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表姐的呼救
    ,!

    辉煌时代ktv,是石河县的第一首富郭子强耗资三千多万盖建而成的高档娱乐会所,坐落于中州大道上,毗邻辉煌大酒店,从外观上来看更加倾向于欧洲设计风格,门前左右各摆放有一座白玉狮子,从外

    到里面,金色粉饰,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气派十足。

    李飞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辉煌时代,将车子停放好后,一行人通过旋转门走进庄重奢华的大厅。

    “李少您来了。”

    李家在石河县是大户,李氏企业遍布整个花都市周边的城县,对于石河县本地人当然是耳熟能详了,西装革履的前台经理,一路小跑到李天跟前,脸上堆着笑容,阿臾献媚。

    李天面对小小的前台经理奉承,不动声色,仅仅微微颔首,在前台经理的亲自带领下,李飞他们来到了辉煌时代最好的帝王包,这里最低消费不得低于两千块钱,可不是平常百姓人家能够肆意挥霍的。

    然而,帝王包的设计无非就是招待像李家这样的大户。

    李氏企业每年盈利几千万,这点小钱自然看不在眼中了,洋酒、红酒、果盘还有零食小吃全部都要,还没一会李天就点了将近八千块的东西。

    前台经理暗暗窃喜,说不出的开心愉悦,李天消费的越多他提成就越高,自然乐不思蜀了。

    很快,一大堆的东西都端进来了。

    李天、李飞、李睿聪三个老爷们,酒刚一上来,便开始了大喝快喝。

    李静还有李雨萱几个女的,则是吃着果盘零食,拿着话筒唱歌。

    “小飞,你在京城上学,空闲的时候怎么也不来找我啊?”这个时候,一道倩影袭来,顿时李飞就闻到阵阵芳香,接着便看到唱好歌的李静坐在身边。

    整个李家恐怕也就李飞和李静两人在京城了。

    李静也对李飞提起说,让他闲暇之时联系,只是李飞太忙,为了想办法提升自身的修为,东奔西跑,他自己板着指头算一算,总共待在学校的时间连一个月都没有。

    他又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去找李静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表姐,我在学校报了几个社团,每天都忙的应接不暇,实在是没有时间联系你。”李飞赶紧说道,神情带着歉意。

    “就算在忙也总不至于见上一面吧,哼,罚你喝一杯。”李静听后心中偷乐,故作生气的冷着脸,美眸瞪着李飞,给他倒上满满一杯的红酒。

    李飞见此哭笑不得,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天李睿聪两人怂恿下,仰头一张嘴,满满一杯的红酒倒入腹中。

    “这还差不多。”李静看到李飞将红酒一饮而尽,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然后几人又玩起摇骰子吹牛,不出一会,就属李静和李睿聪两人输的最惨。

    “嗝,你们先玩,我去洗手间一下。”眼神有些迷离,满脸通红的李静刚一开口就先打个酒嗝,赶紧站起来朝着洗手间走去,只是洗手间里有人,无奈之下,她就拉开房门走出去了。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高档的青年,身边正被几名男子簇拥着,前往的方向正是另外一个帝王包,他表情桀骜不驯,神情冷傲,趾高气昂的听着身边几人对他的吹捧,洋洋得意,就在他和李静擦肩而过的瞬

    间,李静就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实在是难以忍耐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青年,一撇头,张嘴呕的一声,污秽之物全部吐到青年的身上了。

    “你……”

    突如其来的事情,使得青年始料未及,又惊又怒,赶紧右手捂住鼻子,左手扇走这股恶心的气味,非常恼怒的瞪着李静。

    李静吐过之后清醒了许多,耳旁听到青年的怒叱,一阵惊愕,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赶忙抬起头颅,精致的容颜上流露出慌张神色,赶紧向青年连连道歉赔不是。

    “哼,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法律干什么。”青年恼怒不已,挥手拒绝不接受李静的道歉,眼神愈发变的寒冷下来,他就带着怒意打量李静。

    今天的李静,上身是白色高领毛衣,外套扔在包间里了,下身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上在配搭一双到膝盖的靴子,将她的玲珑身段完美的衬托出来,在加上刚才喝了点酒,美丽脸蛋上带着微微红晕

    ,煞是迷人,一时间青年看的入神了。

    “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要不我赔你钱吧。”李静见青年半天不吭声,想了一下,十分不好意思的开口提出赔偿。

    “赔,你能赔得起吗?我们郭少身上穿的可是专门请米兰服装设计大师根据郭少的体型亲自设计出来的,光是一件上衣就要十几万,哼,你也是胆大妄为,吐谁不行,非吐到我们郭少身上,要赔是吧,绝

    对赔的你倾家荡产。”青年还没开口,身旁就有一个中年脸色不悦的训斥李静,另外几人更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轰!”

    李静听到后,宛如遭到了雷劈一般,神情呆滞,傻住了。

    一件上衣就十几万?

    她也是出身名门,可是就拿穿的衣服来说,撑死最贵一件也就几千块钱,像中年说的什么请世界级大师设计,量身打造,一件都十几万,犹如听到了天方夜谭,不敢想象。

    可是再贵她弄脏了人家衣服,也要赔啊。

    李静轻蹙峨眉,神情有些恍惚,银牙咬唇,心里故作镇定的说道:“不管多少钱,我都是要赔的,是我不小心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说吧,这一身总共多少钱?”

    她暗暗估算,上班一年还有卡里原本就存有的,应该有个四十多万,按照一件十几万来算,两件衣服合在一起也就三四十万,够赔了。

    青年表情上突然闪过一抹淫秽之色,嘴角上扬挂着淡笑,炙热的目光紧紧瞅着李静,不怀好意的说道:“只要你现在陪我一百万,这件事情就算了。”

    “什么?”李静美眸一睁,芳心大震,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瞪着青年,强忍着心中怒气,冷冷说道:“你开什么玩笑,他刚才不是说你的一件上衣也就值十几万,现在你却给我要一百万,是想故意敲诈我吗

    ?”

    “不不不。”青年摇头,不屑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身上衣服,眼底浮现一抹狡黠,装模作样的解释起来:“这件上衣准确来说是十八万,裤子那二十二万,可是你要明白一点,你吐脏了我的衣服,我要换的可不仅仅只有上衣和裤子,你看我的鞋子上也溅有你吐的污物,要知道这双鞋子可是请的全世界最顶尖的鞋匠之王纯手工制作的,光这一双鞋子都要五十万,还有我的内衣,加上来回的运费等等,我要你

    赔一百万,已经是对你够照顾了,怎么?是不是没有那么多的钱。”

    李静闻言脸色一阵苍白,有些恼怒的说出:“你这是狮子大张开。”

    “随你怎么说。”青年轻蔑一笑,嗤之以鼻。

    “我……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钱,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李静紧紧攥着拳头,胸膛起伏,微微有些愤怒的冷声说道。

    “我的时间很宝贵,一刻都不容耽误,再者你看我像是差钱的人吗?这样吧,只要你答应陪我一晚上,那咱们的账就两清了,如何?嘎嘎。”青年俯身脸贴近李静,伸起手臂,指向前方的帝王包,一脸淫荡

    的坏笑着。

    李静蓦然吓得退后一步,身子紧紧贴着墙壁,脸色阴沉,她总算看出青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想打她的注意,生平她就最痛恨仗着有钱胡作非为的坏人,怒视着奸计得逞的青年,恨的牙龈痒痒,抬起玉

    手一巴掌打的青年措手不及,然后,她怒不可遏的吼道:“畜生败类!”

    “卧槽,你个小娘们竟敢动手打郭少。”

    这一巴掌把青年给打懵圈了,同时也将中年几人吓懵逼了。

    青年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回神过来,手摸一摸被打的半边脸,表情瞬间阴冷下来,那双嗜血的眼神死死盯着惊慌失色的李静,愤怒的火冒三丈,额头青筋暴起,五官扭曲,表情狰狞的好像是要吃人

    。

    “臭女人,给你脸了是不,他妈的,今天本少就要在这里玩了你,上演一副活春宫图,哈哈哈哈,你们几个过去按住她。”青年肆无忌惮的狂笑着,脸上浮现出淫秽的神情

    ,兴致盎然。

    青年说完,中年几人全部都是一脸阴笑的靠近李静。

    李静看到后吓得娇躯一颤,惶恐不安,脸上露出非常害怕的表情,转身就想逃走,可惜她还是慢了一步,被中年几人牢牢抓住。

    “想跑,哼哼,门都没有,在石河县我郭家就是天,只要你敢跑我就整的你家破人亡。”青年冷冷一哼,气焰嚣张的警告李静,接着让中年几人把她按在地上,他面带坏笑的脱掉自己身上被吐脏的衣服,有

    这些污秽之物,可是非常影响他此时此刻的好心情。

    李静一边挣扎着一边扭头朝李飞他们所在的帝王包嘶声裂肺的喊道:“小飞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