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这就是摩可神?
    ,!

    黎火在生死一线间,突破了。

    他身上的气势骤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说先前以他先天宗师巅峰境的气势,足以镇压一方,那么此刻,他身上若隐若现散发出来的浑厚之气势,足以镇压一域了。

    苍鹰岂能与井蛙为伍。

    这就是先天宗师和术法真人的真实写照。

    前者则是一只好高骛远的井蛙,只会呱噪,不懂九天之广袤无垠。

    后者则是一只翱翔于九天的苍鹰,志比天高,势必要一览无尽壮丽山河,驰骋天下。

    先天宗师镇一方,术法真人镇一域。

    黎火突然间双眸睁开,一道金光闪耀爆射,此刻,他整个人浑然天成,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他先是一阵惊愕,旋即脸上洋溢出灿烂喜悦笑容。

    “我也突破到术法真人境了吗?”

    他有点不敢相信,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不太现实。

    “黎火老儿,虽然有些违心,但是还要恭喜你,突破术法,从此一步登天,成为这天地间为数不多的苍鹰,翱翔于九天,俯瞰芸芸众生。”天药景阳一脸不悦,没好气的对着表情懵懂的黎火,拱拱手,祝贺

    。

    他此时此刻心里欲哭无泪,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

    黎火既然也已经成为一名术法真人,那么,两人又是站到了同一个层次,想要轻而易举的杀死他,恐怕有些难度了。

    黎火看出天药景阳的失落和不快,也没有在意,他喜上眉梢,欣喜若狂,仔细去感受突破后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巨大收获。

    “真气变的更加磅礴雄厚了,如果以前的真气用一杯水来形容,那么现在体内真气程度已经宛如江河,汹涌澎拜,啧啧,真是厉害,这就是术法真人境吗?”

    “咦,除了真气磅礴雄厚以外,还多出一种御气化形的手段。”

    黎火突然一招手,催动体内真气,顿时就在他眼前凝聚出一根木棍,紧接着,木棍又变成刀,变成剑,只要是他脑海中能够想象到的兵器,随心意而变幻。

    先天宗师只能御气伤人。

    术法真人则是御气化形,从而大大增加真气的破坏力和杀伤性。

    逐渐磨合完毕后,黎火袖子一挥,身形如燕,面带喜色的飞上了虚空,与天药景阳持平,两人四目相对,擦出火花。

    “抱歉了,我想可能你杀不死我了。”黎火自信的笑了笑,现在他和天药景阳,同为术法真人,想要分出高低不难,但是想要灭杀对方,恐怕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天药景阳闻言,不怒不恼,反而冷冷一笑:“你刚入术法真人,不可能体会不到你与我之间的差距吧?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想要杀死你确实得需要费一番功夫了。”

    “哼,竟敢如此小觑我。”黎火目光一凝,勃然大怒。

    “黎火老儿,如果你是在几个月前突破,那么还有时间去巩固修为,但是现在嘛,你才突破还没有多久,对于真气的运用熟练程度还太嫩拙,所以,你是必然会败的,呵呵。”天药景阳嚣张的讥讽,话音刚

    落下,左脚抬起对着虚空一踏。

    “炼药火龙怒!”

    天药世家是以炼药入武道,所以,修炼的攻击招式都是和炼药有惺惺相惜之关,天药老祖观在炼药时,自创的一套炼药战斗三式,曾经在那个时代力压群雄,风骚无人能及。

    骤然间,一股翻山倒海的磅礴真气从他体内爆发出来,瞬间真气化形,凝聚成一只栩栩如生的火龙,它怒视黎火,发出一声咆哮,宛如利箭一般笔直的攻击过去。

    黎火目不转睛,凝视向他攻击而来的火龙,不敢托大,心里幻想出一物,紧接着,双掌交叉在胸前,脸孔狰狞一喝:“山猿搏龙!”

    洪亮的声音震动云霄。

    一只两米高的巨猿随即在他身后出现,黎火在巨猿眼前实在是太小了,有种小巫见大巫的视觉冲击感。

    真气化形凝聚出来的巨猿,战鼓大小一般的拳头捶胸口,呲牙咧嘴的冲向火龙。

    两物一碰见,火龙便身躯灵活的缠住巨猿,巨猿扬天怒啸,双手如铁钳牢牢抓尊龙,展现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魄,直接将火龙如丢沙包一样甩飞出去。

    哪知火龙在甩飞的过程中,用尾巴狠狠的鞭打巨猿。

    巨猿承受不住一尾重击,顿时消散在天地间,随风而去。

    “嗯……”

    黎火鼻息一哼,体内气血犹如翻江倒海般难受,双腿连连倒退十几步。

    反观天药景阳仅仅退后三步就稳住身形了,意气风发的哄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黎火老儿,我都说了你才突破术法真人境,还未彻底的掌握,一定不会是我对手的。”

    脸色略微苍白的黎火,听到天药景阳的嘲笑,暗暗恼怒,不过,他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确实如对方所说,他缺少巩固的时间,难道他不知羞耻的提出罢战几天,待他彻底巩固修为后,两人在一战

    高下吗?

    他嫌丢人,还不至于如此。

    “天药景阳,我还是那句话,纵然不敌虽死无悔。”

    “接我一招。”黎火身躯突然一抖,身上就爆射出一道黑光,如离铉的箭矢,划破虚空,射杀天药景阳。

    “是虫蛊吗?黎火老儿你终于舍得用你的宝贝了,哈哈哈,且看我一招破之。”望着快如闪电的黑影,天药景阳并没有心慌害怕,反而战意盎然的狂笑。

    他和黎火交手数次,自然知道黎火擅长虫蛊之道,只是虫蛊牵动种蛊者的心神,不到万不得已的紧要关头,不敢善用。

    黎火的虫蛊是一只全身漆黑的蜈蚣,身上的黑色便是体内剧毒,纵然是武道高手不小心沾染到了,也会立刻身消道死。

    天药景阳急忙打出一道真气屏障,将自己保护起来,他是怕毒气喷射溅到身上,以前见到此物只能遁逃,可现在,他进入术法真人便可以凝气成屏障,抵挡一切攻击。

    “天药景阳,你别小看我这宝贝,今时不同往日,你试试它的厉害吧。”

    黎火阴笑连连。

    虫蛊蜈蚣,眨眼间便来到天药景阳跟前,一头撞上乳白色的真气屏障,强大的反弹力将它弹飞出去。

    “几!”

    它怒了,发出一道刺耳叫声。

    对着天药景阳吐出浓郁的毒雾。

    “我有真气屏障,这些毒雾是肯定伤害不到我的。”谁知天药景阳刚嘚瑟完,突然面露惊恐,他看到真气屏障根本抵挡不宗色毒雾,全部渗透了进来,想要侵蚀他的身体,吓得他犹如惊弓之鸟,猛然后退

    ,更是打出一道掌风,想要驱散这些毒雾,只可惜效果不佳。

    虫蛊蜈蚣抓会,势如破竹的冲向他。

    “该死的丑东西,滚开。”天药景阳身形一个急刹车,往左侧一闪,躲过虫蛊蜈蚣的突袭,而后翻身怒啸一拳。

    “砰!”

    好似海浪拍岸的强大一拳,直接将虫蛊蜈蚣轰的七荤八素的,不知所措,直接笔直的坠进破烂不堪的摩可宫殿里。

    漆黑无比的摩可宫殿,仿佛吞噬天地的黑洞,让人心悸害怕,顷刻间就将虫蛊蜈蚣给吞噬了。

    黎火大惊,想要唤回,刚联系上虫蛊蜈蚣,谁知愈要召唤的刹那间,虫蛊戛然而止与他断了联系。

    “噗!”

    他在天药景阳惊愕的注视下,口中喷血。

    虫蛊失联伤及到了他的心神,损失的代价是一口精血,顿时他脸色惨如白纸,神情更是萎靡不振下来。

    “黎火老儿你怎么了?”

    “我与虫蛊失去了联系,摩可宫殿里有东西。”

    天药景阳听后一阵失色:“什么?”

    就在这一刻,李飞淡然的声音传了过来:“终于要出来了吗?”

    黎火和天药景阳听到他说的,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山石旁边,竟然有一个人,盘坐在山石上,抿嘴轻笑的望着他们。

    两人心头一震,非常惊讶,战斗了半天,都没有发现有外人存在。

    “你说什么要出来了?”黎火皱眉,紧紧盯着李飞,这个不听他话的外来人,还是闯入年祭了,只是此刻麻烦不断,已经顾及不上他了,可是对他说的话疑惑不解。

    “藏在里面的东西,还有,你也称之为摩可神,呵呵。”

    李飞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解释。

    “摩可神?”

    “怎么可能的?”

    黎火、天药景阳听闻都是惊惧不已。

    他们眼皮都不带眨的,紧紧注视着摩可宫殿,忽然里面传出行走的动静,非常的杂乱,但是每一步都深深敲击在两人的心房上。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了。

    要出来了。

    在炙热的骄阳照耀之中,摩可宫殿一道身影蓦然出现,映入三人眼帘。

    黎火定眼一瞧眼前之物,仿佛受到了剧烈的打击,一边摇头一边脸色苍白的连连倒退,嘴上痴迷:“苍天啊,难道……这就是老夫信仰一生的摩可神?”

    天药景阳这一刻有点怜悯黎火了。

    对方从小信仰,甚至不惜奉献生命的摩可神,竟然就是这种怪物。

    一只身形长数米,全身通红,六条腿,两个大钳子,尾巴弯曲倒钩上泛着寒光的巨型蝎子。

    这就是黎火族人们从古至今信仰了数百年的摩可神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