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长坂坡之战(二)
    “主公,孔明以为主公当先行,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若是主公执意与这些百姓同行,不仅性命堪忧,只怕他们也会受到牵连。以孔明之见,主公当先行而逃才是。”

    刘备沉默不语,后有曹纯率领骑兵追击,旁有数万流民百姓,这些人都依附自己,前有困难重重,低头暗暗地想道:“若是将这些人弃之不顾,必能逃出生天。只是如此做,那我多年的仁义之名必定毁之一旦。”

    “在最困难之时,我刘备丢下这些依附之人,只怕日后再想得到他们的信任,那是不可能了。若是一直不愿意放弃他们,对我仁义之名有大大的增长,那时会有更多的名士投靠。但是,要是不弃之不顾,我又如何能逃出生天?”

    “现如今我军势单力薄,无法与曹纯的骑兵相提并论,更没有与之一战的可能。此去江陵之路已经被曹军阻拦,怕是难以再前行,要是不突破此关,前途依然迷茫。若是冲出重围,那我刘备必能成就一番大事,如此只能赌上一赌!”

    深思熟虑后的刘备决定不听从诸葛亮先行逃走的建议,理直气壮的反驳道:“孔明先生所言乃是为玄德考虑,他们却因为信任玄德才来投奔,不能因为他们就弃之不顾,独自逃生,让我以后如何面对父老乡亲。”

    诸葛孔明躬身作揖,对刘备的仁义实在是钦佩不已,就连徐庶也十分赞赏。若是今日刘备弃之于不顾,那他的仁义之名也将失去,日后再想东山再起,也没有任何的根据。只要度过眼前的难过,他日刘备仁义之名必定传扬天下。

    刘备是在做一次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决定,成功那他必能飞黄腾达,失败大不了一死,富贵中求险唯有如此做。纵然刘备信誓旦旦的回绝,可他的心里也在颤抖。

    若是曹纯不顾一切的攻来,又如何抵挡住五千精兵。看着曹纯率领的精兵,人人都身披重甲,一般武器想要伤害很难,除非是削铁如泥的刀剑才行。接着,刘备下令,让流民百姓先行而逃,而他以及张飞、赵云等人殿后,诸葛亮、徐庶乃是谋士,也不懂武功,便让他们指挥先行而去,至于辎重等物全部丢下,轻装上阵。

    “主公,万万不可!”诸葛亮、徐庶二人纷纷反对,异口同声地说道:“岂能让主公身处险境,让我等先行的道理。既然主公愿意殿后,那孔明、元直自当留下陪同主公共同抗敌。”

    “也罢,那就留下,让百姓先行离开!”刘备感激诸葛亮、徐庶愿意与自己同甘共苦,现在他想起关羽,要是他在的话,以他们三人之力足以与曹纯之军周旋一阵子。

    “子龙,余下能够上阵杀敌的兄弟还有多少?”

    赵云回道:“不足万人!”

    “传我命令,让他们全部拿上武器,守护流民先行,拖延时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得给我拖住一阵子。”刘备下达军令,赵云、张飞等人立即前去点起兵马,准备抵挡住曹纯的五千精兵。

    “刘皇叔不负仁义之名,子和佩服!”

    曹纯并没有乘人之危,率领五千精兵追击,一直静观其变,他在观察刘备军中还有多少兵力,再来衡量如何攻击,正好瞧见刘备准备亲自上阵,他知道刘备这是拖延时间,让流民百姓先行而去,这样的行为曹纯实在是有些钦佩,生死边缘不顾自己生死,先考虑百姓,这样的人要是留在曹营必定能受大用,只可惜刘备不甘于屈居人下,以致于与曹操为敌,各为其主,就算钦佩也不得不杀之。

    “吾乃张翼德是也,前来与曹将军讨教!”张飞性子如火,早已安奈不住内心的暴躁脾气,他早就想冲出去与曹纯决一死战,奈何刘备迟迟不发令,现在时机成熟,他孤身一人,手持一支丈八蛇矛冲入曹营阵前叫喊。

    “来得好!”曹纯手持一柄青铜大锤,纵马上前与张飞独自交锋。

    张飞用的丈八蛇矛,乃是长兵器;曹纯使用的是大锤,乃是短兵器,短兵交接,二人力量相差无几。曹纯手持大锤直接锤了下去,张飞立即避开。若是张飞硬扛这招,固然他不会有事,只是曹纯力量十足,一锤子下去,胯下战马必定倒地,那必然输了,只能选择避开。

    “好力道!”

    “好身手!”

    张飞称赞曹纯的力道,曹纯称赞张飞的身手,能与自己大战之时,避开自己的攻击,更能反击自己,曹纯对张飞很是赞赏。张飞也同样赞赏曹纯,曾以为曹操麾下猛将只有张辽、夏侯渊等人,却不想今日曹纯也是如此勇猛。

    “此人居然能与三弟旗鼓相当,看来也是一员猛将!”刘备称赞一声,众人看得他们二人酣畅淋漓的大战,已经斗了不下一百回合,居然不分胜负,张飞以勇猛著称,却不想今日遇到曹纯也是如此厉害。

    “二位先生,可知此人?”

    诸葛亮摇摇头,徐庶接着说道:“早些年我曾游历北方,听说过曹纯此人。曹纯在曹营之中乃是‘虎豹骑’都督,一直留在北方抗击敌人,正因为他镇守许昌,以致于曹操大本营无人敢动,就连胡人都不敢与之为敌。”

    “以加冠之龄跟随曹操征战四方,在北方很有名,而在南方一带却甚少提及此人。即便是曹营之中其武艺也十分厉害,就算是曹仁也不遑多让。此外,曹纯也深受军民爱戴,很得民心。”

    众人暗暗点点头,他们的目光聚集在张飞与曹纯的身上,现在已经斗上二百回合,依然不分胜负,你来我往的攻击。曹纯并没与张飞继续单打独斗,他已经观察刘备军中并无可用的将领。

    此时的赵云还是名不见经传,而张飞之名曹纯听闻过,曾经张飞、关羽、刘备三人共同战吕布,现如今刘备已经成为一军之主,动武的机会很少,武艺怕是生疏,而关羽也未曾看见,只看见张飞独自一人,其他的将领还入不得他的眼睛,他一边与张飞周旋,又暗暗地传令进攻刘备军。

    五千精兵见曹纯与张飞周旋,一直没有任何命令,也不敢擅自行动。现在曹纯下令追击,那也不必一对一的交锋。如今曹军占据上风,也没必要两军对战之礼,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才是硬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