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天药世家
    ,!

    小黎是搀扶黎火的两位青年之一,他是黎火的孙子。

    “知道了,爷爷。”

    “两位,请跟我来吧。”

    天色越来越暗了,小黎走在前面带着李飞和古大龙,来到寨子里专门接待客人留宿的偏屋。

    “年祭是什么?”路上,古大龙颇为好奇的向小黎询问。

    小黎扭头看看他,旋即瞄一眼跟在身后冷漠不语的李飞,心里虽然疑惑,不过,还是开口解释年祭:“我们布依族分支很多,而我们这是一支黎氏布依族,从古以来祖辈都信奉着摩可神,所以指定每一年的

    第四天,便是摩可神普照降临之日,我们需要到摩可神的祭坛去朝拜。”

    摩可神,听说是一位上古的战神,斩妖除魔,福泽人世间,也就人说摩可神是虚无缥缈的,正义的化身,教义百姓们身怀正义。

    至于摩可神是否真正的存在,无从考究。

    但是,还是有一些少数民族数百年来都信奉摩可神,黎氏布依族就是其中之一,摩可神就是他们的心中信仰,如果有谁敢对摩可神不敬,那将会被他们视为敌人。

    李飞听后不屑一顾,可是他这个表情却被小黎尽收眼底了,当即微微发怒的继续说道:“摩可神可是很厉害的,每一年的年祭朝拜,摩可神都会降临赐予我们神奇的本领。”

    “神奇本领是什么?”古大龙眼前一亮,笑呵呵的好奇赶紧问道。

    小黎就当着两人的面前,走到一块巨石前,表情严肃,一声大喝,迅猛的一拳就打到巨石上面,顿时巨石就被轰的四分五裂。

    “卧槽!”

    古大龙尖叫一声,震惊的直接摔坐到地上,难以置信地的死死瞪着变成无数小块的巨石,嘴唇禁不住的打颤。

    这是不是戏法啊?

    他心里不可思议的想到。

    小黎收拳头,表情傲然,趾高气昂的瞥一眼古大龙,得意洋洋的说道:“现在看到了,这就是摩可神赐予我们的神奇。”

    反倒是李飞不动声色,表情十分的平静淡然,好似一个局外人一般,先前的一切都跟他无关,这让小黎不由一阵惊愕。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小黎的手段,仿佛在李飞的眼中就是过家家,稀松平常。

    摩可神,他是没有见过。

    但是,要说赐予小黎和黎火他们神奇本领的,他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根本不关摩可神的事,而是蛊族人迷惑人心的把戏罢了。

    “两位客人,今晚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小黎来到一处树木搭建的圆顶木屋,推开门,声音冷淡的说道。

    两人紧跟其后走进木屋。

    李飞扫视一眼,木屋里有两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盏油灯,至于其他的空无一物,给人一种艰苦朴素的感觉。

    “记住,明天一早你们便赶紧离开。”

    小黎撂下话转身离开了。

    古大龙沉吟了一下,就对李飞问道:“李先生,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非要选择这里?”他终于将心中的不解吐露出来,他很疑惑,既然杜老板告诉他李飞是来投资的,提前考察考察,多少资源丰厚的好

    地方不去,偏偏跑到这穷山僻壤之地,而且,对方还很不友好,实在是太窝火了。

    李飞眼眸变的深邃,轻笑起来,戏虐的问他:“你真的以为我来这里是投资?”

    “难道不是?”古大龙神情一怔。

    “呵呵,我来这里是要取一物,至于是什么,你就无需知道了。”李飞双手负背,走到窗前,抬头眺望窗外九天之上皎洁的明月,抿嘴傲然一笑。

    古大龙愣愣的望着李飞,在银月光芒的照耀下,将李飞的身影拉着的纤长,是显得那么伟岸神圣,而且在李飞说话之际,他就清晰的感受到一股重于泰山般的压力,威慑到了他,一时间不敢言语。

    李飞背对着他,缓缓抬起手,意念一动,原本从郭子强身上剥离出来的那滴血,诡异的漂浮在他手掌上。

    “去!”

    微弱的声音落下,这滴血化作一道血芒,骤然间朝着一个方向飞过去。

    “你留下来等我。”

    李飞对古大龙冷漠说道,非常霸道强势,古大龙甚至连质疑反驳都不敢,只能任由李飞走出木屋。

    夜色撩人,尤其是在深山之中,寂静之下则是无数虫儿的鸣叫,远远听到,感觉非常的瘆人恐怖。

    李飞一出木屋,双脚一踏,身形翩如惊鸿,一步跨出,下一秒他整个人便出现在千米之外的虚空上。

    “那个方向。”

    他凝视血芒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没一会,他就来到一处悬崖峭壁,而在悬崖峭壁的下面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更加奇怪诡异的是,在悬崖峭壁上竟然有一栋宫殿。

    李飞伫立虚空,双手负背,昂首挺胸打量这座宫殿,星眸闪烁,宫殿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原来如此。”

    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想要得到双生幽魂花,看来需要打碎这座宫殿了,摩可神是吗?呵呵。”

    李飞轻声呢喃,随后,转身犹如鬼魅消失而去了。

    就在他离开不久,漆黑空洞的宫殿里,一抹精芒好似彗星划落,一闪而逝。

    翌日。

    古大龙抱着被子,吧唧着嘴巴,正在甜美的睡梦之中,忽然就被外面欢天喜地,锣鼓喧天瞬间惊醒。

    “他妈的,一大早上用不用这么吵啊。”

    他恼怒的坐起来,发表自己心中的不满。

    “年祭已经开始了,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吗?”站在门外的李飞,并没有回头,目光直视远方,清脆的声音传到他耳中。

    “年祭?”

    古大龙回想起小黎一拳轰碎石头的场景,便十分好奇年祭上的摩可神是什么样子,急忙起身穿上衣服。

    今天的布依族山寨,格外的热闹,族人们换上新衣服,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排着长龙般的队伍,抬着各种祭品,朝着悬崖峭壁上的那座宫殿走去。

    当两人赶到时,年祭正在进行中,站在黎火身旁的小黎,发现了他们,蓦然脸色一沉,不悦愤怒。

    “嘶……我日,我看到了什么,悬崖上竟然有一座宫殿,这怎么可能的。”

    古大龙一介凡人,自然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带给他一种视觉冲击,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座宏伟的宫殿,内心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静。

    而李飞神闲气定,一副毫不在乎的散漫样子。

    “不是警告过你们两个,年祭是不准外人在场的,你们现在赶紧走。”小黎怒不可遏的声音传过来,表情铁青,凶煞的瞪着李飞和古大龙。

    李飞淡然的对他说道:“放心,我们不会打扰到你们年祭的。”

    “哼,最好如此,不然要你们好看。”小黎紧握拳头,语气冰冷,威胁两人。

    李飞并没有把他的警告威胁放在心上,神秘一笑,“看来有人不想让这场年祭顺顺利利完成了。”

    布依族人们在黎火的带领下,站在河流前,抬头狂热的目光的看着悬崖峭壁上那座宫殿,所有人跪拜下来,嘴上说着母语。

    黎火身前的祭台上,放有牛羊,他从身上拿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瞬间划破它们的身体,刹那间鲜血直流,黎火手沾一下地上的血,摸在额头上,紧接着,围绕已死的牛羊跳舞,也就是俗称的跳大神,嘴上

    哼着怪异的语言。

    徒然,悬崖峭壁上那座宫殿爆发出一阵金光。

    “摩可神降临了。”

    “伟大的摩可神降临了。”

    “尊敬的摩可神,我们是您忠实的仆人,请你赐下神恩吧。”

    布依族人在见到这阵金光后,面上露出激动神色,兴奋不已的伸着双臂,大声呼唤。

    古大龙此时已经神情呆滞,傻住了。

    倒是李飞蔑视一笑:“装神弄鬼。”

    “至高无上的摩可神。”黎火表情狂热,痴迷的注视着散发着金光的宫殿,就在他正要求神恩的时候。

    “什么狗屁摩可神,在老夫看来皆是装神弄鬼,不过如此,哈哈哈哈。”

    突然,不远处传过来嚣张的话语和猖狂的大笑。

    黎火听到这声音,勃然大怒,凌厉的目光怒视来人:“天药景阳,你个老匹夫休要胡言乱语,摩可神一定会惩罚你的。”

    “惩罚我,黎火你是不是傻,所谓的摩可神是根本不存在的,而我天药景阳这次来,就是要覆灭你们心中的信仰,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瞧着,你们年年跪拜的摩可神,是否知道我要拆了他的宫殿,会不会怒

    极而来,哈哈哈哈。”

    不远处话音刚落下,众人便看到一道人影掠空,快如闪电,势如破竹的冲向悬崖峭壁上的宫殿,布依族人无不大惊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