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抬手挥剑毁圣宫
    ,!

    李飞打出的这一剑,名为‘灭魂斩’。

    是修仙界一个中等剑派‘魂剑宗’的无上剑技,不需要利用剑刃兵器,而是凭借自身磅礴的真元,凝聚成剑,不伤害到躯体,斩灭人的灵魂。

    这等剑技只伤其魂不伤其身。

    曾几何时,魂剑宗的灭魂斩,一度遭受到无数剑修的狂热追捧,为了修炼无上剑技,纷纷加入到魂剑宗里,因为魂剑宗有规定,只有本门核心弟子或者长老,才能修炼此剑技。

    而魂剑宗的山门正好坐落于在他统治的疆域之中,魂剑宗主为了保住山门,忍痛割爱,唯有将无上剑技献给他。

    “唰!”

    灭魂斩一出,刀圣当即感受到灵魂深处一阵颤栗,惊悸不已,吓得瞬间老脸失色,惊慌的提刀去抵挡,只可惜,他刚有所行动,灭魂斩却已经攻击过来,直接命中胸口,顿时灵魂破碎、湮灭,吞噬殆尽。

    当灵魂消失的一刻,刀圣先是一阵哆嗦,随即,那双深邃睿智的眼睛忽然黯淡,取而代之的是空洞无神,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任人摆布。

    李飞看了一眼刀圣的眼神,一目了然,嘴角上扬,露出不为人知的诡笑,然后,他就双手负背,凌空渡步,宛如踩着楼梯般一步一步走了下来,飘然落到地上。

    刀圣的弟子们不由一愣,望着李飞,心中狐疑难道是他自知打不过师父,索性主动投降不成?

    因为,李飞打出的灭魂斩太快,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且以他们现如今的实力根本察觉不到,在加上这一剑只伤灵魂不伤身体,虽说刀圣灵魂已经湮灭,可是,在这些弟子们眼中看来,那个宛如神明般

    敬仰崇拜的师父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怎么可能已经挂了。

    不少弟子微微皱眉,不理解李飞的此番举动是何意?

    对于眼前这群虾兵蟹将,李飞不屑一顾,眺望一眼众弟子身后的巍峨宫殿,神情冷峻意气风发的傲然说道:“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阿里圣宫了。”

    嚣张的话语一说出,瞬间震惊的所有阿里宫弟子们心魂惊骇,噤若寒蝉。

    其中更有一些弟子,望着睥睨跋扈的李飞,脸上流露出惊愕之色,阿里圣宫是由刀圣一手创建的,一直坐落在圣山之巅,距今已有将近三百年了,是宝岛无数大人物每年都要前来跪拜的神圣之地,可以说

    ,这座圣宫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一日三餐可以不吃,但是圣宫还有他们师父,不可不敬。

    可现在,李飞竟敢当着师父还有他们面,口出狂言,不敬圣宫不敬师父老人家,实属大逆不道的行为,一下子就激怒了他们,惊讶过后,每个弟子都是一脸愤怒的死死瞪着李飞,面目可憎,凶神恶煞,恨

    不得群起而攻李飞,以此来捍卫圣宫之威。

    “大胆,圣宫之浩威,岂容你这种狂妄之徒放肆,还不赶紧束手就擒,向圣宫忏悔赎罪。”

    “小子,快点跪下伏法!”

    “目中无人的狂徒,胆敢羞辱圣宫,趁刀圣大人还未发怒之前,负荆请罪,等候发落。”

    真可谓是一语激起千层浪,无数阿里宫弟子,勃然大怒,纷纷忍不住的开口,怒斥职责李飞,顿时,吐沫星子满天飞。

    但是,面对千夫所指,李飞依旧波澜不惊,神闲气定,就好像那个挑起人神共愤的坏人,并不是他。

    “你们所谓的师父已经死了,如果你们在这般冥顽不灵,不听劝,我不介意当一回恶魔,摧毁宫殿,将你们全部埋骨在地,陪伴着他,永世长存,呵呵。”李飞忽然冷漠开口,眼中闪烁一抹嗜血杀机。

    “什么?”

    “你说师父死了,这不可能的,我们师父可是刀圣,无敌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你杀死。”

    “师兄弟们,不要听这狂徒胡言乱语,你们看师父不是好好的,他是想蛊惑我们,趁机破坏圣宫,千万不要相信啊,弟子请求师父将此獠诛杀,已还朗朗乾坤,天下太平。”有一个弟子非常机智,自认为勘

    破李飞的阴谋诡计,赶紧站出来平复徒生的骚动,然后,双腿膝盖一弯,直接给刀圣跪了下来,横眉怒目,义愤填膺的大声说出。

    “弟子请求师父诛杀此獠!”

    “恳请师父再次出手,杀了狂徒!”

    顿时,不少弟子也仿照前者,给一直伫立在虚空,沉默不语的刀圣跪下了,众弟子请愿,势必要让刀圣将李飞给击杀了,方可泄愤。

    李飞看着他们,嘴角勾嘞起一抹讥笑,讽刺道:“一群愚昧无知之辈。”

    “狂徒你休要狂言。”先前那个跪下的弟子,听到后,怒不可遏的冲李飞咆哮,眼神中充满着无尽杀意。

    “说我狂言吗?”

    李飞不怒反笑,脸上挂着鄙夷,冷冷扫视一眼这群蝼蚁,说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瞧清楚了,到底是你们愚昧无知,还是本帝狂言激浪。”

    既然他们不相信,多说无益,李飞就用事实来证明。

    在无数阿里宫弟子怨恨的目光中,李飞双手负背,昂首挺胸,嘴角挂着傲然笑意,他一跺脚,鼻息冷冷一哼,不屑喝道:“滚下来!”

    话音刚落下的刹那间,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虚空上那道身影,好像是受到某种影响,身子微微一晃,下一秒便从天上坠落下来,如炮弹一般重重的砸到地面上。

    “砰!”

    一声巨响,高空抛物,溅起一阵尘土飞扬。

    而那些阿里宫弟子,早就被惊吓的表情惊骇,目瞪口呆。

    “师父真的死了?”

    这一刻他们亲眼目睹,一时间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

    就连躲得远远的蒋梦怡,精致容颜上也是一阵惊愕失神,那可是阿里宫的真正主人,父亲、爷爷他们敬仰又忌惮的可怕存在,竟然被‘他’就这么悄然无息的杀死了。

    实在是难以想象?

    李飞趁着众弟子发呆愣神之际,对着他们,抬起手袖袍一挥,真元化作一阵狂风,将他们全部吹飞到几十米外,摔倒在地上,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起!”

    一声落下,眼前巍峨的宫殿,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苍天大手抓起,顿时地动山摇,整个圣山之巅剧烈的晃动起来。

    华丽宏伟的圣宫,漂浮在半空中,这一幕深深震撼到所有人。

    而原先圣宫坐落的地方,忽然凹陷出来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一眼望去,可谓是深不见底。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圣宫上。

    李飞再次一跺脚,强大的力道震荡起地面的泥土,纷纷变化成一柄柄锋利无比的泥剑,足足有几十个,剑尖全部对向浮空的圣宫。

    “阿里宫将用不存在。”

    李飞眼中绽放寒芒,霸气十足的冷冷说道,在一张张惊愕的神情下,剑指指向圣宫,骤然间,漂浮在眼前的几十个泥剑,接受到主人的命令,化作一道道流光,摧毁那座屹立在此数百年的宫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