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梦回三国
    “这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萧雨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兵荒马乱的战况,两眼瞪得大大的,目不转睛的扫视四周,烽烟四起,战旗倒在地上,还有数不清的士兵尸体,穿着铠甲皆是不同,料想是刚刚历经大战。

    当他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全身疼痛不已,尤其是胸口处还有鲜血在流淌,掀开衣物只见一条长长的疤痕赫然映入眼帘,萧雨吓得赶紧捡起地上尸体的衣服撕下来,死死地按住伤口。

    若是不管不顾必定会流血过多而亡,泛白的嘴唇,因失血过多,视线模糊,再不及时救治,怕是命不久矣。萧雨到现在都不清楚眼前是哪里,也不知自己无缘无故的被人砍成重伤垂死。

    “这一定是梦,我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萧雨喃喃自语,他明明记得自己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舒舒服服的看着《三国演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纵然萧雨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可是他身上的疼痛却是真真实实的,这让他有些害怕。虽说是孤儿长大,还是处男,不过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不说大富大贵,也不是小康之家,却是有些储蓄,还有一处房子。

    本打算好好努力买个房子,买辆车,再娶个老婆回家,负担得起就生个孩子,负担不起那就不要。现在倒好,不明不白的来到这么一个世界,还是快要死的结局,让他情何以堪。

    “还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就死了!我绝不能死,哪怕是做梦也不行!”萧雨笃定自己是在做梦,就算是做梦,要是死了,那也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萧雨勉强提起精神,再次放眼望去,发现这里是一处村庄,而他也不过是村民,就像是屠城似的,这让萧雨更是胆战心惊,他连忙打起精神按住伤口,又遵循脑海中的记忆,不知不觉的来到一家药铺,只不过药铺之中也没多少药材,大多都被抢光,余留的都是残物。

    萧雨只能前往后院,终于让他看见有止血草药,那是一种紫色的小果实,也就是‘紫珠’,具有止血的功效,原本是需要研成粉末,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就三下五除二的摘来一些紫珠,用石头压碎,直接敷在伤口上,那种疼痛让他忍不住都流出眼泪。

    “真他娘的疼!”萧雨破口大骂,再次低头看见伤口的鲜血已经止住,只是他身子十分虚弱,就找个偏僻的地方躺下,又浑浑噩噩的晕了过去,嘴里嘟囔一声:“终于可以清醒了!”

    “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

    萧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出现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个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这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的来,让他有些受不了,他们二人同时问出一样的话。

    “在下刘昉,不知兄台名讳?”

    “萧雨!”萧雨上下打量刘昉,又见他说话文绉绉的,就连那身穿着都像是古代才有的服饰,还有那发髻,诧异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唉!”刘昉叹息一声,娓娓道来,“在下本是豫州牧刘备之子,生于初平四年,建安三年年仅五岁的我跟随父亲留在沛城,父亲将我与母亲某氏安置于沛城中的一个村庄内。”

    “沛城之中有许多都是父亲的旧部,亦是听取孟德之言前来收拢,也囤积不少兵力,偏偏此事走漏风声,被吕奉先知晓,使得他十分担心,便再次与袁术修好,并派高顺和张辽进攻我父。曹孟德虽然派遣夏侯惇援救,奈何来得突然,军心不稳,在九月被大军攻破。”

    “我亲眼目睹娘亲被大军俘虏,父亲刘备孤身逃亡,不顾娘亲生死。娘亲曾经被吕奉先俘虏一次,此次再被俘,娘亲不愿被羞辱,自尽身亡。五岁的我也在乱军之中被敌军杀死,只是我心中怨恨难以平息。”

    直到此时,萧雨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一切始作俑者居然是眼前的刘昉,萧雨怨愤道:“你的怨恨与我有何干系?为何将我牵扯进来?再说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怨恨滔天,那天下岂不是太平,又怎么会有乱世?”

    “萧兄,在下像你赔罪!”刘昉微微作揖,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原本只有八岁的我在被敌军杀害那一刻起,我就不知不觉的离开肉身,来到一处奇怪的地方,在那里看见很多奇奇怪怪的事物,那些人的穿着有伤风化,还有五颜六色的头发,实在是不成体统。”

    “少见多怪!”萧雨白了他一眼,很是鄙视的看着刘昉,这才是人生,没有战争,没人战死,和平相处,“那这件事跟我有何关系?我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让我承担死亡危险,我又不是傻子,再说那里满目苍夷,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我才不愿意留在那里。”

    “只怕这事不是咱们说的算!”刘昉苦笑一声,“死的时候是五岁,忽然之间长大,而且与你的模样十分相似,或许冥冥之中注定的。另外,在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心中的愤恨不是恨敌军将我杀害,而是我父抛弃娘亲与我独自逃跑,实乃懦夫行径。”

    萧雨沉默了,从人情来说刘备的确做得不对,心中只有自身安危,却不顾妻子、儿子,从东汉末年的礼制来说,刘备做的没有错,他是一家之主,自然要先保住性命才是,只是这件事换在谁身上都不见得好受,要是在战乱年代,自然立身保命为重。

    “萧兄,今日咱们是初次相见,亦是最后一次相见!”刘昉郑重其事地嘱咐道,“刘昉死于建安三年,历史再无此人!若是萧兄愿意,那刘昉还活着;若是不愿意,那刘昉已死;若是日后有机会遇见我父亲,烦请萧兄帮在下代问一句:‘为何要抛下我们母子二人,在你眼中我刘昉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吗?若是真的可有可无,那又为何将我生出来?家不成家,又如何成就天下!’”

    萧雨可不愿意留在战乱时代,自己的小命都难保,哪有功夫去管旁人的事情,只不过他还未答应下来,刘昉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哭丧着脸,大喊一声:“刘昉你别走啊!你还没说我该怎么回去,这里真的不适合我待着,你让我怎么存活?……”

    无论萧雨如何哭天喊地,刘昉始终没有再出现,而他自己却只能留在战火连天的东汉末年。若是留在东汉末年时期,战火纷飞,大争之世。既可功成名就,又有荣华富贵,这也倒是不错的。

    转念一想,现在的萧雨只不过是五岁孩童,手无缚鸡之力,就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又如何生存。并且,自己还有伤在身,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总不能刚刚来此就一命呜呼,那也太倒霉了。

    纵然萧雨有文化,不过在东汉那就是文盲,汉朝使用的是隶书。既不是楷书,也不是行书,基本上看不懂。此时的萧雨,当真是欲哭无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