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渡仙河上,君子一战
    ,!

    中年男子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忽然瞥一眼正在瑟瑟发抖惊悸不已的杨继业,便已经心知肚明了,然后,深邃的目光再次落到高德胜身上,看的他心里发毛,浑身不舒服。

    “只要你能接下我一剑,便可让你安然离去。”

    中年男子语气冷漠的对高德胜说道。

    高德胜目光一凝,心情瞬间紧张起来,眼前打扮复古的男子,实力之高深不可测,甚至他都有一丝怀疑男子会不会已经超越了先天宗师。

    术法真人境的强者吗?

    他忌惮此人但并不害怕恐惧,因为不管对方再如何强也不可能超越帝祖大人的。

    “来吧!”

    面色一沉,高德胜眼中透露着一股子坚韧不拔,凝视着中年男子,冷冷喝道,只是一剑而已,他自信十足一定能够接下的,摆出一副豪气冲云霄,气吞山河的气势出来。

    中年男子瞅一眼临危不乱,镇定自若的高德胜,莞尔一笑。

    “剑来。”

    轻轻一声呼唤。

    “唰!”

    原本被杨继业紧紧攥着的断木剑,剧烈的颤动起来,杨继业惊慌赶紧摊开手掌,然后就在一脸惊骇下,断木剑瞬间飞到中年男子手上。

    “嘶!”

    杨继业第一次看到这般神乎其神的画面,龇牙咧嘴倒吸口凉气,瞠目结舌。

    高德胜注视着中年男子缓缓抬起手,露出手里的断木剑,刹那间他就感受到一股泰山压顶的沉重,神情凝重,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

    这一刻,备受关注的中年男子,竟然很随意的扔出手中断木剑,如此的轻描淡写,让在一旁观看的杨继业心生不悦,皱起眉头,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心神震撼。

    “嗖!”

    断木剑化作一道虚影直逼高德胜而去。

    高德胜火力全开,疯狂催动体内所有的真气,形成一道真气护盾,想要以此来挡下对方这一剑,只可惜他有些异想天开了,耳边忽然听到划破虚空的异响,化作虚影的断木剑瞬间就打到真气护盾上。

    “啪!”

    真气护盾连一秒都没能坚持的住,瞬间支离破碎。

    高德胜目呲欲裂,心中惊呼:“怎么可能?”

    断木剑一击震碎真气护盾,然后威势依旧不减,凶猛的击中高德胜胸口。

    “噗!”

    高德胜根本来不及反应,体内气血翻腾,旋即忍不住的张嘴喷出一口老血,双脚连连倒退,最终摔倒在地上。

    原本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的他,瞬间萎靡不振,脸色苍白如面纸,绝对是……术法真人境的高手。

    “锃!”

    突然一阵颤音响起,原来是断木剑深深的插入了墙壁里。

    “你已经接下我一剑没死,你走吧。”中年男子看都不看高德胜,走到墙壁处拔下断木剑。

    高德胜捂着胸口,站起身来,愤怒的瞪着中年男子:“咳咳……你不要得意,就算你是术法真人也保不住杨家的,只要是帝祖大人的敌人,天下无人可救。”

    “我会亲自去会一会这位帝祖大人的。”

    中年男子不由一愣,随即淡淡然说道。

    “哼,豫西联盟恭候阁下大驾!”高德胜冷冷的丢下话,赶紧离去了,他现在身受重伤,必须找一处绝佳的地方疗伤,不然再拖下去恐怕有性命之忧。

    “叔叔,你刚才怎么不杀了他?”高德胜一离开,小店里,杨继业略有不满的责怪中年男子,在加上男子和他父亲相熟,自然是以长辈的称呼了。

    中年男子瞅他一眼,微微说道:“我只杀该杀之人。”说完,转身上到二楼去了,听他的意思,高德胜并不是滥杀无辜的恶人,所以,他不会下杀手。

    ……

    当天晚上,高德胜带伤赶回花都市,将清水小镇发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了李飞。

    “安心养伤吧,至于其他的你不用去管了。”李飞替高德胜检查过了,幸好他在半路服下了疗伤丹药,这才捡回一条命来,不过还需休养一段时间。

    高德胜听后赶紧跪下来:“属下辜负大人的期望了,还请责罚。”

    “不,你没罪反而还有功劳,放心吧,你这一剑之仇,我会为你还回来的。”李飞手对虚空一抬,高德胜双腿就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

    待高德胜离开房间,李飞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下方芸芸众生,嘴角啄起一抹笑意,露出期待的神色,自言自语:“想不到在世俗界还有这等高手存在。”

    纸终究包不尊。

    事情还没隔两天,豫州各方势力都已得知杨家又有两位折在豫西联盟手上了,这无疑是惊世骇闻,宛如十二级大地震,震动的他们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杨家又有人死在豫西联盟手上了,快说是谁?”

    “我的天,杨家三爷和四爷,也都紧随杨六爷而去了,这这这……豫西联盟也太可怕了,难道他们是想对杨家赶尽杀绝吗?”

    “哈哈哈哈,杀的好,杨家在豫州一手遮天太久了,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这就是报应。”

    “看来豫州杨家的威望不如从前了,很好,这样咱们才能有机可图,豫西联盟和杨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锦绣前程就在眼前了,哈哈哈哈,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豫州各地喧哗声鼎沸,舆论各不相同,众说风云,有好也有坏。

    不过,大部分曾经被杨家压制的抬不起头势力和家族,苦苦坚持,他们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想要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分一杯羹。

    就在他们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时候,谁知接下来的两天里,杨家和豫西联盟全都偃旗息鼓按兵不动了。

    这就好像是天上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好似暴雨即将来临的征兆,可苦苦等了许久,未见半点雨滴,随即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不能只闻雷声不见下雨啊。

    这一举动彻底搞的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欲哭无泪,心中惆怅万千。

    就在第五天。

    豫西联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知杨家主亲临我豫西联盟,所为何事?”杨继业来了,因为不在一个层次面上,李飞索性派杜楠出面接待。

    杜楠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呵呵的看着脸色不悦杨继业。

    他搞不懂双方正在交战,对方故来是何意?

    难道是要缴械投降不成?

    杨继业见到杜楠,不悦的鼻息一哼,冷冷说道:“三日之后,渡仙河上,剑心大人要与你们那位帝祖,君子一战。”

    “这是战帖!”

    杨继业说完拿出战帖,不在理会杜楠,嚣张的离开了。

    杜楠大惊,赶紧拿着战帖,火急火燎的去找李飞了,当李飞看到战帖,傲然一笑,若有所思:“渡仙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