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斗富
    ,!

    依偎在周少怀里的萍萍,心思全部都在如何攀附上周少这棵大树,甚至幻想着要是能够嫁入豪门,那就真的是一步登天了,从此过上锦衣玉食的奢华生活,对于一脸铁青,心中震怒的赵孝,爱理不理。

    她这种冷漠的态度,反而更加深深刺激到了赵孝。

    “他妈的,真是戏子无义婊子无情啊,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赵孝咬牙切齿的瞪着周少和萍萍这一对狗男女,心底非常愤恨,他懊悔大骂自己就是一个傻逼,怎么就会喜欢上这种多情寡义的贱女人,想一

    想,瞬间心里哇凉哇凉。

    “外地来的乡巴佬,没听到本少说的,还不赶紧滚蛋,哼。”周少瞧见赵孝半天无动于衷,并且还用怨恨凌厉的目光瞪着他,当即勃然大怒,剑眉一挑,露出狰狞的表情去吓唬赵孝。

    赵孝一介升斗小民,遭受到周少的淫威压迫,顿时心神恍惚,身体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或许是因为双方家世上的天差地别,他敢怒不敢言。

    周少和张少等人看到赵孝懦弱的表现,脸上刹那间浮现出傲然神色,嘴角一撇带着浓浓的讽刺讥笑。

    “哎,罢了,这种贱女人她根本不配我去爱,我去呵护。”赵孝深知自己在如何的愤怒,甚至于去反驳,也不可能斗得过这些背景滔天的富二代,归根结底一切还是怨自己没本事,再者像萍萍这种为了能

    够攀附权贵,陪睡陪玩的拜金女,他赵孝还真不媳。

    正当赵孝刚要起身离开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冷漠嚣张的声音:“我的兄弟岂是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能够随意侮辱的吗?”

    一袭白衣的李飞,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端着红酒杯,帅气英俊的脸蛋冰冷无比,他刚才在一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尽收眼底,心中带着怒气,直接走了过来,不屑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张少周少等

    人。

    “嗯?”

    张少、周少他们都面色微怒的瞪着李飞,敢这样出言不逊叫嚣他们,心中生气的同时更多的是鄙夷嘲讽李飞不知死活。

    “卧槽,小子你说谁是酒囊饭袋,呵,草泥马的你算哪根葱,也敢在本少面前狐假虎威逞英雄,我看你简直就是找死。”周少听后瞬间火爆脾气就上来了,推开怀里的萍萍,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抬起手指

    着李飞,身上爆发出盛气凌人的气势,嚣张跋扈的怒怼过去。

    “兄弟,咱们还是走吧。”赵孝看到李飞在这个紧张时刻挺身而出,替他打抱不平,心里暖暖的非常感动,转念一想他又担心这群富二代们会找李飞的麻烦,焦急的小声提醒李飞。

    李飞听闻,深邃的目光看着他,摇了摇头,语气睥睨的说道:“只要是谁敢欺负我的好兄弟,我会让他们真正体会到活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哟哟,小子说话还挺狂的,风大也不怕闪来舌头,傻逼。”周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比他还能装逼的人,他阴阴一笑,满脸鄙夷不屑的骂道。

    “说你们是酒囊饭袋,还真是高捧你们了,你们只是一群依靠父母余荫下活着的寄生虫罢了,整天不学无术花天酒地,没钱了就张嘴给家里去索要,出事了有长辈去庇护,我要是你们的父母,知道你们在外是这种德行,早打死你们了,也算是为民除害,省的在继续去祸害他人,把你们形容成垃圾,社会的蛀虫,才更加贴切不过了。”李飞将手里的红酒杯放到桌子上,负手而立,表情揶揄,嘴角啄起一抹讥笑

    。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整天打着家中长辈旗号,出来胡作非为的败类,显然周少张少在他眼中就属于这类人。

    “小子你是找死不成?”

    “一个外地来的乡巴佬,竟敢在京城这般放肆,说教我们?你以为自己是谁?真是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敢开染坊,不知所谓的傻逼,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张少、周少,还有另外一位看穿着打扮也是富二代的大少,纷纷怒不可遏,宛如暴怒的狮子一般,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杀意,死死瞪着李飞,萍萍三女见到这种情况,当即躲到一边去了,远离是非之地,尤

    其是先前看李飞不顺眼的小婕,这个时候添油加醋:“张少,就是他刚才还大言不惭的鄙视,瞧不上你。”

    “瞧不上我?”张少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心中怒火燃烧,在偌大的京城里竟然还有人敢瞧不起他的,而且还就是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乡巴佬。

    “就你一个脑残的**丝,还敢瞧不上我,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我张家在京城势力滔天,想弄死你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哼哼。”张少嗤之以鼻,双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苗,立马从限量版的lv钱包

    里,掏出几张银行卡,大气的朝桌上凶猛一拍,气势非凡,挑衅的目光冲着李飞,直接说道:“这里每一张卡上都有百万,信不信本少光用钱就能砸死你,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不自量力。”

    “用钱砸死我?”李飞不屑一顾,实在是对张少的举动感到好笑,仅仅几百万就能砸死一个仙帝,那还不被沦为修仙界的笑柄了,随后他不急不躁的淡然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跟我斗富喽?”

    “跟你斗富?哈哈哈,我就问你……你配吗?像你这种乡巴佬穷**丝估计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这么多的钱。”张少一阵讽刺,他就是要用挥之不尽的金钱**裸的打李飞的脸蛋,这样才过瘾。

    李飞冷冷一笑:“很好,你已经成功的激怒我了,斗富是吧,行,我就稍微的陪你玩玩。”

    当李飞说出这番话,张少、周少、还有萍萍小婕都表情轻蔑的露出讽笑,跟京城第一首富的儿子斗富,无疑是摆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哈哈哈哈,有意思,你能有多少钱来跟我斗富,一百块还是一千块,又或者是一万?”张少跋扈的大笑起来,他是在笑李飞真是够无知的了,光从李飞一身不会超过一千块的行头上判断,便知道这个嚣张

    的外地人,身份背景与他有着云泥之别。

    斗富只不过是自取其辱。

    “一百万一下耳光,你敢吗?”就在此刻,李飞目光一凝,嘴角泛起一丝坏笑,看着张少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