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再次遇刺
    司马无忌仿佛置身于幻境之中,他居然也能三妻四妾,享受齐人之福。现在司马无忌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管家喊他这才清醒过来。

    “主人,吉时已到,再不出发迎娶夫人过门,就过了时辰。”

    “出发!”

    司马无忌微微一愣,连忙点头率领迎亲队伍前去迎接吕蝉玉。虽然吕蝉玉就在成都城,可是他觉得这个距离还是有点远。

    为了避免他人说闲话,婚事定下来后,吕蝉玉就跟随着母亲出去了,没有继续留在司马无忌府上。

    虽说是‘二婚’,可是意义不一样。刘备亲自主持不说,司马无忌的身份也不一样。

    整个婚礼过程实在是太繁琐,司马无忌都有些受不了。偏偏这些礼节,还不能忽略。

    司马无忌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时辰,这才将吕蝉玉接回自己的府上。

    这样还不算完事,后面又继续两个两个时辰的礼节,简直是在考验司马无忌的耐性。

    整整一天时间,司马无忌都在忙碌中度过,可他自己还是有些晕头转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忙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所有程序都办好已经到了晚上。司马无忌大婚,与他关系交好的好友全都敬酒,还有一些不相干的人也要敬酒,刘备今天什么政务都放在一边,完全是亲眼见证司马无忌大婚之事。

    刘备未走,其他人也不敢退去,只得一直留在这里。

    “阿斗,你有急事吗?”

    “没……没有!”

    “没有就给我好好的坐在一旁,你大哥成婚乃是喜事。无论你是否真有时,今天都必须留在这里。”

    “父王,儿臣知道!”

    刘备严厉训斥刘禅,要不然刘禅满脸愁容,又是坐立不安的模样,也不会引起刘备注意。

    “看样子他在父王心中位置十分重要啊!”

    刘禅双手紧握,暗暗的想道,看着人群中的笑脸盈盈的司马无忌,目光有些阴冷,心有不甘。

    在他心里不认为司马无忌是自己兄长,也不认为司马无忌真的不在乎权力。

    刘禅真的想问一句,“就凭他有什么资格得到父王宠爱,又有什么资格继承父王的基业?我绝不认同!”

    司马无忌率先向刘备敬酒,刘备不仅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的主公,仅凭这次表现出来的关心,也值得他这杯酒。

    刘备激动的喝下这杯喜酒,什么都没说,二人之间也不需要太多的话语,仅仅是靠着眼神就能明白一切。

    刘备看向司马无忌脸上露出来的笑容,深深刺激在他身后的刘禅,那眼神满是愤怒与嫉妒。

    喝完司马无忌的敬酒,刘备没过多久,便兴高采烈地离开,满脸笑容,仿佛吃了蜜糖一样。

    刘备起身离开以后,刘禅没过多久也离开了,临行前深深的看了一眼司马无忌,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

    刘备都离开了,那么与司马无忌没什么交情的官员,也悉数离开这里,留下来的都是与他十分熟悉的官员。

    这些人走后,反而清净许多,司马无忌也可以与徐庶等人开怀畅饮,而且司马无忌又让人上了几坛酒。

    没有场面上的人,有的都是老熟人、老朋友,他们十分熟悉,喝酒也毫不顾忌,有话便说,反而更加惬意。

    “来来来,大家敬无忌一杯酒。”

    徐庶的提议,众人立马答应下来,急忙捧起碗与司马无忌对饮,仿佛要把他灌醉似的。

    “谁怕谁啊!”

    司马无忌得意洋洋的大笑一声,举起碗一饮而尽。众人也与他一样,感情深一口闷。

    他们几人难得在一起相聚,这次要不是司马无忌大婚,兴许相聚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于是,众人放开肚皮,尽情的享受这一刻相聚的时光。有些话不需要多言,一切尽在酒中。

    众人在一起喝了将近一个时辰,都有些醉意朦胧时,徐庶、诸葛亮等人放司马无忌离去,而他们也起身离开。

    司马无忌亲自相送后,步履蹒跚的走向吕蝉玉房中,新婚之夜岂可什么事都不做。

    孙尚香见所有人都离开以后,这才出现在司马无忌身边,略显哀怨的小眼睛看着司马无忌。

    “阿香,谁惹你不高兴了?”

    “你!”孙尚香指了指司马无忌,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他惹了自己。

    “我?”司马无忌无辜的眼神望着孙尚香,不明白她说的是啥意思,自己哪里惹到她了,有些想不通。

    “当初我与你成婚时,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哪里像现在这么有气势啊!”

    孙尚香道出自己心中所想,心里有些不痛快,实在是不吐不快。看着吕蝉玉婚礼如此大张旗鼓不说,又十分隆重,与自己嫁给司马无忌时简直天差地远。

    “回头补一个怎么样?”

    司马无忌真实的想法,可孙尚香却是哭笑不得,可她清楚司马无忌说的是真话,并不是借口。

    但是,这事只能想想,却不能真的如此做。若是孙尚香与司马无忌再次举办婚礼,那么世人将如何看待她孙尚香。

    “相公,别让新娘子等太久了!”

    孙尚香见时候不早了,她让司马无忌前去新娘房中,以免耽搁时辰,原本入洞房还有繁文缛节,全都被司马无忌撤掉,实在是太烦了。

    “当心!”

    “嗯!……”

    “阿香!”

    司马无忌转身离开,从暗处跳出数名穿着府中服饰的人来,各个面带杀气,手中紧握的匕首朝着司马无忌刺了过去。

    孙尚香一直观察着司马无忌的背影,想都没想便冲了过来,猛地用力将司马无忌推开,而她自己却被那人匕首刺到。

    顿时,司马无忌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孙尚香倒下。

    司马无忌慌了、怒了,奋起使出全力,将身边的那人一脚踢晕了过去,又拔出自己的剑,杀了过来。

    现在司马无忌没有心思去查探孙尚香的伤势如何,怒火滔天的他真的与死神很像,出手毫不留情。

    此时此刻,司马无忌的心是暴怒的,看着孙尚香被刺伤,那一刻司马无忌陡然清醒过来,却于事无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