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兵者,诡道也!(加更2)
    “先生,此子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必胜于士元!”庞统留在司马徽住处一天一夜,次日便启程离开,前往荆州襄阳,临行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念书的司马无忌,留下那句话才离去。

    司马徽愣了一下,缕缕胡须,笑眯眯的点点头,他收司马无忌为义子,那便是亲生儿子,必定是想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今,庞统如此评价司马无忌,身为父亲的司马徽如何不开心。

    “庞统当是南州名士之首,得遇明主必能潜龙出渊。”司马徽亲自送别庞统至府外,留给庞统这一句评价。此外,司马徽也在庞统离开不久,便收到庞德公来信,他在回信中给予极高的评价。

    司马徽之所以称为‘水镜先生’,亦是庞德公所称赞,这才让司马徽盛名在外。投桃报李,司马徽赠送于庞统‘凤雏’二字,渐渐地‘凤雏庞统’不胫而走,庞统之所以有此称呼,乃因庞统生有一对龙凤眉,更偏于凤眉,而他又初出茅庐,此名更加符合庞统之人。

    庞统来此求学已经过去一月,而天下大局更有大变化,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已经发生的‘下邳之战’。作为隐士的司马徽,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他早已看清天下大局,迟迟不愿出仕,有太多的顾虑。

    “无忌,今日起我便传你兵法!”司马徽说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此言出自《孙子兵法》始计篇,短短数十言道尽兵法之含义。兵法并未有模有样的效仿前者,而是将其中的谋略计策铭记于心,再配合天时地利人和想出不一样的策略。”

    “若是一味地纸上谈兵,又或是闭门造车,那么所学兵法也无济于事。兵法大家有两种,一种是自幼学习兵法,还有一种是自身经历大小战争无数,或失败多,或得胜多,总结成为一部兵书。”

    “爹,那是自幼学习兵法得好,还是亲身经历总结的好?”司马无忌出言提问一句。

    “两者有利有弊!”司马徽笑道,“若是学习兵法,难以学以致用,那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学之无用;若是亲身经历战争总结,没有兵法作为基础,只怕死伤军士甚多。兵道乃是一门杀器,用之得当则造福百姓,用之不当则遗祸一方。作为将领,手握雄兵,却不知如何运用,那便是手握利器却无用武之地,死伤无数,那岂不是遗祸士兵。”

    “今日为父传你兵法,并未书本之言,那不过是基础,真正的是切身体会。”司马徽从怀中取出一份战略地形图,司马无忌定睛望去,地图上标注着城池,还有军阀势力。

    “建安三年,也就是去年发生不久的事情。当时,曹操率领大军与吕奉先交战,而吕布却在此战之中完败。吕奉先乃是当世鲜有的勇猛将领,依然败在曹孟德手中,而徐州也被曹操占领,避免与袁绍大战之时后方空虚的危险。”

    司马无忌看着战略图,以及行军路线等,惊呼一声:“莫不是下邳之战?”

    “无忌,你是怎么知道此战在下邳发生的?”司马徽吓了一跳,他没有提及发生战斗的地点,司马无忌却一语道破。

    司马无忌尴尬了,他总不能告诉司马徽这场战斗不仅仅是演义小说提及到,就连电视剧都拍了,看过很多遍,自然清楚此战是吕布最后一战,吕布之名从东汉末年消亡。

    曹操爱惜人才,下邳之战收服吕布旧部将领,更是奠定曹操在日后与袁绍大战之中取胜获得基础。可以说,下邳之战是曹操人生之中的一个转折点,更是重要的一场战役。

    “爹爹在地图上注明,当然知晓了!”司马无忌绞尽脑汁,终于看见地图上写有‘下邳’二字,就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司马徽回头望去,果然是看见上面注明地点,可是他还是有些惊讶。现在司马无忌已经六岁,二人在一起已有大半年,还差几个月就是一年时间。在这短短的数月时间,司马徽传授于司马无忌的有经学、道学以及奇门术数。

    其中,奇门术数上司马无忌没有展露出惊人的天分,而经学、道学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现在又准备教他兵法,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解释战略图如何看,司马无忌便会了,这让司马徽很是惊喜,暗暗的赞道:“天生的将帅之才!”

    “无忌,我且问你,你可知此战是如何开展的吗?”

    “不知!”司马无忌摇摇头,就算他知道也不能说出来,要是道出后,那也实在是太妖孽了。

    司马徽见司马无忌不知,也没在此事上纠结太多,接着说道:“‘下邳之战’乃是建安三年发生的事情,曹操军阀与吕奉先统领的大军双方鏖战十余日,而曹操大军围困下邳长达两月之久,连番进攻,让曹军将士身心俱疲,准备撤军,最后却是大胜而归,而吕布却在此战之中战死。”

    “吕布此人自恃勇冠三军,无敌于天下,难逢敌手,太过自傲,不愿采纳谋士陈宫的犄角之计,执意坚守,又终日与妻妾饮酒,却因侯成饮酒被责罚,以致于侯成心生怨,他便与宋宪、魏续商定反叛吕布,献城投降于曹操。”

    “纵然曹操率领大军围攻吕布,只要他坚守不出,必定安然无恙,最后曹操更是准备决两河之水,水淹下邳,吕布依然毫不在意。直到曹军有十万兵力,而己方只有三万兵力,两军兵力悬殊,就算是吕布勇冠三军,也难以抵挡千军万马的围剿,故而派人向袁术求援。”

    “只可惜袁术与吕布有过一次交恶,上次修好只为了攻去沛城,有利可图。现在曹军有十万兵力,袁术就算派兵救援,至少也得三万,那么己方兵力不足,必定引来其他军阀攻打己方,又认为吕布反复无常,自视甚高,不愿出兵。”

    “最后的结果便是吕布被侯成等三将趁着他喝醉之时,将他制服,又开城门迎接曹军进城,而吕布也被曹操斩首示众。至于陈宫也因为不愿意投降于曹操被斩首,此战才告一段落。”

    司马徽娓娓道来,又分析道:“吕布战败的原因,不在于天时地利,而是人和。天时地利吕布皆是占据上风,而曹操却占据着人和。若非吕布自视甚高,反复无常,未能以身作则,不愿接受谋士策略,又怎么会招至麾下将领反叛,惨遭杀害。”

    司马徽将‘下邳之战’与兵法结合,传授于司马无忌,就连使用的计策,以及成功与失败的原因等都分析的井井有条,为了让司马无忌能懂得其中含义,他还尽量做到通俗易懂。

    司马徽传授兵法之道与其他人不同,司马无忌却能更好的吸收领悟,他将几部兵书的计谋以及策略等都以战争的方式为司马无忌解释,只需要司马无忌理解其中含义,并非让他死记硬背。

    此外,司马徽在夜晚观察星象变化之时,也告诉司马无忌有些大阵是按照天干地支排列,根据奇门术数变化加以变化,他将兵法之中的诡道解释的淋淋尽致,重点也是‘兵者诡道也’的道理。

    司马徽有独特的教导方式,司马无忌学得也很认真,要想在东汉末年成就一番大事,乱世中有所成就,不仅仅是出谋划策,还需要懂得兵法。若是成为他人谋士,不懂得兵法,又如何出谋划策,这些都是息息相关。

    在司马徽的教导下,司马无忌所学颇多,受益匪浅,除了奇门术数,其它的所学都尽得司马徽真传。司马无忌也在无形之中成长许多,兵法学习一年时间期间,又让他温习经学、道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