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霸血老祖
    ,!

    “轰!”

    一股滔天之威势,从李飞的体内骤然爆发了,宛如涨潮的海水般,凶猛的拍打岸边,席卷过去,韩青华和他身后一干弟子们全部败于这股威压,随即脸上浮现惊恐的神色。

    “跪下。”

    李飞不怒自威,霸道的呵斥他们。

    韩青华额头青筋暴起,咬牙拼死坚持,心中不服的咆哮着,不能跪,我身为天涯海角阁的少阁主,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存在,岂会向他人俯首臣服,我要坚持住,可是……他的双腿禁不住的使劲打颤,膝

    盖更是一点点的弯曲下来。

    李飞目光不屑的瞥一眼韩青华,冷声一哼,徒然将气势直接提升到术法真人三重天的地步,在这股洪水绝提都拦不住的强大气势之下,韩青华身体猛然一震,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在他背上放了一座大山。

    “扑通!”

    韩青华和他带来的人,全部不堪一击的匍匐跪倒在地,而且动作还非常一致,再加上这里是进出学校的主干道,来来往往都是学生,十几人同时向李飞跪拜,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看的他们触目惊心,三观

    崩塌。

    饶是一直对李飞实力了解的欧阳少卿,此刻也是一脸惊骇,心神颤颤。

    难道这就是术法真人境的可怕所在吗?

    想罢,欧阳少卿注视李飞的眼神中带着崇拜和狂热,心里暗暗发誓:“有生之年,我也要成为一位术法真人。”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大,你……到底是谁?我警告你我爸可是天涯海角阁的阁主,华夏武道界执法者,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必灭你满门。”跪倒在地上的韩青华,紧紧攥着双拳,目光狰狞

    的瞪着李飞,他自知带来的这群人肯定不是李飞的对手,索性,赶紧亮出自己的显赫背景,好让李飞对他忌惮。

    欧阳少卿闻言,轻蔑一笑,心里鄙夷:“韩青华恐怕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竟敢威胁一位术法真人,你还有你身后站着的天涯海角阁,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坑爹的孩子啊,呵呵呵。”

    “天涯海角阁?武道执法者?”李飞明显一愣,他对武道界不是太了解,但也听说过天涯海角阁这方势力,连术法真人都没有的宗门,他能有多厉害,再者武道执法者他又不是没杀过,木剑风便是之一。

    这威胁也太弱了吧,根本提不起李飞的一丁点重视。

    可韩青华瞧见李飞的表情,冷冷一笑,以为他是怕了,心中有了底气,气焰嚣张的再次开口说道:“哼哼,你现在知道怕了,还不赶紧给本少阁主撤掉气势,然后自缚双手,随我一同回到宗门,乖乖接受惩

    罚。”

    “啪!”

    话音刚落下,李飞抬起手当即就是一巴掌,顿时把喋喋不休嚣张跋扈的韩青华给扇懵逼了,感受到半边脸火辣辣的疼痛,韩青华心中不敢相信:“我爸可是阁主,我天涯海角阁是武道界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他怎么还敢打我?”

    “卧槽,本少阁主要杀了你。”韩青华何时受过这般侮辱,脸色徒然一变,目光带着浓郁的杀意,冲着李飞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李飞嗤之以鼻,直到现在眼前这个傻帽还看不清楚形式,不远处被李飞打成重伤的两位长老,一脸郁闷的瞧着韩青华,心中咒骂:“少阁主你是不是傻,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们打伤了,就是你老子他也

    办不到,这等绝世高手,你还敢挑衅威胁,真是白痴。”

    李飞眼中闪烁一丝精芒,挥手间,无数道混沌真元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打进韩青华等人的体内,然后就像一根铁链一样,牢牢禁锢他们的丹田。

    “这是……”

    韩青华,两位长老,还有十几名弟子感受到丹田的束缚,全部变的惊恐起来。

    “现在你们的小命掌握在我手上,哪个不听话,我就废掉他的修为,让他彻底沦为废人。”李飞负手而立,蔑视他们,冷冷说道,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他们影响不好,而且李飞还打算亲自前往天涯海角阁一趟

    ,所以便控制了他们。

    一出手就将十几人的修为给禁锢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韩青华和两位长老闻所未闻,但是有一点他们非常清楚,那就是对方的实力非常恐怖。

    韩青华听后吓得脸色苍白,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装逼了,心中落寞这次是真的踢到一块铁板了。

    李飞将这群俘虏交给孟伟雄和欧阳少卿看管,罗浮宫危难在即,一刻都耽误不得,他打电话联系上黄立龙,让他准备一架前往岭南的飞机。

    半个小时后,李飞带着垂头丧气的韩青华一众人来到了首都机场,等候多时的飞机一飞冲天,直插云霄。

    京城距离岭南一千多公里,坐飞机需要六七个小时才能抵达。

    皓月当空,皎洁明亮,一颗颗星芒璀璨,相互辉映,时而闪耀时而黯淡,犹如泼墨般在点缀,以星河为背景来绘画出一副名动恒宇的神作。

    岭南罗浮山上,一道道身影飞快的穿梭在山林间,而他们奔驰所去的方向就是山顶峰上的罗浮宫。

    “老祖,只要经过这条锁链就能进到罗浮宫了。”这时,有名手下来到一个身穿血袍的老者跟前,单膝跪拜的恭敬说道。

    老者微微颔首,浑浊的双眼中绽放凶光,随后,大手一挥带着手下们踩上锁链,身影掠进罗浮宫。

    此时的罗浮宫主和大长老,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相互对视一眼。

    “该来的还是要来。”罗浮宫主苦笑一声,无奈开口。

    大长老沉声说道:“宫主,到这个时候,只希望少卿和那位能早点赶过来。”

    “大长老放心吧,罗浮宫成立百年,底蕴犹在,岂是他人能随意践踏覆灭的,走吧,客人已经来了,身为主人的我们不去迎接,有失礼数。”罗浮宫主莞尔一笑,充满自信的说道,然后挺起胸膛,龙行虎步

    的朝宫殿外走出,大长老深深望一眼,赶紧跟上。

    宗门广场上,罗浮宫的弟子们在长老的带领下,手持刀剑,神情严峻,敌视着突然闯入的血袍老者等人。

    这一刻广场上的气氛诡异凝重,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山河小儿,给老夫滚出来受死。”血袍老者表情阴鸷,双眼中凶光毕露,周身更是散发出血色雾气,这等异象是他修炼的功法所致,这些血色雾气准确点说是煞气,只要修为差的武者近身过去,一旦沾染

    上侵蚀心神,必死无疑。

    罗浮宫主的俗名就是血袍老者口中的山河,他和大长老一前一后的走出宫殿,站在高台之上,神色凝重的俯瞰下方的血袍老者。

    “霸血老祖,真是没有想到当年那一战,你竟然没有死掉。”罗浮宫主微微皱着眉头,表情严肃,语气有些惊讶的说道,眼前的血袍老者正是当年霸血山庄的掌舵人,实力直逼术法真人境,当年在他和另外

    三个掌门围攻下已成重伤,最终毅然决然的跳入悬崖,在他们看来霸血老祖必死无疑,但没有想到大难不死,隐忍蓄谋了十八年之久,再次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哈哈哈哈,赵山河当年你连同万谷老儿还有北野狂刀他们,半路截杀老夫,覆灭我霸血山庄上百儿郎,更是将我打成重伤跌入悬崖,这笔账咱们可得好好算一算了,而万谷堂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霸血

    老祖愤怒的咆哮,他坠崖大难不死,隐忍密谋了十八年,修为突破到术法真人境,这才敢手刃当年围攻他的敌人。

    罗浮宫主冷冷一哼:“霸血老祖当年你霸血山庄作恶多端,在武道界犹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得而诛之,更是差点覆灭我罗浮宫,多说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好,既然你这么着急想死,老祖我就成全你,杀。”霸血老祖浑身气势爆发,周身缥缈的血色煞气瞬间凝聚到一起,刹那间冲天而起,化作一道血幕,霸血老祖整个人在这道血幕的影响下,变的表情狰狞,满脸戾气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