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生死前的突破
    ,!

    “天药景阳,你竟敢打搅我族年祭,罪不可赦,死来。”

    半头苍白发束的黎火,怒不可遏,一双虎目中绽放着嗜血,双脚使劲一蹬河边的石子地面,顿时溅起无数石子纷飞,而他宛如一道利箭,朝着先前那道身影激射而去。

    “哈哈哈,黎火老儿,就凭你还不足以拦下我,今天,老夫愈要揭露这个存在了千百年的骗局,睁大你们狗眼看清楚了,世间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摩可神。”那道蓝色身影,也就是黎火口中的天药景阳,一听

    名字便知道是来自天药世家的强者,具体他和黎火之间又有什么样的恩怨,不从得知。

    李飞负手而立,欣赏着即将开启的大战,抿嘴笑而不语。

    徒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正好,乐得悠闲自在,他这次过来,只为取藏于摩可殿后的双生幽魂花,至于摩可神到底是否真实的存在,跟他有何干?

    站在他身旁的古大龙,一介凡人,看到黎火和天药景阳在虚空搏杀,一时间触目惊心,惊悚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仿佛这在他的眼中宛如一幕精彩的奇幻电影。

    “破碎吧!”

    提前一步来到摩可宫殿前的天药景阳,屹立在寒风瑟瑟之中,衣衫随风而舞,如九天之上的谪仙,神采飞扬,风姿绰约,他瞥一眼身后即将杀过来的黎火,嘴角泛起一抹讥笑,五指紧握成拳,对着眼前摩

    可宫殿,蓄力,携带着磅礴真气的强大一拳,隔空轰击过去。

    “轰隆!”

    好似晴天霹雳落下,摩可宫殿遭受到攻击,剧烈的晃动起来,周身悬崖峭壁上的石头被影响的破碎裂开,宛如一颗颗炮弹般坠落到河水之中,瞬间溅起三丈高的水花四射。

    整座摩可宫殿也在这个时刻爆炸开来。

    木削在虚空上纷飞。

    黎火和下方的族人们,看到这一幕,目呲欲裂,黎火更是额头上青筋暴起,五官狰狞在一起,暴怒无边的怒吼:“天药景阳,你真该死。”

    “杀!”

    “嘎嘎嘎,已经晚了,宫殿我是毁定了。”

    黎火怒极,先天宗师巅峰的实力,不在藏拙了,全面爆发,手上瞬间凝聚出一道真气,带着嗜血杀意的目光,死死盯着天药景阳,冲到跟前,一拳攻击。

    “雕虫小技。”

    身穿蓝衣的天药景阳,不屑嗤笑,飞快的反手一指点到黎火的拳头上,

    “炼药点星指!”

    这一指在冥冥之中好似牵动了天地异象,蔚蓝的天空上突然出现无数璀璨的星芒,而在这诸多星芒之中,冒出一根火烧红般的手指,仿佛想要一指燃尽这片深蓝星海。

    一指落在黎火的拳头上。

    黎火瞬间脸色大变,被强大的攻击力轰退数到百米外,他双目狰狞,表情流露出惊愕,难以置信地的惊呼:“你突破了?”

    两人是旧敌,曾经多次交手,只不过都是以两败俱伤收场。

    可现如今,天药景阳使出他天药世家的绝技,一指将自己击退,由此可见,对方的真正实力要比他强上许多,最完美合理的解释便是修为突破了。

    天药景阳闻言,那张老脸上浮现不曾多见的欣喜,自命不凡的傲然说道:“没错,黎火老儿,我终于比你提前一步迈进那个境界,哈哈哈,所以,一出关便迫不及待的来找你了,这次,我要掀了你们的摩可

    宫殿,废掉你的修为,已报当年之仇。”

    黎火神情不由一紧,心中忐忑不安,他根本没有想到老对手会成功的突破到术法真人境,而自己却还在先天宗师巅峰境停留,一前一后,两者的差距简直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宗师不可辱,这是对无数外功武者警示的。

    但是,还有一句话则是告诫先天宗师们的,那就是宗师如蝼蚁。

    告诫那些桀骜不驯的先天宗师,他们在外功武者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巨擘,可是在术法真人眼中不过尔尔如蝼蚁,只要想,轻松可灭之。

    天药景阳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黎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曾经年轻那会两人因为一件宝贝闹的不可开交,从此结仇,三十多年来,两人年年都要较量一番,可结果往往不尽人意,久而久之,这份执着

    埋藏在他心底,从而生枝发芽,仿佛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迷惑他,告诉他必须杀了黎火,心才能安。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闭关整整一年,让他破入更高的境界。

    报仇有望了,只要杀死黎火,我心便能安稳了。

    天药景阳先是注视一眼被他破坏掉的摩可宫殿,然后轻蔑一笑,嗤笑数落黎火:“这就是你们朝拜了无数年的神灵,所谓的摩可神吗?现在我已经毁掉了他的宫殿,接着灭杀掉他的忠诚信徒,也就是你黎火

    ,我倒要看看,那‘摩可神’会来救你吗?哼哼。”

    “不许你侮辱摩可神,他是我们最伟大,至高无上的神。”

    就在这时,小黎一步站了出来,抬头怒视虚空而立的天药景阳。

    “哦?真的是这样吗?”天药景阳表情戏虐的调侃。

    落在祭台旁的黎火,脸色不悦的呵斥小黎:“你住嘴,马上带着族人离开这里。”

    “爷爷!”小黎不敢相信的冲他喊道。

    黎火怒瞪他一眼:“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了,赶紧走。”

    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是天药景阳的对手了,内劲先天和术法真人,乃是一道无数武者穷极一生都无法逾越的沟壑,他愿意用自己的死亡换得无数族人的安危太平。

    小黎不敢违背他爷爷的意思,临走前恶狠狠瞪一眼天药景阳,紧紧攥着拳头心里发誓一定会为爷爷报仇雪恨的,然后便快速的带领族人离开是非之地。

    李飞也让古大龙跟随小黎等人先行离开,因为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黎火抬起头颅,神情坚定不移,毅然决然,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之意,或者说是英雄的迟暮,他昂首挺胸,凌厉目光盯着居高临下的天药景阳,严肃又萧杀的说道:“纵然是死也要热血染长空,

    今天,你我之间的恩怨,终于要划上一个句号了,天药景阳,我愿用我之血,身死,换取族人们的百年太平,怎么样?”

    天药景阳冷冰冰的盯着他:“可以!”

    他这次来只为报仇,消除心中执念,至于徒添罪孽,不可为之。

    黎火听到后那张沧桑的老脸上露出解脱的笑容,他背负了太多太多,而且从小到大一直信仰的神灵已不在了,就在这一刻,如有一种如释重负,肩上卸下胆子的轻松感,使得他心灵空寂,从而触摸到了一

    种玄而又玄的境界。

    “嗯?”天药景阳有些惊讶,不敢相信的俯瞰闭上双眼,心如止水的黎火,身上那股空灵超然的气息,使他谨慎忌惮。

    在一旁观战的李飞,嘴角啄起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悠悠然的轻声呢喃:“生死之际有感而悟,突破了,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