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遮天蔽日
    ,!

    李飞的话语平淡冷漠,好似一把无形的大锤子,猛然敲打在两人脆弱的心房,顿然,两人耳内忽然仿佛依稀的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

    黎火闻言赶忙回头,当他瞧清楚击退天寿龙蝎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飞后,惊若天雷轰,雷的他表情惊骇,仿佛遭受到了不可预知的强烈打击,神情恍惚,连连倒退数步,待他稳住身形,难以置信地的惊

    呼:“怎么可能是你?”

    那个看似全身没有丝毫真气波动,应弱不堪的少年,昨晚上还被他恶言驱赶,可是现在?却能轻描谈写的一指击退了凶残恐怖的怪物,他不是愚昧之人,这才想到这位看上去身材消瘦,弱不禁风的少年,

    竟然是一名不亚于他的强者。

    猛地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心生震撼。

    “你竟然是术法真人境的强者?”

    面对黎火的惊奇质疑,李飞神情流露出淡淡的不屑,真是只是术法真人吗?

    如果让两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已经媲美天境如仙的第六重天,恐怕惊吓的眼球大跌,下巴直接脱节掉到地上。

    还好李飞不是那种装逼打脸之人。

    所以,他淡然一笑,傲然说道:“没有听到我说的吗?你们两个不是它的对手,趁早离开吧,等会一旦开打,根本无暇顾及到你们。”

    依旧还是在讽刺两人实力太弱了。

    黎火和回神过来的天药景阳,两个年过百半的老家伙,可曾会想到有一天却被跟自己孙子孙女一样大小的小辈鄙视训斥,嘴角不由自主的一阵抽搐,瞬间老脸微微一红,尴尬羞愧,甚至心里徒生一点怒气

    ,臭小子敢说我们两个实力太弱?

    我们可是足以镇压一域的术法真人啊。

    像先天宗师那种蝼蚁,来多少就能灭多少,你竟敢说我们弱,酗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一瞧,我们哪里弱了,哼哼。

    李飞心思缜密,看到两人不悦的表情,一目了然了,轻笑的说道:“竟然连区区一只天寿龙蝎都不是敌手,这难道不是很弱的表现吗?”

    “少年,你。”

    一句话噎的他们勃然大怒,可是,转念一想,人家的确说得是实话啊,自己就不是打不过这只长相酷似蝎子的怪物啊。

    骤然间,两个半头白发的老家伙,无言语对。

    “你还不走?”

    李飞瞥一眼身旁的天药景阳,后者闻言明显一惊,旋即冷冷一哼,颇为愤怒的直接从虚空落入地上。

    “年轻人不要以为有点实力就骄傲自满,目中无人,等会看你怎么被教训的抱头鼠窜,痛哭流涕。”他心里愤愤不平的讥笑。

    不知所措的黎火这时也同样从虚空降落到天药景阳的身旁,两人紧蹙眉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飞和那只天寿龙蝎。

    李飞揶揄一笑,不在理会两人,其实离不离开,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他这次此行的目的就是天寿龙蝎身后破碎宫殿里的那株双生幽魂花,至于其他的漠然淡视,毫不关心。

    “佛家有云,慈悲之心不可无,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念你修行不易,现在匍匐在地归顺于我,说不定百年后,本帝便会赐予你一场造化。”李飞嘴角带着笑,深邃的眼眸望着天寿龙蝎,他临了之际,突然有了收服之心,天寿龙蝎虽然不是什么稀少凶手,龙的血脉也不纯净,但是,却在地球上属于稀缺之物,并且收服后还会成为一大臂膀,要知道天寿龙蝎现如今的实力也就比他弱了一些,但在末法时代的地

    球,绝对能够规划于强者之列。

    灭杀不如收服。

    他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开口,给予天寿龙蝎一次机会。

    下方观战的两人,忽然听到李飞对着一只怪物咬文嚼字,更是说要收服,顿时脸上一黑,无不尴尬,少年啊,你面对的可是凶残的怪兽啊,而且人家能不能听得懂你在说什么还是一回事,想要收服,次奥

    ,你特么心里就没点逼数吗?

    “哎,这少年实力不俗,但是脑子好像有点问题啊。”

    黎火十分无奈的喃喃开口。

    “同感同感!”天药景阳连忙点头附和。

    李飞听力敏锐,怎能听不到两个老东西的挖苦,心中冷冷一笑,要说真正的井底之蛙应该是他们,天寿龙蝎可是星空凶兽,自然能够听得懂李飞所言之意。

    想要奴役它?

    我可是拥有一丝龙的血脉的高贵凶兽,叫我臣服,开什么玩笑。

    天寿龙蝎张嘴,突然发出一声低吼,这是它愤怒的表现,那双嗜血冰冷的眼睛紧紧盯着李飞,寒芒乍现,快如疾风的一钳子仿佛撕裂了虚空,朝着李飞攻击过去。

    “哼,冥顽不灵,畜生终归是畜生,既然给你机会,你不珍惜,那就本帝心狠手辣了,将近活了千年,体内应该孕育出了兽丹了,那就拿你兽丹来炼药。”李飞身影爆退,躲开攻击,趾高气昂的淡淡说道。

    拿我兽丹炼药?

    如果天寿龙蝎会口吐人言,一定会忍不住的骂道:“我草泥马。”

    可惜,凶兽一生都不能像妖族那般化形吐言。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缺一留给众生一线生机。

    “趴下臣服!”

    李飞表情冰冷的一声爆喝,犹如天雷滚滚,身影晃动,眨眼间便出现到天寿龙蝎的跟前,暴力一拳砸在头上。

    犹如泰山压顶的力量差点压迫的天寿龙蝎趴下,它暴怒了,挥舞双钳,对着脑袋上的李飞左右开弓,李飞抿嘴讥讽一笑,猛然爆发体内混沌真元,如破钟般双臂一伸,在黎火两人惊愕的目光中,挡下了那

    对巨大无比的黑钳子,这一幕震撼人心。

    天寿龙蝎拼命使劲,可是李飞的两条手臂重若铁山,稳稳的抓住那对钳子,身形稳如磐石,未能让它动弹半分。

    “唰!”

    一声破空响起,就在这时,银月倒钩的毒刺从背后袭来,直接刺中李飞。

    黎火和天药景阳看到后大吃一惊。

    天寿龙蝎发出阵阵咆哮,为它偷袭成功而喝彩。

    “狗东西,你在欢快什么?”徒然,一道冰冷萧杀的声音彻响这方天空,两人一兽都不可思议的瞪着那道安然无事的身影。

    “只是刺中了我的残影就能让你高兴的屁颠屁颠,凶兽?我看是蠢兽罢了。”

    李飞催动全力,以留下残影的超快诡异的速度,躲开了天寿龙蝎的偷袭,俯瞰着身下的天寿龙蝎,鄙夷冷笑。

    “吼!”

    天寿龙蝎怒不可遏,顿时全身闪耀起红光,巨大的双钳锤天轰地,体形也在原本的两米逐渐变成了三米、四米、五米、直至八米方才停下。

    它就犹如遮天蔽日的巨兽,黎火和天药景阳瞳孔一阵收缩,猛然放大,瞠目结舌的抬头仰望天上那道巨大的黑影,一口凉风灌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