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危机四伏
    ,!

    与此同时,在柔家大院里。

    一肚子火气的柔老,阴沉着脸,正襟危坐着,那双眼睛瞪的比铜铃还要大,就连平日里爱不释手的酥油茶,搁置在一旁,看都不看,半滴未沾。

    “好你个叶老鬼,可真是奸诈狡猾啊,竟然一点都不含糊,牺牲你孙女去勾引那个臭小子,那我孙女该怎么办?难道当小的,哼,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的,不行,不能让叶老鬼捷足先登了,小芸也是的,整天就知道守在学校死读书,大好的机会就这样被叶家那个小丫头抢先了,得赶紧打电话喊回来,好好敲打一番了,真要结婚了,怎么着也得是我家小芸为大,叶老鬼他孙女做小。”柔老一早起来,正神

    采奕奕的晨练那,得知李飞一怒为红颜灭掉了杨家,大吃一惊。

    他就疑惑,豫州杨家好端端的怎么会招惹上这尊杀神,可是当他了解到杨家覆灭的始末后,蓦然震怒,气的他是吹胡子瞪眼睛,脸色如同暴雨来临的前夕,黑压压,阴沉无比,心里暗骂叶老鬼不要脸,利

    用美人计。

    原本美人计这个策略一直都是他在用,因为他慧眼识英雄,很早就看出李飞非比寻常,属于那种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的妖孽天才,这还没有一年时间,年仅二十岁就成为华夏史上最年轻的将军,护龙一族荣誉供奉,世俗界第一高手,种种头衔十分耀眼,堪称国士无双一点都不为过,这样的天纵英才,他岂能放过,所以便有意的想要撮合孙女和李飞好上,只可惜一直事与愿违,更没有想到现

    在却被叶老鬼截胡上车了。

    他能不生气不愤怒。

    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的知道,京城八大家不管任何一家能够攀上李飞这棵大树,从此便可一步登天,飞黄腾达,享誉百年威望而不倒。

    这就是武者的恐怖所在。

    须知有一位先天宗师坐镇的势力,只要中途不夭折,雄霸一方几十年轻而易举。

    像李飞这种已经达到天境如仙的至强者,一旦决定庇护某个家族或者势力,只要李飞不死,这个家族便能一直享受至强者所带来的荣誉光环。

    先天宗师的年龄上限是一百五十岁。

    术法真人的年龄上限是三百岁到四百岁。

    天境如仙似仙,年龄的上限最高可达上千年。

    柔老深思熟虑一番过后,苍老的脸上露出老奸巨猾的坏笑,赶紧拿起电话联系柔小芸,苦口婆心的说道:“小芸啊,这几天学校忙不忙,啊,这不是马上快要过年了,爷爷也想你了,想让你回来陪爷爷说说

    话,什么?今天就有空,好好,我这就吩咐蓉妈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挂了电话,柔老原本的郁闷不高兴一扫而光,翘着二郎腿,满面春风,得意洋洋的哼着小曲,扭头端起桌子上已经放凉的酥油茶,咕咚咕咚几声,一饮而尽。

    “我怎么觉着今天的酥油茶比平时的都要好喝呢!!”说完,他就心中窃喜的咧嘴欢笑起来。

    ……

    “人还没有找到吗?” 傅家大门前,一辆黑色红旗轿车停下,车门打开,一身军装的傅老走了下来,语气冷冰冰的向眼前中年男子问道。

    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去寻找他的孙子,傅军。

    可是每隔一段时间,下面人带回来的消息都让他忧心忡忡。

    中年男子很是惭愧的低下头颅,不敢去看老人那双冰冷又锐利的目光,这样也就表示人还没有找到。

    傅老神情一冷,脸上浮现一抹怒意,雄浑的声音,坚定执着的说道:“在多派人手出去,华夏找不到,就出国去找,给我踏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我的孙子。”

    “是,请老首长放心。”中年男子神情凝重起来。

    傅老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走进院子,身后紧紧跟着中年男子,他刚一步跨上楼梯台阶,便听到傅老的询问声音传进耳中。

    “我听说姓李的小子又闹出不小的动静?”

    他不假思索的赶紧如实回答:“是的,他为了叶老首长的孙女,一怒之下灭了豫州杨家,因为有叶老和柔老在暗中帮助,所以才没有让事情扩散出去。”

    “那位怎么说?”傅老皱皱眉头,十分不悦的冷冷问道。

    他说的那位,自然就是紫禁城中,那个红房子里,华夏权力最高的老人了。

    豫州杨家毕竟是开国功臣,虽说这些年来有些胡作非为了,但那也不是某些人能肆意妄动的,现在杨家覆灭,眼界太窄的普通人或许都还不清楚,可是那些大家族或者势力定然有所察觉,纸终究是包不住

    火的。

    李飞,他傅家现如今最大的敌人,傅老他恨不得调一个军团灭掉对方,但他不能这样做,首先他是一位伟大又杰出的老革命家,要心系国家,不能肆意妄为,其次他才是一名父亲,一名爷爷。

    “那位到现在还没有吭声。”中年男子说道。

    “小霖,小军,做你们的爷爷我很失职,知道仇人是谁,可是却不能替你们报仇。”傅老面色一沉,心中非常难过。

    “阿福的尸骸找到了没有?”沉寂了片刻,傅老从痛苦之中挣扎出来,满脸阴鸷的说道。

    中年男子表情严肃,开口:“已经按照你先前的吩咐放置殡仪馆了。”

    “入土为安吧,阿福一辈子无依无靠,与我相伴数十年,我们傅家就是他的亲人,我要老兄弟风风光光的下葬。”傅老忍着万分伤痛,阿福和他生死相依,当年在战场上如果没有他,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

    回了,两人虽说是主仆的身份,但是他从来都把阿福当成是老哥们老伙计。

    如果不是为了替他孙儿报仇,阿福他也不会……

    哼,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

    傅老瞬间就被愤怒和报复主导了,他对李飞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想杀死一个人。

    “杀我孙儿,杀我兄弟,这个仇我是一定会报的。”

    傅老拳头紧紧攥着,表情狰狞,咬牙切齿的冷冷吐道。

    “北迦叶,南金国。”

    “金国寺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能否大仇得报就看你们的了。”

    傅老深邃的双眸中闪耀一抹精芒,带着浓浓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