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三年小成
    “斩剑并不是让你把剑当成斧头一样斩过去,高度不宜太高,在头与肩部之间就行了。若是太高,那就露出空门,给他人可乘之机;若是太低,那剑的威力就大大的削减。”

    司马无忌在祝公道的教导下,一步步的改正自己挥舞长剑的姿势,经过祝公道的点拨,司马无忌的剑术倒是有了质的飞跃。虽说力量不足,不过姿势却是一般无二。

    “剑术的基本功你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我教你剑法招式。”祝公道拿起司马无忌手中的长剑挥舞着,司马无忌看得如痴如醉,同样的剑在他手中与在祝公道手中有着天壤之别。

    “你看清楚了没?”司马无忌点点头,祝公道接着说道:“这套剑法招式乃是我自己所创的,原本是我师傅传授于我的剑法,不过我觉得那套剑法杀伤力不足,就加以改变。若是你完全学会这套剑法,你要怎么改都随你,只要你用得上的都行。”

    司马无忌按照祝公道传授的剑法招式,似模似样的舞了起来,似是而非。祝公道不厌其烦的在旁边指点,司马无忌也快速的吸收,这套剑法招式随意挥洒,没有固定的模式,信手拈来。

    祝公道重点教导司马无忌招式是死的,人是活得,要懂得创新与变化,不可依葫芦画瓢。当司马无忌完全学会这套剑法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接着祝公道有传授几套其它的剑法,其中包含墨家的剑法,还有道家的,就连宫廷所用的剑法都有。

    司马无忌整整学了一年,祝公道又让他与自己对练,二人用的不是剑,而是以树枝代替。并且,树枝头部用布条绑着,湿水之后才开始练习。开始时,司马无忌与祝公道交手,基本上都是挨打的份,毫无招架之力。

    每一次比斗,司马无忌的身上都有水印,祝公道再次指点他,将他舞剑时的错误等全部点出来。从开始被动挨打,到后面二人居然可以斗上百余回合。虽然祝公道并没有用真本事,也说明司马无忌的剑术有了长足的进步。

    司马无忌独自一人练剑时,都是对着竹林中的竹子,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司马无忌的剑术提升了不少,便是从竹子上痕迹看得出来,这片竹林在他们二人的摧残下,几乎没有一根竹子是好的,全都伤痕累累。

    司马无忌也学着祝公道之前的那一刺,虽然他的剑也能刺穿竹子,不过每次的力量都是太大,与其说是刺穿,倒不如说是劈开。他的一击刺中竹子,留下一道口子,可是竹节也会裂开,没有祝公道那样平整。

    “无忌,你来我这里多久了?”

    “再过十余天便是两年!”

    “时间过得真快啊!”祝公道叹息一声,“明日你收拾一下,与我一同出去,多则七八月,少则四五月。”

    “师傅,您不会是现在就把我送回去吧!”司马无忌揶揄一声,他与祝公道相处没有司马徽那样彬彬有礼,而祝公道也不在乎这些虚礼,反而司马无忌不分尊卑与他斗嘴,让祝公道很是开心。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吗?”司马无忌郑重的点点头,表示他就是那样的人,这让祝公道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怒道:“答应操德兄留你三年,自然会遵守诺言,决不会言而无信。”

    司马无忌诧异道:“那为何要收拾出去一下?”

    “自然有我的道理!”祝公道气恼的回了一句,“让你收拾就收拾,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司马无忌答应下来,次日便跟随祝公道一起出去了。祝公道的确信守诺言,没有将他送回去,不过却带着司马无忌四处与习武之人切磋,其中就有剑法大师,还有一些使用其它武器。

    最让司马无忌惊讶的是,祝公道居然认识当时的武术名家童渊,他的大名司马无忌倒是十分清楚,尤其是枪法最厉害。祝公道在童渊府上逗留一个月,期间他与童渊不断地切磋武艺,而司马无忌却在旁边观看。

    此外,童渊也指点司马无忌学习枪法,不过却没有传授于他的成名枪法。可以说,祝公道尽心尽力的栽培司马无忌习武,出游十个月才回来。但是,这段时间里,司马无忌倒是学了不少的武功招式,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至少也清楚这些兵器的使用。

    “师傅,现在我知道爹为何让我拜你为师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

    “师傅与我爹一样,只不过我爹认识的多是隐士,而师傅认识的多是武术名家。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我爹也是知道师傅有这样的本事,要不然又怎么会让我拜你为师呢!”

    “哈哈!这话说的有些道理!”祝公道仰天大笑道,“论用剑能与我匹敌的人还真的寥寥无几,不过除了用剑以外,其它的兵器我也是略知一二,却没有那么精通,这次让你与我前去拜会这些人,实际上就是让你知道各种武器的使用,也好提升你的剑法。”

    “现在距离你爹接你回去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我还有一样东西可以教给你,日后剑术你也不见得用得多少,就将这门技术传给你,算是我这个做师傅的送你一份礼物。”

    司马无忌翘首以盼,还以为是什么好宝贝,没想到居然是传授自己箭法。对于弓箭,司马无忌知道的不多,不过祝公道要教,那他便去学习。祝公道从房中拿出一副弓箭,又将标靶等做好。

    “弓箭用的是巧劲,不是你的臂力越大就能射的越远,而是需要观察天气等自然环境。如果有风雨等情况,箭矢的射程就会大打折扣,威力自然减半。若想让自己射出的箭依然有威力,这个时候需要足够的力量以及上等的弓,要是一般的弓根本就做不到这点,所以这需要看制作弓的材料。”

    祝公道让司马无忌自己先射了一次,他曾经玩过射击,射箭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难度,一学就会。祝公道见司马无忌如此聪明,有些东西就不再重复,直接说重点。

    射程距离越来越远,司马无忌开始还可以做到一击命中,随着距离较远,基本上都射偏了靶心。祝公道又开始教他如何让自己的射程更远,司马无忌一点就通,短短两个月时间,司马无忌的箭法做到了百发百中,例无虚发的地步,只要是视野范围内,都可以连续射击,而祝公道也传授他五箭齐发的绝技,他悉数学会。

    “哈哈!……我祝公道终于后继有人了!”祝公道见司马无忌箭法甚妙,高兴地开怀大笑,他的剑术十分厉害,不过箭法比之剑术还要精湛,身为一名刺客,箭法不好如何行刺。

    “来来!咱们再好好的对练一下,从剑术先开始,之后再来比试箭法!”

    祝公道与司马无忌二人开始比斗,这次不是用的树枝,而是用的真剑,完全是玩真的,不像是之前那样。司马无忌怡然不惧,与祝公道斗得难解难分,最后还是他输了。

    接着,二人又开始比斗箭法看谁较准,这次比的不是射中靶心,而是来到竹林处,对着竹子射箭。虽然这场比试,司马无忌还是输了,不过祝公道却十分欣慰。

    司马无忌败在年纪上,现在他不过是十岁,要是成年了,孰胜孰败还真不一定。祝公道夜晚带着司马无忌上山打猎,每次都收获颇丰,甚至祝公道与司马无忌比试谁猎杀的较多。

    在祝公道的传授下,司马无忌的箭法算得上顶尖的一流高手,五箭齐发,甚至在黑夜之中射中猎物,听声辩位的本领都是在实战之中学会。此外,司马无忌的剑术也进步不少,一剑刺穿竹子,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会裂开,不过竹子还是会有晃动。

    整整三年时间,司马无忌跟随祝公道学习了剑术、箭法两门绝技,又学了其它武器的使用方法。虽然没有完整的学习,不过祝公道告诉他,无论何种兵器只要有一样精通即可,万变不离其宗。

    “我已经收到你爹的来信,应该就在这几天便会前来接你回去!”祝公道喝着酒,笑道:“这三年来,你的成长还算不错,没有让我失望,我对你爹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无忌谢过师傅的教导之恩!”司马无忌这次没有与祝公道反驳,真心实意的喊了一声‘师傅’,他知道祝公道是典型的外冷内热,开始对他很严厉,不过是一种教育方法,严师出高徒。

    司马无忌也明白要不是祝公道这三年的督促,只怕他还真的难以学到这些,说实话他从心里很感激祝公道。若不是祝公道严厉教导,他又怎么会逼着自己决不能让他小看,拼命地学习剑术、箭法。

    剑术不一样,要是不严谨,不用心,稍有不慎就会伤了自己。虽然祝公道没有言明,不过司马无忌却十分清楚。当初练剑之时,他就曾将自己伤到,事后祝公道更加严厉,甚至有些苛刻,不过要是没有这些,他又怎么会牢记于心。

    “你还记得我当初叮嘱过你的事情吗?”司马无忌点点头,祝公道叮嘱他的事情又怎么会忘记,祝公道又接着说道:“如果没有你做到,那我便亲自前来收拾你。另外,我还有一件礼物送给你!”

    “师傅,你还有什么绝技没有教我吗?”司马无忌经过之前的期盼后,这次可不像上次那么期盼,还以为祝公道又有什么绝技没有传授于自己,这让他很是诧异。

    “我又不是仙人,怎么会懂得那么多!”祝公道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道:“你去将我房中的一个锦盒拿出来。”

    司马无忌将锦盒拿出来,上面满满的都是灰尘,祝公道也顾不得上面的灰尘,直接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有一块牛皮布包住的一柄三尺长的剑,静静地躺在盒中。祝公道将布拆开,一柄青铜色的长剑,或许是时间太久了,剑身上的颜色略有一些黑。

    祝公道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长剑,对着司马无忌说道:“无忌,这把剑乃是我偶然间所得之物,名为‘湛卢’,乃是名剑之一,与其留在我这里无用武之地,不如就送给你吧!有剑傍身也是好的,你就拿去吧!”

    “这……”司马无忌接过湛卢剑,怔怔不语的看着手中的三尺长剑。

    祝公道又让司马无忌拿着湛卢剑去竹林试试看如何,司马无忌手握湛卢剑在竹林里一阵舞动,在他周围的竹子被锋利的剑刃砍断,切口平整,没有任何的瑕疵,可见这把名剑当真锋利无比。

    三年的时间,司马无忌的剑术有所小成,又得到祝公道赠送的湛卢剑,实在是意外之喜。三天后,司马徽前来将司马无忌接走,司马徽见他手中的是湛卢剑,有些惊讶,不过也没多言。

    司马无忌朝着祝公道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拜别祝公道,随同司马徽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