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陪葬
    ,!

    叱咤京城数年的乔家老四,乔四爷竟然真的死了,叶轻舞等人难以置信地望着缓缓倒下的乔四,心里仿佛突然遭受到了雷劈,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表情目瞪口呆。

    乔家,此底蕴不弱于京城八大家中的任何一家。

    还有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天子脚下,有道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纵然像叶轻舞这些八大家族的子嗣,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当众杀人。

    叶海天被外人称呼混世魔王,在没有进入部队深造前,四九城中他算得上是后起之秀,尤其是在水深龙潜的京城,红三代、商三代、官三代一个个从小娇生惯养,自认自己非常牛逼哄哄,经过大小摩擦不

    断,像他在外也惹了不少的麻烦,最厉害的也就是组织人马约个百人架打,要说真给谁谁彻底整死,他们有那贼心也没贼胆。

    京城可是华夏的首都,不允许有任何的恶**件发生,自然他们也就不敢有太过偏激的恶行为。

    可今天,亲眼看到李飞抬手挥动间,宛如古代的帝王一般,意气风发的决定乔四的生死,深深震撼到他那颗脆弱的内心,简直不敢相信,触目惊心啊,对方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乔家老四,在京城人送外号‘

    四爷’。

    这么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他一言不合说杀就杀了,实在太凶残太嗜血了。

    叶轻舞瞅着已经断气的乔四爷,瞬间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状态,芳心胆颤,他……他怎么真的敢杀了乔四。

    如果李飞杀的是一个普通人,或许并不能给这些人带来多么强烈的视觉和内心的冲击,可是现在死的人是乔老四,当红乔家之人。

    “他他杀了乔四?”

    模样酷似金城武的海洋,满脸的吃惊,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躺在地上气绝身亡的乔四爷,瞳孔睁大,惊恐的瞪着李飞。

    “吸!”

    “嘶!”

    在他说完,叶海天二蛋等人都不由自主的呲着牙,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惊骇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在做梦。

    只因乔四的死对于他们这些京城大少们来说,太过震撼甚至有点难以置信,所以才会误认为是假的。

    李飞对于海洋他们的震惊,视若无物,解决掉乔四,神情淡然的来到柔小芸跟前,帅气一笑,温柔的问道:“解气没有?如果还没有的话,我现在就去把整个乔家给覆灭了?”

    “卧槽……”

    “妈妈呀,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他他他是说要灭掉乔家吗?”

    “靠,这是哪里跑出来的二愣子,乔家地位显赫,岂是他一个人动动嘴皮子就能轻易灭掉的,再者说,他现在已经杀了乔四,乔家一旦知道乔四的死讯后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还敢如此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

    来。”

    “我深深的怀疑他脑子一定有问题,会不会是个智障?”

    叶海天带来的一群朋友们,在听到李飞对柔小芸说的,不由一惊瞬间炸锅了,纷纷偃旗息鼓交头接耳,小声的议论。

    柔小芸含情脉脉,深情款款的看着眼前时时刻刻牵动她内心的男人,先前的怨气随之一扫而光,莞尔一笑的开口说道:“我想吃哈根达斯。”

    李飞听闻笑着微微颔首,那个活泼可爱的佳人又重新振作起来了,不过,他还是有必要找个机会向柔小芸表明自己的意思。

    “小舞姐,要不要一起去吃哈根达斯呢?”柔小芸目光落到还处于震惊中的叶轻舞身上,笑着询问。

    “额……不不用了,我肚子不太舒服,还是你们去吃吧。”叶轻舞大脑有些短路,不明所以,支支吾吾很为难的回道。

    柔小芸甜甜一笑:“那好吧,小舞姐过两天我亲自给你接风。”说完,柔小芸肆无忌惮的双手挽起李飞手臂,显得非常亲密,李飞顿时心中无奈一笑。

    在两人经过叶轻舞身边的时候,李飞突然开口:“我叫李飞,现在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如果乔家要问起来,你就如实回答说人是我杀的,让他们来找我。”是他亲自动手杀了乔四,总不能管杀不管埋吧,然

    后留下一屁股的麻烦事盖到叶轻舞等人的头上,这叫不仁义,再者他还达不到如此厚颜无耻,惹了麻烦嫁祸到他人身上。

    以李飞现如今的修为,世俗界的任何势力都已经不能入他法眼了,只要他想分分钟就能灭的干干净净,乔家真要敢为乔四报仇,他不介意送他们一程和太阳肩并肩。

    “表姐,咱们就这样放他离开了?死的人可是乔四啊。”忍受断手之痛的叶海天,面色苍白,凝视走出酒吧的李飞背影,心有余悸,赶紧问道。

    “他刚才说的你也听到了,如果乔家追问起杀死乔四的凶手,实话实说就行了。”叶轻舞两手一摊,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解释,其实,她的心里也非常好奇李飞杀了人,还表现的如此淡定,就好像他杀死

    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猪。

    叶轻舞从李飞的身上看到了别人前所未有的强大自信,仿佛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猛虎趋于后而心不惊。

    拥有这样的自信,她曾经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而那个人现如今已经是华夏的神话了。

    “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你会不会也像他一样,成为让世人仰望的强大存在那?”叶轻舞心中喃喃自语。

    南锣鼓巷中,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四合院,这里便是乔家大院了。

    在清朝时期,这个宅子的主人是一位王爷,虽然从外表看起来朴素简洁,可是真当走进去后一定会被内在的奢华程度而惊叹不已。

    乔家正堂上,一身唐装的乔老爷子,今年已有将近八十的高龄了,加上早年为了人民兢兢业业落下了病根,退居二线后双脚行动不太方便,需要拄着拐杖,身子颤颤巍巍的来到已死的乔四爷跟前,眼泪婆

    裟的望着自己小儿子,心中万分悲痛。

    “我的儿子,你怎么就先为父一步,早早的离去了,呜呜呜。”乔老爷子一边带着哭腔说着一边用衣襟擦眼角的泪水。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咳咳……”乔老爷子越哭越伤心,忽然一口气没有顺上来,张嘴发出沉重的咳嗽,更是咳嗽中带着血,这可吓到了两旁的儿女子孙。

    “父亲您没事吧?”

    “快点给咱爸拿药啊。”

    当乔老爷子服下药丸后,正襟危坐高位上,双眼怒视着地上面色冰冷苍白的乔老四,满脸褶子的脸上顿时暴起一根根青筋,显得十分狰狞,怒不可遏的咆哮出来:“查,给我查出杀死老四的凶手,我要让他给老四陪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