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齐人之福
    刘备亲自前往与貂蝉为自己儿子说媒,迎娶吕蝉玉,二位故人再次相见,感慨..a

    “没想到我的儿子与你女儿在一起。”

    “貂蝉也没想到无忌会是你的长子。”

    “那这门亲事你答应否?”

    “自然答应!”

    刘备与貂蝉二人简单直接的方式说好了这门亲事。即便刘备不亲自来,貂蝉也不会反对这门婚事。

    当初司马无忌误闯她们母女居住的地方,注定这缘分跑不了,而她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将女儿托付给司马无忌。

    如果那个时候知道司马无忌与刘备之间的关系,或许貂蝉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事已至此,貂蝉身为女子,也无力改变什么,只能顺其自然,上辈人的恩怨,不能牵扯下一代人身上。

    司马无忌为人如何,貂蝉心知肚明,她也相信女儿能够幸福,比自己的遭遇要好太多太多,这已经足够了。

    通常来说,男子再次迎娶她人过门,基本上是妾侍,没什么地位,哪怕是再受恩宠,身份无法改变什么。

    可司马无忌与他人不一样,他没觉得妻妾有什么不同,都是自己的老婆,自然而然给予吕蝉玉应该有的礼仪绝不能少。

    若是妾生的子女,通常是没有权力继承什么,刘禅成为太子,也是因为司马无忌那个时候不在,不然根本轮不到他。

    现在司马无忌以妻子的礼遇迎娶吕蝉玉,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貂蝉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自然点头答应。

    二人商量一下,择选出一个良辰吉日,操办婚礼。经过反复讨论,时间定在半个月后。

    吕蝉玉听闻自己要嫁给司马无忌为妻,开心的像个孩子,终于得尝所愿了。

    貂蝉无奈的摇摇头,在嫁人之前,这么长时间她是不能与司马无忌见面。

    另外,貂蝉还需要教给她一些私密的事情。当貂蝉与她说的时候,吕蝉玉羞红着脸默默的听着,全部牢记于心,不敢有丝毫懈怠。

    与此同时,司马无忌也在准备聘礼。

    由于孙尚香是发妻,所以吕蝉玉的聘礼不能超过她的,以免引起争论。

    聘礼的事情,司马无忌不需要亲力亲为,孙尚香出面即可。原本刘备想要为他准备的,最后也因为孙尚香的原因而放弃。

    司马无忌欢天喜地的准备婚事,在成都城另外一处地方,却在秘密谋划着一件大事。

    “有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奴才找到一批亡命之徒,有他们在定然不会失手。”

    “如此最好!”那人阴冷的笑了笑,“你不是要大婚吗?我就送份大大的贺礼给你,相信你会喜欢的。若是你不死,我又如何处之?”

    “事成以后,不留活口,以免走漏风声。”

    “奴才明白。”他又低声说道,“此次他要大婚,想必与他交好的朋友定会前来。当初他们对他围追堵截,誓要将他杀死,最后还是被他逃出生天。可见他的武艺很高,正面冲突怕是难以成事。”

    “你们是傻么?谁跟你说了,一定要正面冲突。若是正面冲突,岂不是功败垂成?你用脑子想想也知道了,那个时候附近都是侍卫,如何匹敌?”

    话中意思就是不能硬碰硬,他们是一批亡命之徒,最擅长的就是硬碰硬,或是围剿。

    他们并不是刺客,刺客擅于刺杀,隐秘行动,一击必杀。虽说他们都是亡命徒,真正的本事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此次要刺杀的目标便是司马无忌,只有他死了才能放心。并且,为了不让他人怀疑到自己身上来,他又特意叮嘱了下去,在场的人除了刘备外,其他人都可以进攻,也就是毫无差别的攻击。

    司马无忌不知道自己的婚事,还会迎来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准备,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成婚之上。

    今时不同往日,主持婚事的人是诸葛亮、徐庶、庞统,负责守卫的人是赵云、赵风二人,而刘备到时候也会亲临现场,主要是想亲眼见证这个重要时刻,亦是弥补曾经的遗憾。

    时间过得很快,终于到了成婚之日。

    司马无忌作为刘备长子,迎娶的是吕布之女,哪怕不是发妻,依然十分隆重。

    刘备早早前来,整个成都城都是一片喜庆热闹景象,这是刘备亲自下令,全都张灯结彩,比之前要隆重太多太多。

    凡是在城中官员,不论官职大小全都参加,这一天是成都城最热闹的时刻。

    司马无忌大婚,赵云、赵风从军中调回城中,所有侍卫与将士全都听他二人号令,这也是刘备给予的特权。

    刘备率先进入,接着太子刘禅及其他子女也全都参与,刘氏宗亲也在邀请之中,再然后才是大臣,按照官职大小依次进入府中。

    赵云率领两千兵马四处巡查,赵风则率领亲卫守卫司马无忌府上,而且迎亲队伍也是从军中调回,甚至是汉中太守魏延也都回来了。

    刘备如此做的意思,仿佛是再告诉其他人,司马无忌就是太子,张飞、关羽等人也急匆匆地赶来参加司马无忌婚礼。

    司马无忌大婚成为最重要的事情,其它事都被刘备下令暂时放一放,就连当事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若是有其他人率领大军攻打,那岂不是危险?

    诸葛亮信誓旦旦的说,这事不可能发生,使得刘备才敢如此做。司马婧香不懂这些事,只是好奇父亲为何要穿的如此喜庆。

    孙尚香解释后,司马婧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有吵闹。接着,她就被刘备带了出去,也没啥心思计较这些。

    孙尚香知书达礼,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尤其是司马无忌这次大婚,实在是太隆重,而她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现在这般,心里多少有些吃味。

    无论她多么明事理,始终是个女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相公迎娶她人过门,甚至比自己的婚礼还要隆重,心里自然不太高兴。

    此时此刻,司马无忌整个人还有些懵圈,仿佛是在做梦一样,暗暗窃喜:“现在我明白为什么喜欢穿越到古代,这个时代真的很好啊!”

    在古代男子可以三妻四妾,享受齐人之福,这是在现代社会难以允许的,所以说司马无忌心里早就乐开了花,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