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识破诡计(加更)
    司马无忌下蒙汗药的剂量比较大,不过不至于致命,孟建、荀彧等人全都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当他们清醒过来时,才知道自己等人中了蒙汗药,而曹操也从荆州回来。

    “荀令君,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曹操听闻荀彧、孟建等人都被蒙汗药蒙倒了,这事还真的让他有些不可思议,又询问侍卫才知道徐母居然不知去向,料想被人所救,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我等居然被这等下三滥的招数迷倒,实在是太丢人了!”荀彧苦笑一声,“禀丞相,徐母不知去向,是在下失职,还请丞相责罚!”

    荀彧精明一世,却着了这样的道,要是说出去,怕是世人皆是成为笑谈。孟建等人也纷纷下跪请罪,他本来打算献出徐母,祈求自己在曹营有个官职,得到重用,偏偏遇到这样的事情,功没有建立半分,首次便失败告终,他心里憋屈的厉害。

    “此事也怨不得你们二人,只叹本相与元直无缘!”曹操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事怨不得荀彧、孟建,谁也不曾想到会有人前来搭救徐母。

    孟建躬身道:“禀丞相,徐母不知所踪这事只有咱们知晓,而刘皇叔他们并不知情,只要咱们修书一封,送给元直兄,必定可以诱骗他回来救母,如此一来他必定中计。”

    曹操道:“只是徐母的字迹谁能模仿?”

    “此事就交给在下去办如何?”孟建主动请任,他没有建立半分功,正好借此机会将功补过,他与徐庶相交多年,也曾见过徐母的笔迹,模仿起来并不难,虽不能以假乱真,却能让心急如焚的徐庶难以识破他的计谋。

    曹操想了想,便让他前去办理此事。孟建躬身告辞离去,待文书写好后,再前来。

    “丞相,那‘水镜先生’可愿效命?”

    曹操叹道:“他是顽固不化之人,推辞说不愿入仕,只想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当真是可惜此人之才学。”

    “既然不能为丞相所用,那么此人也不可放任离去。若是被他人所得,对我军来说有害无利!”荀彧谏言,他的想法与曹操不谋而合,就算司马徽不能为他所用,也不能被其他人所用。

    曹操兴高采烈的前往荆州宋忠处,亲自登门拜会司马徽,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司马徽也没有不给面子,与宋忠二人亲自出门迎接曹操。司马徽知道曹操此来是何意,而宋忠已经效命曹操,也从中劝说。

    只不过司马徽不愿意入仕为官,甘愿避世隐居,今日前来也不过是前来与宋忠相聚。其实,曹操、宋忠都知道司马徽这是推辞之意,曹操也没有强人所难,要知道司马徽之名不下于宋忠,依然以礼相待。

    “操德兄,为何你不愿投靠丞相,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宋忠也十分疑惑,之前司马徽应刘表之邀,来到荆州襄阳,只不过他不愿意表露才华,又匆匆离去,今日再次前来,还真的不明白司马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司马徽笑道:“人各有志,仲子兄我志不在仕途,不必劝说!”

    “如此也罢!”宋忠叹息司马徽的才华,要是他愿意入仕为官,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有司马徽相助,任何一方军阀都可快速发展,实在是有些可惜,又接着问道:“操德兄,那今日来到舍下,应该不是见我这么简单吧!”

    “知我者仲子兄也!”司马徽如实相告,“今日我有事想拜托于仲子兄,还请兄答应!”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定相助!”宋忠见司马徽如此认真,他也不好回绝,直接答应下来。

    “操德自知命不久矣,想请仲子兄替我送一份信至江长坂坡刘皇叔处!”司马徽郑重地说道,“在那里有我的一位弟子,名为无忌。若是仲子兄能替我送达,我必感激不尽!”

    宋忠大惊道:“操德兄何出此言?”

    “操德命该如此,怨不得旁人!”司马徽没有说明原因,只是再三要求宋忠替他说这份信。如果可以的话,他自己大可送去,只是他已经油尽灯枯,夜观星象也发现自己的星辰黯淡无光,只怕时日无多了。

    宋忠还是有些不相信司马徽真的会去世,这几日他观察司马徽谈笑风生与往常无异,只觉司马徽前些日子所言乃是戏言,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在五日后的入夜时分,司马徽真的去世,这让宋忠大为叹息。

    司马徽叮嘱宋忠,这封信待他死后便送出即可。宋忠受人之托,定然全力以赴,他连忙唤来下人将司马徽亲自书写的信送到刘备处,交给司马无忌。并且,这事绝不能对外声张,需要秘密行事才行。

    那人听从宋忠的命令,小心翼翼的将这份书信送出,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与此同时,远在当阳的徐庶接到了一封母亲手写家书,顿时方寸大乱,他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被曹操擒获,他内心十分痛苦,回想母亲待自己的恩德,他难以回报。

    因此,徐庶来到刘备帐内,失声痛哭一声:“主公,元直不能与主公一同共创大业,要起身回到襄阳去!”

    刘备大惊道:“元直此话是何意?为何无端要离去?莫不是玄德有什么怠慢之处,还是与玄德一同逃亡,委屈了先生?”

    诸葛亮也连忙问道:“元直兄,怎么无端端的想要离去?”

    “禀主公,都不是这些原因,元直实在是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徐庶将徐母写的家书拿给刘备以及诸葛亮看过,他们都沉默了,徐庶乃是孝子,如今徐母身陷危险之中,他如何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独自面对,为今之计只能回去襄阳才行。

    “并非元直贪图富贵,也非跟随主公逃亡有怨言,主公待我恩重如山,元直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只是母亲在曹操手中,身陷险境,元直是不得不回去。若是母亲有何危险,那元直这一生都难以心安,实在是有愧于母亲养育之恩。”

    “唉,如此也罢!既然先生要走,那玄德也不好强留!”刘备痛心疾首,他失去了徐庶相助,就像是左膀右臂失去了一只,心里实在是难受不已,更是爱惜徐庶的才华,只是徐庶有高堂尚在,身为孝子,不可不前去尽孝,这些年徐母跟随徐庶身边吃了不少苦,这些刘备也清楚,他没有强留徐庶,只能放任他离去,“不知先生何时起身?”

    “即刻动身!”徐庶心忧母亲安危,哪里还有心思留下来,想要尽快离去才是。

    刘备实在是不想徐庶离去,他知道徐庶这次离开便不会再回来,让他有些为难。但是,最后刘备还是决定放他离去,还亲自送他十里以外,一直不愿离去,要不是徐庶让刘备回去,只怕还要继续相送。

    “禀主公,徐军师有家书一封!”

    “什么?”徐庶、刘备、诸葛亮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徐庶他明明接到母亲来信,为何现在又来了一封家书,这事有些蹊跷,他心忧母亲安危,还以为是催促他尽快回去。

    于是,徐庶接过那人手中的书信,上面的确是母亲亲笔所写。此外,徐庶也知道孟建已经投靠曹操,而徐母则在信中跟他再三强调,不许他回到襄阳。若是回来,那母子情分断绝,而她也说了自有脱身之法。

    “怎么有两份家书?”徐庶看着手中的家书,又拿出另外一封家书,上面都是母亲的笔迹,为何两种语气都不同,诸葛亮也觉得不对劲,其中一份家书必定有假,绝不是真的。

    “元直,以孔明之见,后面来的这封家书是令堂所写,至于这封则不是。”诸葛亮也认识徐母,更知道她的秉性,两封家书语气不一样,以徐母的性子绝不会让徐庶弃明投暗,更不会让他回去之意。

    徐庶没有回答,他仔细的对比两封家书的笔迹,发现第一份确实有很大的不同,更像是孟建的笔迹。于是,他联想起后面这封家书,提及孟建已经投靠曹操,如此说的话必定是曹操的计谋,设计让他回去,差点就上当了。

    “元直该死,还请主公责罚!”徐庶方知差点上当受骗,自知冒犯了刘备,当即下跪请罪。

    “元直至孝之人,焉有何罪?”刘备见徐庶不走了,心里十分高兴,哪里还有其他想法。

    “主公宽容,乃是元直之福!”徐庶自知方寸大乱,差点中计了,这点微末计谋,要是仔细回想也不会受骗,只是那人是自己母亲,心急如焚之下才会有此疏忽,险些铸成大错。

    第一份家书的确是孟建模仿徐母的笔迹送来,第二份家书乃是司马无忌亲自送过来。他快马加鞭又奔赴当阳长坂坡,让人将家书送进军营之中,交到徐庶手中,然后便离去了。

    此时,孟建还在樊城等待好消息,他自问自己的计谋无人能识破,偏偏遇到了司马无忌,他早已料定曹操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设下圈套,也就用同样的方法粉碎他的计谋,让他好事成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