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七进七出(四更)
    “翼德,你先行回去与主公会合,我随后便到!”

    “子龙,你要尽快跟上才是!”

    赵云坐骑日行千里,速度极快,他很快便追上张飞,又与张飞说了一下,然后便纵马回转而去。张飞知道赵云武艺了得,也就安心的与刘备会合,与赵云分别之时,也让他好生照顾自己。

    赵云一人一马一枪再次纵马回转而来,曹纯有些诧异,正好他认为赵云不能留,便让五千精兵留下三千余人,追杀赵云,势要取他性命。原本是要取刘备性命,现在曹纯认为赵云的威胁更大,决不能留。

    “来得好!”赵云纵马而去,直奔曹军骑兵,他手中的长枪乃是名枪,坚硬无比,与骑兵兵器交加,那人手中的长矛立即断去,难以与他手中的龙胆亮银枪相比。

    “啊!”

    曹军骑兵应声而落,直接从马背上坠落下来,突出曹军重围来到长坂坡,曹纯见赵云突出重围,气恼不已,他立即传令将余下的骑兵围剿赵云,决不能让他或者离开。

    赵云独自一人杀回来,乃是为了刘备幼子刘禅以及甘夫人。因为刘备等人走得匆忙,根本没有考虑太多,可以说是丢盔弃甲,放下一切拼命逃跑。赵云心知刘禅乃是刘备独子,是主公的血脉,决不能有任何闪失;至于甘夫人,则是刘禅生母。

    刘备早年丧妻,又无子嗣,眼下都快四十岁,才有刘禅这根独苗,要是刘禅真的有什么闪失,那刘备便后继无人。赵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孤身一人前来救刘禅、甘夫人。

    由于曹军骑兵飞奔追击刘备军,流民百姓也慌慌张张,而曹纯也严令骑兵不允许对百姓有伤害,只针对逃散的刘备士兵,以及刘备家眷。当赵云正在散乱的人群之中寻找甘夫人、刘禅时,张飞追上刘备等人。

    “三弟,你可曾看见子龙?”

    张飞回道:“子龙说让他殿后,让翼德先与大哥会合,说是很快便回来。”

    刘备看见张飞安然无恙回来,心里大喜,又见赵云迟迟未归,急忙询问情况。只是张飞对于赵云去往何处还真的不知道,也将后方的情况一一与刘备说了,“现在曹纯率领骑兵不断地追击,怕是情况不容乐观,流民百姓倒是没受到任何迫害,只不过其他人倒是什么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子龙迟迟未归,莫不是投降曹军?”有人见赵云并未回来,有些怀疑他已经投降于曹操。

    张飞一听,怒吼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子龙兄弟乃是忠义之辈,又岂能贪图荣华富贵,弃主公于不顾。若是真的要投降曹军,那他又为何救我,又为何让我先行与大哥会合,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当心我砍了你!”

    刘备也相信赵云不会背叛自己投降曹操,诸葛亮保持沉默,他与赵云尚且不熟悉,不好评论,而徐庶则与他相交多年,知道赵云秉性,更是以自己性命作保,决不会背叛。

    “夫人!夫人!……”

    赵云已经来来回回三次,每次都斩杀曹军骑兵,“虎豹骑”乃是精锐之师,论单打能力不如赵云。赵云知道要是一拥而上,自己根本就无法杀出,只能找他们软肋,然后再突破,逼得他们群攻变成单体进攻。

    “虎豹骑”五千人马,在刘备军张飞、赵云以及其他士兵的反攻下,居然死去了一千人,尤其是赵云一人就杀了他们七百人,这让曹纯很是气愤,却又十分无奈。

    赵云胯下坐骑速度极快,比之他们的战马要略胜一筹,赵云要是想走,突破重围后难以追上,只能看着他离去。但是,赵云白色战袍上已是干涸的鲜血,曹纯见他眉头紧皱,也无心恋战,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他猛地想起刘备等人仓皇而逃,家眷并没有带。

    于是,曹纯立即将骑兵分散两部分,一部分继续追击赵云,另外一部分寻找刘备家眷。若是擒获刘备家眷,定是大功一件。

    “找到没有?”

    “回禀都督,末将找到刘备的两个女儿!”

    曹纯大喜道:“此乃大功一件,本将必定回禀丞相为你请功!”

    “多谢都督!”

    那人将刘备两个女儿送上来,她们还是孩童,年纪比之刘禅还要大许多,至少也有四岁,只是看见陌生的曹纯,她们胆战心惊,两姐妹相互依靠着,瑟瑟发抖的身子显得很是害怕。

    曹纯见她们害怕不已,又见她们蓬头垢面,脸上脏兮兮的,哪里还有什么衣装打扮,曹纯也有子女,看见她们那般模样,有些怜惜。纵然是刘备的两个女儿,仍然是女娃,还是个孩子。

    “我且问你们,你们可有其他兄弟姐妹,是否也在流民之中逃亡?”

    她们姐妹二人早就吓得魂不附体,曹纯的问话,根本就没听进去。身边的那名将领大喝一声,她们更加的害怕,不敢回话。曹纯喝止那人,又再次询问起来,她们姐妹二人见曹纯帮助自己,惧怕之心稍微好点,也回了曹纯的问话,说还有一个弟弟以及后母在,只是走散了。

    曹纯立即明白赵云为何三进三出像是寻找什么,原来是寻找刘备独子,而她们两姐妹安危根本就微不足道。既然知道赵云在寻找刘禅与甘夫人,那曹纯自然不能放任下去。

    他让身边的将领将她们两姐妹带下去,好生安置,不可有丝毫的怠慢。那人听从曹纯的吩咐,将她们二人送到后方看管。赵云第四次杀进曹营之中,再次寻找刘禅、甘夫人,依然无果。

    曹纯已经派大军再次追击赵云,却被他再次斩杀数十名骑兵,又让他从容离去。其实,赵云杀进杀出,也是为了前后寻找。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赵云第六杀进曹营,在流民之中寻找正好看见甘夫人以及怀中的刘禅。

    “夫人,子龙来迟了,让夫人与少主受苦!”赵云立即下马,让怀抱着刘禅的甘夫人乘坐自己的马离开。

    甘夫人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又见赵云白色战袍上都是鲜血,就连他的战马白色毛发上也是血迹斑斑,可见战斗的十分激烈。如果她真的愿意乘坐赵云的战马离去,那赵云必死无疑。

    纵然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也难以逃脱曹营骑兵,甘夫人直接拒绝乘坐赵云的坐骑,正声道:“我若乘坐将军的战马,那将军的安危必定十分危险。即便是活着见到夫君,也无颜面对,哪怕是阿斗长大,也无法面对其父;将军乃是夫君左膀右臂,岂能让将军身陷危险之中。”

    “夫人尽快上马,曹军就快追来了!”赵云苦苦相劝,甘夫人宁死不愿上赵云的战马。

    就在此时,曹军骑兵追至,赵云将甘夫人、刘禅保护好,手持长枪厮杀起来。那人乘坐战马杀来,反被赵云一枪刺中咽喉,一命呜呼。赵云立即夺走他的战马,让甘夫人乘坐。

    甘夫人眼见于此,纵身上马,她看了一眼赵云手中的阿斗,沉声道:“将军,阿斗就拜托于你照顾!若是阿斗在我手中,必定难以守护好,不如就让将军照顾比较妥当!”

    甘夫人将襁褓解下来交给赵云,赵云见甘夫人说的有道理,也没拒绝,直接将他绑住放在怀中,又将自己的战袍保护好刘禅,生怕他有任何损伤。接着,赵云也纵身上马,道:“夫人,您且跟在子龙后面,待我杀出一条路来,你尽可离去!”

    “那一切就仰仗将军!”甘夫人嫁给刘备,岂能不会骑马之术,她也是骑马高手。只是有了孩子,就没怎么骑过。现在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其他了,跟随在赵云身后向南奔去。

    曹纯见赵云身后跟随一名女子,他猜到那人就是刘备的夫人,立即下令拦住赵云,不能让他冲出去。并且,自己也亲自上了战场。赵云见曹营骑兵攻来,手中力道更加厉害,毫不犹豫的与他们厮杀起来。

    赵云再次杀出血路来,突出重围,回身望去却见曹纯拦住甘夫人,正准备将她拿下。赵云看了看怀中的刘禅,又看了看甘夫人,立即掉转马头,再次冲入曹营。

    曹纯知晓赵云难以阻挡他离去,他便将目标转向甘夫人,正准备提着晴青铜锤锤击战马,生擒甘夫人。甘夫人见赵云与刘禅平安离去,心安了,却不想又再次看见赵云飞奔而来。

    “夫人,子龙来也!”

    曹纯回身望去,只见赵云再次杀来,暗道不好,他想也没想直接锤击战马,而赵云眼看于此,手中龙胆亮银枪直接丢了过去。曹纯见银枪袭来,无奈只能收招,纵马避开长枪。

    当他再次准备攻击时,赵云已经前来来了,他将插在地上的龙胆亮银枪拔起来,直接给了曹纯一枪。曹纯心惊担颤之下,不愿与赵云硬碰硬,直接躲开。赵云见此机会,立即带领甘夫人再次杀出重围。

    “夫人,切莫管我,子龙必定前来与主公会合,您先行离去便是!”赵云已经七进七出,他知道要是这样下去,只怕谁也走不了,而他自信这些骑兵根本就阻挡不了自己离去。

    甘夫人见赵云杀进杀出,无人能挡住他的步伐,这让她非常安心的离去,就连阿斗的生死都寄托在赵云身上。

    “你欺人太甚,今日不将你斩于马下,誓不罢休!”曹纯见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更是将自己引以为傲的“虎豹骑”踩在脚下,任其自由进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这让曹纯恼羞成怒,将所有的骑兵全部召集回来,放任甘夫人离去,势要取他首级。

    “就凭你?”

    赵云傲气十足,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容在曹纯眼里是赤露露的无视,**裸的嘲讽,仿佛曹纯根本就入不得他的眼睛,视他如无物一般,这可更加激怒曹纯。若是赵云是赫赫有名的将领,也无可厚非,奈何赵云是无名小卒,居然将自己看低,实在是忍无可忍,纵马杀了过去,传令所有骑兵一拥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