲线攻击,他朝着半空中射出去,那箭矢就像是安装了瞄准器似的,待他们看清楚时,五支箭矢已经在曹操的面前。此时,曹操大吃一惊,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

    “丞相小心!”

    越兮凭借多年的习武感觉,他猜到司马无忌有这样的本事,立即拨转马头往回奔去,在箭矢距离曹操还有些距离时,想用武器抵挡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飞速而来的箭矢。

    与此同时,王贺、马胜、刘虎三人也从人群中出现,挡在曹操身前,他们四人接了司马无忌的四支箭矢,一命呜呼。但是,最后一箭依旧朝着曹操攻去,而曹操早已做好准备,闪身避开,此箭命中他身后的旗手,帅旗倒在地上。

    “曹丞相,这份礼物可曾喜欢?”司马无忌仰天长笑一声,“丞相不必相送,在此多谢丞相美意!”

    司马无忌显露五箭齐发的绝技,真正的百发百中,曹军中人全都愣了半晌,也不敢继续追击,眼睁睁的看着司马无忌以及赵云二人逃出生天,曹操从地上站起身来,又看了看地上的帅旗,叹道:“真乃神箭手!”

    虽说曹操被司马无忌的绝技震惊了,可他也认同了司马无忌的箭法,真正当世无敌,杀人于百步之外。原本还十分气愤的曹操,也被司马无忌这一手折服,爱才之心再次涌在心头。

    若是司马无忌将这样的箭法带到曹军之中,不仅有“虎豹骑”勇猛无敌的骑兵,更是有绝世无双的箭法,必定所向睥睨,无人能敌,试问天下谁敢与他抵抗,必得天下。

    司马无忌的箭法不仅让曹操有了爱才之心,就连赵云也十分钦佩。赵云不仅仅是身经百战武艺超群的将领,更是一名神箭手,例无虚发。但是,与司马无忌五箭齐发的绝技相比而言,相形见绌。

    长坂坡之战不仅让赵云一战成名,就连司马无忌也成为声名显赫的“神箭手”,而他的五箭齐发绝技更是被世人称赞。此战,亦是司马无忌正式走向东汉末年群雄割据的时代中的一块踏脚石,彻底走入人们视线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