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去苗疆
    ,!

    郭子强脸上挂着阴笑,幸灾乐祸的瞅着李飞,心里想着诸多种种教训折磨对方的苦刑,不由地暗暗得意起来。

    殊不知,刚进来的周天雄,听到他的大放厥词,而且不敬的对象还是帝祖大人,气得他恼怒不已,脸色黑沉,太阳穴臌胀,额头上青筋一根根暴起,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全身上下了。

    “郭子强。”他极力克制震怒的情绪,双眸如刀似剑,深深盯着郭子强的背影,冷漠喊道。

    郭子强转头愈要应声之际,眼前沙包大的拳头呼啸而来,带着一种雷霆万钧的恐怖感,他当即脸色惊变,下意识的身体本能想要躲闪,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

    “砰!”

    周天雄的一拳砸到他脸上。

    顷刻间屋内彻响一阵痛呼,接着众人再去打量郭子强,俨然已经成独眼龙了,右眼泛着乌青,眼圈周边还有血迹溢出,痛得他赶紧双手捂住,心里虽怒,但更多的是不理解,疑惑周天雄为什么会打他?

    “周爷你打错人了吧?”

    他哭丧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赶紧说道。

    “打错人?呵呵,我认为没有打错啊,跪下。”周天雄冷冷一笑,眼中带着怒意,要不是帝祖大人在,他恨不得直接对郭子强扒皮抽筋。

    豫西联盟能有现如今的辉煌?

    他能有现如今的显赫地位?

    这些全部都是李飞赐予他们的,要不然,就凭他们能去跟杨家扳手腕,恐怕早就吓得屁股尿流,夹着尾巴龟缩起来了。

    所以,在豫西联盟的每个人心中,李飞宛如高高在上的神,散发着神圣之光照耀沐浴着他们,帝祖大人就是他们一生的信仰。

    招惹帝祖大人就是破坏他心中的信仰,怎能不怒,怎能不动杀念。

    郭子强表情一阵惊愕,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的瞪着周天雄,再次问道:“你你说让我跪下?”

    “妈个巴子,我说让你跪下,听清楚没有。”周天雄怒不可遏的骂道,抬腿凌厉的一脚直接将微微发愣的郭子强踹倒在地。

    在场除了李飞依旧表现的淡然自若,剩下李天、郭浩等人则都是一脸惊骇,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嘴巴微微张着,下巴掉一地,心里好似被雷击锤敲,非常的震动,吃惊。

    曾经威风凛凛的石河县一霸,现如今,竟然被一个外地人打的如死狗般趴在地上苟延残喘,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你敢打我爸,我给你拼了。”郭浩表情狰狞,目露凶光,不管不顾脸肿的疼痛,捋起袖子张牙舞爪的冲向周天雄,要给自己老子报仇。

    他的行为吓坏了被周天雄打趴在地的郭子强,目光惊慌,诚惶诚恐的赶紧制止:“儿子不可啊,他可是……”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自己儿子被周天雄身边的一名手下,瞬间撂倒了。

    “完了,这次算是彻底得罪豫西联盟了。”

    刹那间,郭子强痛心疾首,悲凉万分,可是他不明白,为何周天雄要对他这般,带着略微的怒气,冷冷的质问周天雄:“周爷,我郭子强何时得罪你了,让你如此大动怒火。”

    周天雄鄙夷一眼他,嘴角泛起一抹嗤笑,并没有当即回答,而是来到李飞跟前,在众人好奇疑惑的神情下,他赶紧低下先前的高傲头颅,展现出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心悦诚服,恭敬喊道:“大人!”

    李飞表情淡漠,看着周天雄,冷冷说道:“你来的还算及时。”

    周天雄身体一震,他听出李飞语气中的不满了,瞬间吓得屏佐吸,战战兢兢,噤若寒蝉,脸色苍白又难看。

    扑通一声,周天雄在李天等人难以置信地的表情下,跪了下来,身躯微微颤抖着,“属下自知有错,还请大人责罚。”

    大人?

    李天、李睿聪等人都不明白,目光茫然的瞪着李飞,倒是郭子强早在周天雄那一句‘大人’的时候,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塌了。

    周天雄的老大,如此害怕畏惧,那除了灭掉杨家的那位,还能有谁?

    豫西联盟的帝祖大人。

    顿时,他脸色苍白如纸,神情恍惚的喃喃自语,“帝祖大人怎么可能是他那,完了,李家出龙了。”

    “念你初犯,如果胆敢再有下一次,自裁谢罪吧。”李飞眼中猛然绽放出一抹精芒,睥睨着周天雄,冷冷说道。

    周天雄如获大赦,悬着的心也随着放下,微微舒口气,赶紧说道:“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起来吧。”

    “是。”

    周天雄乖乖站起来,然后,扭头带着杀意的目光一瞪郭子强,蓦然吓得后者犹如惊弓之鸟,肝胆俱裂。

    “大人,还请将郭子强交给我处理。”他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要不是郭子强害他,自己怎能在敬如神明的大人面前遭受到惩罚,实在是可恶至极,不杀郭子强难泄心头只恨。

    郭子强不由一惊,像狗一样爬到李飞跟前,不停的磕头,神情惶恐不安的求饶:“大人,求求你大发慈悲,千万不要杀了我。”寂静的屋内只能听到他头磕地面发出的‘咣咣’之声,深深震惊到了李天李静诸人

    。

    李飞俯瞰着恐他、惧他、怕他的郭子强,轻蔑一笑,忽然想起那一句‘修佛者,不知真佛近在咫尺。’

    蝼蚁谈天,却不知天正看着。

    “放心,你对我还有用,现在还不会杀你,我有事情要问你。”李飞冷漠说道。

    郭子强闻言喜出望外,赶紧抬起头,额头早已经磕的血水直流,但是为了活命,流血断骨又算什么。

    “我且问你,你最近可去过哪里?”

    郭子强神情一怔,迷糊:“去过哪里?”

    李飞不悦的皱皱眉,再次说道:“比如说比较寒冷的地方。”

    双生幽魂花,偏寒,自然喜欢生长在阴冷之地,所以,李飞才会这样问他。

    郭子强绞尽脑汁的去想,回答的好与坏,可是关乎他的生死,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忙不迭的说道:“大人,我在前段时间受一位朋友的邀请,去苗疆的布依族待过几天,至于其他的地方就没有去过了。”

    “苗疆吗?”

    李飞微微颔首,继续说道:“伸手。”

    郭子强不明所以,战战兢兢的伸出双手,李飞食指一弹,一道微弱的凌厉光芒在郭子强的眼前一闪而过,随后,他就看到手心裂开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通过裂缝渗出来,凝固成一滴鲜血。

    李飞翻手一握,这滴血珠便飞快的落入到他手上,这一幕快如闪电根本无人察觉,有了这滴血,他到了苗疆便能以血为引,指引他找到双生幽魂花。

    他双手负背,对周天雄傲然说道:“他交给你处理了。”

    周天雄赶紧低头:“是大人。”

    李飞回过头,看着李天、李静他们,淡然一笑,说道:“玩也玩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既然已经知道双生幽魂花在哪里,他一刻都不想耽搁,迫不及待的要前往苗疆,拥有这等异宝,一魂衍二,同时突破融合期有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