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陈家主好大的威风
    ,!

    就在陈阿虎他们全身燃烧的刹那间,远在市公安局的李飞已经知晓了,嘴角上扬勾嘞起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临走之前,李飞悄然的给他们体内种下了火属性的混沌真元,一旦超过设定的时间,火种爆发

    ,焚烧成灰烬。

    这样一来,他们的死亡就跟自己没有任何瓜葛了,因为房间里有监控,通过监控的画面看的一清二楚,李飞并没有对他们出手,可现在他们却死在几十里之外的高速公路上,直至最后,调查的结果便是意

    外死亡。

    李飞又等了一会,赵孝和叶轻舞双双从另外的两个房间里走出来。

    “没事吧?”他看着赵孝笑呵呵的关心问道。

    赵孝对他摇摇头,咧嘴开玩笑的说道:“一点屁事都没事,他们对哥们,那真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原来进局子还挺舒服的。”

    李飞听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赵孝哪里会知道,在这种地方能享受如此待遇,全然都是因为有李飞在背后撑腰,威慑着范喜福,让他不敢有过分的举动行为。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叶轻舞脸色有些难看,心中愧疚的向李飞和赵孝两人解释。

    “我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红颜祸水了,不过,这种感觉让我非常喜欢,所以你不用愧疚道歉。”李飞注视着叶轻舞,含笑调侃道,而在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对陈杨两家浓浓的不屑和鄙夷。

    叶轻舞瞧见后,微微一愣神,忽然想起爷爷告诫她的:“孙女,你千万可别小看了他,那样是会吃大亏的,这小子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人见人怕鬼见鬼愁。”

    不过,李飞评价她是红颜祸水,这让她心中不悦,随即美眸白了李飞一眼,冲他挥舞粉嫩的拳头,佯装愤怒的娇嗔:“在这样说人家可是会捶你小胸胸的哦!”说完直接对李飞抛个媚眼,然后抚媚一笑。

    性感妩媚,风情万种的叶轻舞,瞬间刺激的李飞浑身上下好像被电流击中了似的,心中哭笑不得:“这妮子竟然比安娜姐还要妖娆,一旦要是修炼了万花宗的百魅倾心诀,那还不迷倒世间万千男人,全部拜

    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还好他的意志坚定异于常人,再看身旁的赵孝早就嘴角挂着口水,眼神色眯眯,一个劲的在那傻笑。

    李飞临走前,似笑非笑的告诉范喜福:“你传话给陈彦兴,明日我会亲自登门拜访他的,谢谢他送来的大礼。”

    范喜福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暗自嘲讽陈彦兴惹上这位杀神,命不保夕啊。

    他忽然抬头望一眼璀璨夜空,喃喃自语:“花都市就要变天了。”

    李飞和赵孝将叶轻舞送回酒店,两人就此分道扬镳,坐在回家的车上,李飞深邃的眼眸望着画面不断倒退的城市夜景,眼底突然浮现一抹精芒,心里冷笑:“回家过个年都不叫人安省,既然你们想玩,那

    本帝就陪你们两家好好玩上一玩。”

    翌日上午。

    李飞在酒店和叶轻舞签订了聘请合同,有叶家大棵大树庇佑,他可以高枕无忧的离开了,至于辉煌的发展,还是需要看赵孝和叶轻舞两人的努力了。

    与酒店相隔数条街道的第一人民医院,十八楼的高级特殊病房里,一直昏迷不醒的杨锋终于醒来了。

    “啪!”

    他直接将喝水的杯子凶猛的砸在地上,回想起昨天李飞对他的羞辱,眼睛瞳孔暴凸,爬满了血丝,表情狰狞,旋即额头上青筋一根根暴起,他陷入在无边无尽的愤怒之中。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他。”杨锋怒不可遏的咆哮,吓得房间里几个公子哥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终于平静下来的杨锋,奇怪的神色向他们问道:“陈子豪那该死的混蛋在哪里?要不是他出的馊主意,本少能被凌辱的这么惨,哼!”

    “杨少,陈子豪他他他已经死了。”

    杨锋闻言不由一愣,紧缩眉目,心里狐疑陈子豪怎么就死了,赶紧询问起来,这名公子哥心情忐忑的将他昏厥过去后发生的事情详细说出。

    “哼哼,跳楼自尽,算便宜他了。”杨锋不屑的冷冷一笑,在他想来,陈子豪自知有罪,导致他被打的这么凄惨,害怕之下自杀谢罪了。

    “打我的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听我一个朋友说,他们先是被带到警局询问口供,然后就给放了。”

    杨锋怒目叱睁,心中已经想到会是这样了,但听到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生气,低头看着身上缠绕包裹的纱布,还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越看越怒,堂堂杨家嫡子,未来家主继承人,竟然沦落到这般惨淡的下

    场。

    “打电话,马上给我父亲打电话,我要灭了这小子全家,诛他九族。”杨锋发了疯似的怒吼咆哮,双眼中泛着嗜血光芒。

    杨锋父亲,也就是杨家的现任家主,突然得知到儿子被人打的住院了,气的怒火冲天,立即让杨锋的小叔带着一队家族精英赶赴花都市,对于打伤他儿子的凶手,他发话了决不轻饶。

    当天午后,陈彦兴表情焦虑的坐在沙发上,手上燃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再看地上满是烟蒂,他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未曾合上眼休息,自阿虎出去已经过去十几小时了,可是还没消息,一晚上他不停的

    打阿虎电话,全都是暂时无法接通,这让他忧心忡忡,甚至连早饭午饭都没动过,反而烟不离手。

    “家主。”

    这时,他派出去的手下回来了,迫不及待的追问:“找到阿虎人没有?”

    “我们去警局了,并没有发现虎哥的身影,然后翻遍了整个花都市都找不到。”手下上气不接下气的急忙说道。

    陈彦兴神色难看,凝聚眉头的自言自语:“阿虎你到底在哪?”

    就在这时,从门外一道人影急匆匆跑进来,脸色苍白,战战兢兢说道:“家主不好了,外面有人打进来了。”

    陈彦兴一听这话,顿时恼怒,飞快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是谁敢来我陈家放肆。”

    “陈家主好大的威风啊。”

    他话音刚落下,门外就传进来一道不屑的调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