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暴力教学(加更3)
    “爹,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访友!”

    司马无忌好奇地望着司马徽,这两年来司马徽将自己所学所知悉数传授,没有半点藏私。除了之前司马徽应刘表之邀前往襄阳外,再无出去,前几日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让王氏将包袱等收好,他们二人徒步离家。

    司马徽知晓司马无忌的疑惑,笑道:“无论你所学多少,要是不出去交流,那也是闭门造车,难以进步,外面的世界远比你想的还要辽阔。无忌,你的学识这两年来已经有了长足的长进,现在是时候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要了解当前天下大势,也只有走出去,亲身感受才知道。”

    司马无忌点点头,司马徽的话让他十分认同。曾经的自己一直不愿意接触外面,活在自己的世界。现在的自己与以前相比,不仅仅是知识面广,更是拥有司马徽与王氏的疼爱与关心,这让司马无忌感受到以前从未感受到的家庭温暖。

    “操德兄今日何故前来?”

    “操德想念公道兄,特来前来探访!”

    “咱们交情虽然不错,不过你在我面前要是这样说,我可就不高兴了。”

    “其实,今日前来是为了小儿来的!”

    “你儿子?”那人看了一眼身旁的司马无忌,他有些奇怪了,要说司马徽有子嗣他们都是与之交情不错,不可能不知情,如今无缘无故有个儿子,这让他很是诧异。

    “无忌,过来拜见祝伯父!”司马无忌当即作揖行礼,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祝公道微微颔首,司马徽接着说道:“无忌乃是我收的义子,如同亲子。今日前来拜会公道兄,也是为了他而来。”

    “操德兄,你是在跟我说笑吧!”祝公道不以为然的大笑,“以你‘水镜先生’之名还需要我这个山野村夫作甚?今日你来此作客,我甚是欢迎,待我略备酒水,庆祝操德兄收的义子。”

    司马徽也没阻拦,他与司马无忌二人行走三十余里的路程,来到一处深山之中。司马无忌本以为是见什么名士,却不想来到这处穷乡僻壤,人烟罕至不说,而那人穿得衣服就像是乞丐一样,这让司马无忌很是不解,尤其是这人的名讳根本就没有听过。

    片刻后,祝公道邀请司马徽一同坐下,司马无忌则坐在一旁。

    “公道兄,今日我前来是想你收我儿为徒!”司马徽与祝公道二人喝了几杯后,开门见山的道出这次前来目的。

    祝公道笑道:“操德兄这是在戏弄我啊!以你的名望,足以教他,又何须拜我为师。再说了,我只不过是山野村夫,又不是什么名士,又有什么本事来教他呢!”

    “咱们相交已有十几年了,你的本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司马徽郑重的说道,“公道兄,犬子跟随我身边已经习文两年时间,天资聪慧,乃是可造之材。现如今群雄割据,不久之后必定天下大乱。”

    “若是仅仅是我所学,以他的天资只怕三年五载便可学会,可我不愿看见他没有自保能力。今日厚着脸皮特来相求,是为了让公道兄传授于他剑术,好让他日后出去谋生有自保能力。”

    祝公道见司马徽恳求自己,这事生平仅见,他又看了一眼司马无忌,让司马徽如此低声下气的求自己收他为徒,他猜想司马无忌必定有过人的天分,沉思片刻道:“收他为徒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实情!”

    “还是瞒不过公道兄的眼睛!”司马徽苦笑一声,“也罢!那便告诉你吧!”

    司马无忌听不见司马徽与祝公道二人说的是什么,不过他看见司马徽悄悄地在祝公道耳边轻声低语几句,祝公道脸色骤变,大惊道:“操德兄,你说的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司马徽肯定的回答,“此事事关重大,不可对外人去说!”

    “在下知晓!”祝公道知晓其中的秘密,那他就遵守自己的承诺,“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他为徒,传他剑术。至于结果如何,那就看他自己的天分与努力了,成就多少我无法保证,只能保证倾囊相授。”

    “有公道兄之言,我也放心了!”司马徽当即敬了祝公道一碗酒,二人一饮而尽,接着问道:“三年时间可行?”

    “小成三年,大成十年,气候二十年!”司马徽询问的是练习剑术需要多久时间,他不懂剑术,只能询问剑术行家,祝公道直接给出答案。

    “三年后,我再前来接他回去!”司马徽一锤定音,决定司马无忌的命运,他将留在祝公道身边学习剑术三年时间,祝公道也赞同的点点头,无论是剑术还是经学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三年时间足够了。

    “无忌,你且过来!”司马无忌听到司马徽喊他,他急忙前去,司马徽让他跪下,也就是向祝公道行拜师之礼,而觞中的酒成为拜师酒,祝公道也没拒绝,当即喝下。

    司马无忌行了拜师礼,司马徽这才继续说道:“无忌,你好生跟随公道兄学习。三年后,我再来接你回去。”

    “什么?三年后我才能回去!”

    司马无忌不明不白的行了拜师礼,又见司马徽如此说,这让他有些吃惊,要是东汉末年时期的有名人物,这也无妨,只是眼前的祝公道记载真的不多,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让司马无忌有些不明白司马徽如此做的原因。

    “公道兄乃是剑术行家,你留在此地学习剑术!”司马徽解释道,“剑术乃是傍身之术,你要记住好好学习,不可辜负为父与你师傅的一番苦心,一定要学有所成。”

    “你之前所学乃是我一人所学,现在你所学那便不是我一家之言。此外,你练习剑术,也不可荒废学业,我传授于你的全部印在你的脑海中,每日都要温故三遍。”

    司马无忌无奈只能遵从,司马徽当天就起身离开回去,只留下司马无忌与祝公道二人。

    “既然我答应操德兄传你剑术,自然不会懈怠!”祝公道在司马徽离开后,不再是慈眉善目,而是凶神恶煞,那声音大的方圆几里都能听得见,震耳欲聋,司马无忌真是哭天喊地,也没有办法。

    祝公道让司马无忌明日卯时三刻起床,桌上的盘子等物全部都交给司马无忌处理,这让他敢怒不敢言。虽说在家中也收拾这些,那都是心甘情愿,而现在是被逼无奈,这让司马无忌怒火中烧。

    次日,司马无忌故意起来晚了,祝公道也没有喊他起来,当他洗漱完后,走出草房,只见祝公道脱去上衣,黝黑的皮肤上还有汗珠,可见祝公道起来很早,他见司马无忌走来,大喝一声:“昨日为师让你几时起床?”

    “卯时三刻!”司马无忌吊儿郎当的回道,他不信祝公道真的敢对他怎么样,昨日就不想留在这里,他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气,要不是司马徽当时在的话,只怕他早就翻脸。

    “现在是什么时辰?”

    “辰时一刻!”

    “昨天考虑你与操德兄赶路身体有些疲惫,便让你多睡会。不过现在看你这样子,精神抖擞的,想必是我自作多情了。既然如此,以后的三年每天早上寅时二刻起床!”

    “凭什么?”

    “凭我是你师傅!”

    “那是我爹让我向你行拜师礼的,并非我自愿!”

    “管你那么多!你已经拜我为师,那必须得听我的!如果你不听从,当心你受皮肉之苦。”

    祝公道懒得跟司马无忌讲什么道理,在他这里最大的道理是拳头,不是那些道理,这副模样让司马无忌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都是什么人,他真的不明白司马徽为何会让他跟随眼前的祝公道学习剑术,根本就是蛮横不讲理之人。

    此时,司马无忌的心很愤怒,而祝公道在他爆发之前,好心的提醒一声:“忘了告诉你,我与你爹爹不一样,他是文人,我是粗人。文人那套道理在我这行不通,要想我听你的,那你就必须战胜我才行,否则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要不然我手下不留情!”

    “我就不信你还敢真的动手!”

    “你不信?”祝公道见司马无忌傲气十足的模样,有些赞赏他的勇气,不过祝公道倒是真的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司马无忌。

    当即拎着司马无忌就像是拎着小鸡似的,司马无忌这身板在他眼里根本就是弱不禁风,无视司马无忌的愤怒,嘲讽一声:“这身板跟鸡腿似的,根本就不够看。别说给你三年,就是给你三十年都不见得是我对手。”

    看见文人,那自然是以礼相待;看见粗人,那自然是不必讲道理,因为没有道理可将,还不如不说,免得浪费唇舌。祝公道在司马无忌有恃无恐的目光下,当真是揍了他一顿,司马无忌当即愣住了,尤其是祝公道那目光让他瘆得慌,总觉得祝公道像是没有揍够似的,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