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受到惊吓的老熟人
    ,!

    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先后接连赶到饭店,警车门打开,身穿警服的范喜福从副驾驶位子上下来,整理一下衣襟,双眸环顾四周一眼。

    “跳楼自杀的死者在哪?”

    他语气威严地开口询问身旁手下。

    这名小警员手一指前方乱哄哄的地方,赶紧说道:“局长,死者在那里。”

    “嗯。”范喜福表情不怒自威的点点头,目光投射过去,见到四周百姓们纷纷举着手机在拍照,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怒意,严肃喝道:“让弟兄们拉开警戒线,驱散人群,一定要记住不能破坏案发现场,对了,

    法医到了没有?”

    “正在赶来的路上。”

    范喜福微微一皱眉,然后,挺着啤酒肚,身躯椅着走到案发现场,其他警察驱散人群,飞快的拉起警戒线,不允许除了警察以外的人员进入。

    “死者是什么人?”

    他一过来看到满脸血肉模糊的死者,差点呕吐,强忍着恶心赶紧开口询问道。

    “局长,死者是头先着地的,脸部上全部都是血水,现在还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不过通过现场来看,死者是从这家饭店的二楼跳下,造成致命伤害的原因是死者头部受到了猛烈撞击,导致血冲到脑子里,

    暴毙而亡。”一名在刑警队干过多年的老警察,很有本事,大致上观察,便从中得到了很多的讯息,赶紧向范喜福汇报道。

    范喜福听后满意的微微颔首,瞥一眼饭店的招牌,沉声说道:“马上带这家饭店的经理过来,我要亲自问一问。”本市发生命案,而且还是在他当值班的时候,心中虽然有诸多埋怨,但也不能马虎大意了,

    这事关乎自身前途。

    很快,值班经理就被喊过来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范喜福指着死者,向她问道:“你可知道死者的身份?还有案发时的情况你有没有在场?”

    “范局长,这死的是陈家公子陈子豪,具体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值班经理正好目睹了当时的整个过程,因为对方身份显赫,她害怕不敢过去劝阻,报警电话也是她让前台打的。

    “什么?死者是陈子豪。”

    当听完值班经理说的内容,范喜福瞬间惊恐起来,失声惊呼,表情十分的凝重,如果死的是一个普通人,他还好向上面解释,可现在死的是陈家人,而且最让他害怕并不止此,深深盯着值班经理,战战兢

    兢的赶紧问道:“你刚说是是是谁被打了?”

    “杨锋。”

    “啊?”范喜福吓得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脸上无血色,瞳孔欲裂,倒吸一口凉气,诚惶诚恐说:“你你你说的可可是豫州杨家的那位?”

    值班经理吞咽口水,连忙点点头:“是的,就是那位。”

    “小周,快过来扶着我,我头晕。”范喜福身子一晃,就觉着天旋地转,随即赶紧喊来他的秘书,通过值班经理,他已经了解到事情的全部了,一场矛盾发生的命案,陈子豪确实是自己跳楼身亡的,杨家那

    位更是被人修理的半死不活,这可叫他如何是好,花都陈家,豫州杨家,一个比一个实力雄厚。

    这是要捅破天了。

    他心里清楚,不管是陈家还是杨家都会向花都市领导们施加压力,而领导们则会向他施加压力,到最后,受难挨打的那个人,还是他。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打杨家那位的凶手抓起来。”范喜福能够一直占着公安局长的位子不松,自然还是有些手段的,杨家那位挨打,陈子豪死了,种种矛头都全部指向了另外一方人,他不能坐以待毙了,要

    以最快的速度抓捕施暴者。

    “对杨家那位施暴的嫌疑犯,现在哪里?”范喜福心绪不宁,着急忙慌的问道。

    “局长,对方还在饭店里用餐。”小警员赶紧回答。

    范喜福神情一怔,紧接着表情愤怒的沉声说道:“猖狂,真是猖狂至极,打了人还敢大摇大摆的继续用餐,真是目无王法,你你还有你,跟我一起上去缉拿嫌疑犯。”他领着四名警察,气势汹汹的冲进饭店

    。

    二楼,还有许多吃客都没有离开,他们不再继续用餐,反而抱着看戏的态度瞄着楼梯口,想知道警察赶过来会如何处置李飞三人。

    忽然,楼梯口传来琐碎杂乱的脚步声音,吸引的他们纷纷仰着脖子,翘首以盼,接着,身穿警服的范喜福就带人上来了。

    “警察终于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他们敢动手打杨家人,并且不知怎么迷惑的陈子豪自杀,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这个不好说,暴打杨锋咱们都亲眼所见了,已成事实,但是谁有证据可以证明陈子豪是被他们迷惑的自杀了?”

    警察一到,他们便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

    “凶手人在哪里?”

    范喜福表情威严的询问身旁值班经理。

    “就是他们。”值班经理赶紧手指着说说笑笑的李飞三人。

    范喜福顺着瞧过去,尤其看到三人还竟然碰杯喝红酒,心中怨气就不打一出来,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警察放在眼里啊,表情瞬间阴沉下来,快步走上前,冷冷的呵斥:“喂,你们三个都站起来,竟敢在大庭

    广众之下动手伤人,全部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

    因为李飞是背对着范喜福的,所以范喜福才没认出来,他双手叉腰凌厉的目光扫视叶轻舞和赵孝两人各一眼,其中看着美丽动人的叶轻舞,深深惊艳到了他。

    此话一出,无数道目光赶紧落到李飞三人身上,想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

    叶轻舞轻蔑的瞥一眼范喜福,抿嘴浅笑。

    赵孝则是低头自顾自吃着牛排。

    而李飞背对着他一动不动,三人态度嚣张,无视范喜福的命令,这让周围诸人无不大吃一惊。

    仿佛公安局长的威望受到了挑衅,范喜福恼羞成怒,脸色铁青的走到李飞背后,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语气严肃冰冷的恐吓:“你们三个太放肆了,竟敢抗法不遵,现在马上立即站起来跟我回警察局,不然

    的话将会对你们采取紧急措施了,哼。”

    “范局长好大的口气啊,听你意思我们要不跟你走,你是打算滥用私刑了?”李飞突然扭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范喜福,不屑说道。

    范喜福终于瞧清楚李飞的庐山真面目,大惊失色,心头猛然一震,犹如惊弓之鸟吓得脚下连连后退,目光中流露出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