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滚出去跪着领死
    ,!

    此时此刻,正在帝王包间里和李天李睿聪拼骰子的李飞,耳朵轻轻一蠕动,便有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

    “小飞救我!”

    李飞听到后脸色微变,赶紧扔下手里的骰子,马上站起来,脚下成风急忙冲向门外。

    李天和李睿聪两人对于他的举动,不由一愣。

    “哥,你去哪里?”正在活蹦乱跳唱嗨歌的李雨萱,发现后,微微皱眉,精致的俏脸上浮现疑惑不解的神色,赶紧对着话筒大声问道。

    李飞来不及解释,只能淡淡然的丢下一句:“救人。”

    救人?

    李天等人神情一怔,不是很明白他说的意思,你救人……救谁啊?

    可是再要去询问李飞的时候,身影早已消失而去了。

    “哎呀,我想起来了,刚才表姐出去了,会不会是……”李雨萱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先前上洗手间的一幕,尖声惊叫。

    李天猛的收敛笑容,惊慌失色的冲出去,李睿聪和李雨萱对视一眼,看出各自的惊愕,紧跟着追了出去。

    “臭娘们,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们几个动作麻利点,我还没有尝试过在ktv过道上干这种事情,想一想就无比的兴奋,哈哈哈哈哈。”青年随手将刚脱下来的外套扔到一边地上,气焰嚣

    张的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阴笑连连。

    李静面如死灰好似一张白纸,神色恐惧的拼命挣扎,无奈的是她一个柔弱女子怎么可能反抗的过几个大老爷们,耳边传来青年和中年几人的阵阵坏笑,她心灰意冷。

    “你们放开我。”焦急的喊叫声音中带着痛苦害怕和无助,泪水划过脸庞,只因四周的音乐声太大,她的呼救声李飞等人根本听不到。

    她哭了起来,梨花带泪,放弃了抵抗,四肢任由中年几人牢牢抓住,就像一块石头压在身上似的,动弹不得。

    “畜生,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她目光怨恨的死死瞪着青年,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青年闻言神情得意,猖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在石河县我郭家的地盘上,你想死都何难。”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李静拼劲最后一丝力气,怒不可遏的吼道,自己清白之身岂能便宜这种无恶不作的畜生,纵然是……随死无悔。

    她毅然决然的打算咬舌自尽了。

    青年解开lv皮带,面带阴笑,正要张开双臂扑向李静的时候,徒然耳边响起一道阴沉冰冷的声音,霎那间,他和中年几人就感觉仿佛置身于万年冰窖之中,冷的毛骨悚然,禁不住的打个哆嗦。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诛你九族,尸骨无存。”

    李飞面带煞气,嗜血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青年几人,就好像是在看死人无疑,声音冷漠到了极点,冰冷如斯。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包间,突然看到眼前这一幕,震惊的他心情难以平复,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竟敢……而且施暴的对象还是他表姐。

    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就从心底滋生,他脸色铁青,太阳穴臌胀,额头上青筋一根根的暴起,表情狰狞凶残,双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自从重生以来,这是他第二次如此暴怒,第一次是因为安娜。

    青年几人心头一震,微微惊讶的打量李飞,发现只是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对他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不屑的嗤笑。

    “草泥马的,哪里跑出来的小子,还敢在郭少面前装逼,玩英雄救美,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趁我们还没发火前赶紧滚蛋。”一个高个男子,留着寸头,表情凶狠的一瞪李飞,吓唬道。

    青年双手交叉抱臂,仰着头颅,表情傲然,目光揶揄李飞,像这种逞英雄的傻逼他遇到不少,也被他废掉不少,当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了。

    李天他们这时也跑了出来,第一眼就瞧见被中年几人按住手脚的李静,又惊又怒,李天十分震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的亲姐姐差点被那啥了,心里怒火冲天的同时又非常愧疚。

    他赶紧冲上前去,将距离他最近的中年一脚踹倒在地上,看到中年被欺负,旁边的高个男子三人脸色一沉,愈要上去帮忙,谁知却被青年一挥手制止了。

    “姐,你没事吧?”李天和李睿聪两人合力将面色苍白,神情恍惚,失魂落魄的李静扶起来,关心急切的询问。

    要是李静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一个个都将是李家的罪人,唯心难安。

    “萱萱,你和芳芳先扶我姐回房间。”李天脸色难看的说道。

    “李天,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想带走她,门都没有。”一道嚣张的话语从青年口中传出,他戏虐的望着李天,心里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要玩弄的女人竟然会是老对手的姐姐,有意思了。

    李天脸色阴晴不定,怒视着青年,愤愤不平的说道:“郭浩,你是想开战吗?”

    李天和郭浩岁数相当,还曾经是同学,但是要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石河县不过也就这么大,一个是李家大少一个是郭家大少,自然从小到大就不对付,所以,隔三差五两人就会斗上一斗。

    只是,这一次,郭浩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他怎能不怒。

    郭浩撇撇嘴,不屑一顾的讥笑:“李天,就凭你配吗?真要开战,死的一定是你李家,哼哼。”他露出信誓旦旦的表情,让李天恼怒的同时心里疑惑不解,李家和郭家都是石河县的大家族,各自占据半壁江

    山,而且最让李家忌讳的是,郭浩的父亲是老混子起家的,暗中掌控着石河县的地下势力。

    民不与官斗,商不与恶斗,自古以来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这才是李家不想和郭家撕破脸的缘故。

    “郭浩……你。”

    李天气急败坏,目呲欲裂的瞪着,紧紧攥着拳头,看到郭浩嚣张得意的嘴脸,他真想什么都不顾的冲过去狠狠教训一顿,无奈的是他顾及太多了,一旦真的动手打了郭浩,那就让郭家抓住了把柄,对李家

    大大不利。

    李飞目光深邃的看着怒不可遏的李天,心里叹息一声,略有失望,李天是改掉了以前的恶习,但是也因此变的唯唯诺诺,瞻前顾后,虽说是好的改变,但是没有了男人该有的男子汉骨气和强势。

    既然李天他不敢,那只好有他出面了。

    突然,向前跨出一步,顿时吸引在场大家的注意。

    “你叫郭浩是吧,我不管你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现在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跪下向我表姐道歉,如果没有得到我表姐的原谅,那么,你就给我长跪不起,什么时候原谅了,你才能起来,你可明白?”

    李飞不动声色,语气冷漠的说道,好像在他眼中郭浩恐怕连一只狗都不如。

    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好似一块石头落入水中激起千层浪来。

    全部人心中受到了剧烈的冲击。都对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郭浩一阵惊讶过后,脸色微微发怒,犀利的目光看着李飞,心中觉着好笑至极,宛如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嗤之以鼻,然后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讥讽道:“臭小子是不是小时候劣质奶粉喝多了,

    李天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他妈的算哪根葱,想死是吗?”

    李飞听后摇摇头,漠然回答:“他不敢并不代表我就不敢了,别再废话了,给你三秒钟时间,是生是死,自己把握。”

    蝼蚁都不如的辣鸡。

    给他三秒钟的悔过时间,已经够仁慈了。

    “三秒钟,哈哈哈,你当老子是被吓唬大的吗?想要道歉那可是不可能的,我就看看三秒钟后,你能把我怎么着,哼哼。”郭浩满脸鄙夷的冷笑着,高傲的抬起头颅,展现出胸有成竹的一面,他连李家的长

    子李天都不放在眼里,更加别说李飞这种小角色了。

    “三!”

    李飞置若未闻,不慌不忙的开始计时倒数。

    此刻的李天早已经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心乱如麻,紧紧皱着眉头,想要去劝阻李飞,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同时,回想起华清园酒店震撼人心的一幕,他忽然多出一丝期待。

    省长亲临的客人,华清园一言吓的姚家家主胆战心惊。

    不光如他,整个李家都很想了解到李飞到底仰仗凭借什么,才能拥有这般底气。

    所以,他很期待。

    再看郭浩,压根就不鸟李飞,你数你的,我得瑟我的,互不相干。

    “二!”

    声音好似一个大锤重重的砸到每个人的心房上,无比沉重的很。

    “别在装模作样了,你要真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喊你爸爸,不,喊你爷爷,祖宗都成,可是……你敢吗?呵呵。”郭浩恶言恶语,嘴角上扬带起一抹浓重的嘲笑。

    李飞闻言眼底浮现一抹嗜血,眼中突然绽放寒芒。

    “一!”

    当最后一个数骤然落下,郭浩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紧接着,一道低沉怒喝震耳欲聋。

    “蝼蚁还尚且偷生,你却如此不知死活,哼,本帝成全你。”

    李飞冷酷无情的出手了。

    他缓慢的抬起右手,旋即,众人就感觉到眼前一花,下一秒郭浩就被他一巴掌扇飞到十几米外,重重的摔倒在地。

    “郭少!”中年吓得脸色聚变,惊慌失措的赶紧跑过去。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李飞听着郭浩愤怒的咆哮,冷冷一笑,霸道说出:“我给你机会让你弄死我,但前提是你能活着,现在,马上给我滚到外面跪着领死,如若不然,我立即打断你的双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