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我要整个豫西联盟赎罪赔命
    ,!

    市公安局。

    局长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范喜福烟不离手,神情凝重,来来回回的渡步,嘴上喃喃自语:“这都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了,派出去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被那位杀神发现给宰了吧?”

    今晚上陈家和豫西联盟开战,他是最先得知的,因为早在当日李飞从警局离开后,他就秘密派出心腹监视陈家还有豫西联盟的一举一动。

    李飞是豫西联盟的真正老大,恐怕整个花都市也就他和肖书记知道。

    果不其然,下午那会派出的心腹打过来电话,告诉他豫西联盟的杜楠亲自上门向陈家下了战帖,他听后心中震撼同时也担心双方闹的太激烈,死伤无数,那样的话一旦高层知晓,他的乌纱帽就彻底保不住

    了。

    “真急死人了,小王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范喜福满脸焦急,紧张的直跺脚。

    “咯吱!”

    突然这时,紧闭的大门忽然从外面被人大力给推开了,范喜福连忙扭头望过去,定眼一瞧正是小王和小宋他的两名心腹,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双方伤亡的情况严重不严重?”

    两人听后对视一眼,长相憨厚老实的小王,表情难看,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局长,事情有些复杂了。”

    “妈的,到底有多复杂,赶紧说啊。”范喜福愤怒的对他咆哮。

    小王心有余悸的道出陈家大门前惨烈的一幕:“局长陈家不敌豫西联盟,被灭族了,就连杨家派来的杨六爷也都死了。”

    “什么?”

    “你说陈家和杨家的人全都死了?”

    “是的局长,二百多人无一生还。”

    范喜福心中猛然一颤,身形一晃瞬间摔坐到地上,小王和小宋瞧见后惊慌失色:“局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范喜福神情呆滞的微微摇头,此刻,他的心在哭泣在滴血,他肝胆俱裂,他心神恐慌,满脑子都是小王所提到的死亡人数。

    他苦笑一声,呢喃:“陈家覆灭,杨家六爷身死,总共二百多条人命,豫西联盟你们……你们真是屠夫啊,这是逼得我范喜福丢官不说,还要为此搭上这条老命啊。”

    如果是死一两个人,他还能兜得住,可现在死了整整上百人命,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很快肖书记就会得知,甚至明天一大早,就连省里的领导们也会被惊动,他身为公安局长,职责就是保护一方百姓的安

    全,死这么多的人,他难辞其咎,革职事小,恐怕上头还会给他盖上一顶莫须有的罪名帽子。

    “李飞啊李飞,你真是一个祸害,我这辈子算是毁到你手上了。”范喜福欲哭无泪,心情即憋屈又难过。

    “局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小王小宋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诚惶诚恐。

    范喜福抬头瞥他们一眼,冷冷一笑,顿时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直接呵斥他们:“什么怎么办,你们说怎么办,我都命不保夕了,还管你们怎么办,滚,都给我马上滚蛋。”

    就这样,范喜福渡过最为煎熬的一晚上。

    翌日。

    尽管范喜福在如何的去掩饰隐藏,依旧还是被有心人士给知道了,关于陈家一夜之间覆灭的事情,瞬间传的大街小巷沸沸扬扬起来。

    而他办公室的座机还有手机,顷刻间就被打爆了。

    “范喜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用给我解释,上级发话了,监察组正在来的路上,你自求多福吧,哼。”

    神情呆滞的范喜福,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阵阵忙音,心里仿佛打翻了颜料瓶五味俱全,十分的难过。

    “哎!”撂下电话,浑身松散的瘫在位子上,双眼迷茫的瞭望天花板,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

    “不行,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想后半辈子蹲大牢。”过了半晌,他猛然振作起来,涣散的眼神再次恢复往日的神采奕奕,范喜福归根结底不愿意向命运就此低头了,他想到现在能救他只有那位爷了。

    豫州杨家府邸。

    杨锋的父亲,也就是杨家现任的家主杨继业,刚刚睡醒起来就接到了杨六爷已死的噩耗,神情一阵恍惚,火急火燎的来到老爷子颐养天年的小楼。

    “爸,大事不好了。”老远他就吆喝起来。

    小楼里正在晨练的老爷子,年过七旬,穿着白色大褂子,精神矍铄,正在聚精会神的打一套太极拳,忽然听到杨继业的喊叫,皱皱眉头,脸色微怒的训斥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儿子:“身为一家之主,一

    大早慌慌张张,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杨继业闻言心中十分委屈,不过,咽下口水,神色仓皇的着急道出实情:“爸,从花都市那边传来消息,小六他……”

    “小六不是被你派到花都市教训打伤我孙儿的凶手了吗?怎么,是不是他把人给杀了,这点小事儿就能让你乱了分寸,你这个家主也是做到头了,真是的,哼哼。”老爷子瞪一眼杨继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

    “不是的爸,小六他他他死了。”杨继业惊慌说道。

    老爷子听闻,不由一愣,满脸褶皱的脸上尽显不可思议,瞬间一阵急火攻心,老爷子两眼一闭晕厥了过去。

    杨继业瞬间被吓的脸色惨白,赶紧面目狰狞的冲旁边杨家仆人,怒不可遏的喊道:“快,快喊秦大夫过来。”

    半个小时后,老爷子悠悠醒过来,他虚弱的躺在床上,沧桑的眼神紧紧注视着杨继业,赶紧问道:“老六他是怎么死的?快告诉我。”

    杨继业就把花都市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全部说出来,老爷子听完沉吟了许久都未说话,不过杨继业能清晰的感受到老爷子的悲伤之情。

    “老六,我的小儿子,你怎么就先行一步离父亲而去了。”

    老爷子心如针扎,浑浊的眼睛里泛起晶莹的泪花,人到晚年,最伤心悲哀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杀!”

    老爷子金刚怒目,眼中爆射出一道精芒,杀气凌然的冷冷说道。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老爷子凌厉的目光瞪着杨继业,咬牙切齿的决断道:“马上打电话给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全部喊回来,动用杨家一切能够动用的力量,我要整个豫西联盟所有人给我儿子赔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