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说个死法
    ,!

    “跪下领死……”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此话一出犹如平地惊雷,惊吓到了叶轻舞一干人等,他们都对眼前一身白衣,模样俊俏的李飞,纷纷露出震撼、惊讶的各种表情。

    叶轻舞心里微微吃惊地打量李飞,美眸中闪烁一丝异色,然后又瞅了瞅脸上透露着对李飞满满爱意的好姐妹,她不记得在京城有这么一位叱咤风云的角色,竟然能够虏获柔小芸的芳心暗许,十分惊奇。

    乔四爷突然一愣,还以为是自己耳背听错了,刹那间心底滋生出一股怒火,瞬间变脸,表情阴鸷的可怕,眼神犀利似针芒,盯着从容不迫的李飞,略微沉重的语气,警告他:“年轻人,当真是初生牛犊不

    怕虎,很狂妄啊,敢让四爷我跪下领死,哈哈哈哈,可笑至极,哼,你可知道就凭你刚才的那句话,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乔家懂得韬光养晦,也只是在最近几年才逐渐浮出水面,进入各大家族的视野之中,可就是短短的这几年,乔家的实力犹如坐火箭般噌噌往上疯涨,毫不夸张地说,乔家现在所拥有的底蕴,已经不输于京

    城八大家中的任何一家了,只不过一直在暗中等待完成鲤鱼跃龙门的机会而已。

    天公作美,现如今就有一个天赐良机的大好机会,能够让乔家逐鹿京城群雄,挤进京城八大家之一。

    所以说,精明狡诈的乔四爷,心中决定拿叶轻舞当饵,抛砖引玉,先试探试探叶家的态度。

    可谁知半路杀出一个不知死活的程咬金,嚣张狂妄的程度不亚于先前的叶海天,甚至比他还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直接激怒乔四爷。

    “乔老四,他是我姐妹的男人,跟今天的事情毫无关系,这是你我两家之间的过节,别转移到他人身上,你要想玩尽管出招,我叶轻舞接着就是了。”叶轻舞不清楚李飞的底细,在加上她能够看出柔小芸非

    常喜欢这个男的,为了不愿殃及池鱼惹得好姐妹伤心难过,叶轻舞大义凌然的站出来,把全部的责任揽到自己头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诉乔四爷,这是叶乔两家之间的矛盾,与他人无关系。

    叶轻舞在这一刻将江湖儿女的那种情深义重展现的淋漓尽致,英气逼人,惹得在场诸人炙热的目光看着她。

    她简直就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啊。

    人不光长的性感妖娆,而且还非常的够意思,重情义,这在现如今非常难得可贵了。

    “啪!啪!”

    “果然不愧是叶家长公主,京城第一名媛叶轻舞,好,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放了这个口出狂言的臭小子。”乔四爷直勾勾的盯着叶轻舞,眼神充满了淫秽,心中强烈的占有欲越来越强烈了,如此烈性的女

    人征服起来才更加有成就感,像先前的那些模特明星跟叶轻舞一比较,完全渣的不行,他心底暗暗决定,不管用何种办法一定要睡了叶轻舞。

    李飞心里微微吃惊,这个时候才认真的打量叶轻舞,一头棕栗色卷发,如波浪般全部垂落在右面,披肩缓缓落至胸口处,那双勾魂的眼睛十分妖娆,还有鲜艳如血般的红唇,在加上高挺的琼鼻,五官精致

    到了极点,玲珑曲线的身形,形容她是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一点都不为过,一瞥一眸之间魅惑至极,定力稍差的男人们早已想入非非,脑海中满满都是那种淫秽不堪入目的画面。

    这是一个重情义又性感到妖的漂亮女人。

    一个清纯可爱,如那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白莲花,而另外一个火爆性感,率直真性情,如鲜艳的玫瑰般,好看可又带刺。

    两个性格毫不相同的女人却成为了从小到大最好的姐妹。

    实在是匪夷所思。

    不过,对于美女李飞已经审美疲劳了,他欣赏的是叶轻舞长的如此漂亮动人,还竟然拥有江湖儿女的那种义气,这就是在修仙界都是十分罕见的。

    可以说是叶轻舞的性格让李飞眼前一亮。

    就在这时,乔四爷阴冷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嘴角泛起一丝讥笑,嚣张的说道:“臭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要不是有叶家长公主替你说话,四爷非撕烂你的嘴巴,让你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跪下认个错,

    然后像狗一样趴着滚出去,这件事情就了了。”

    乔四爷虽说嘴上答应了叶轻舞不找李飞的麻烦,但是此子辱骂他在先,岂能轻而易举的放过他,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如若不然……

    叶轻舞听闻微微蹙下峨眉,对乔四爷的做法脸上浮现出厌恶的神色,随即又对李飞忧心忡忡。

    反倒是柔小芸表情平静淡然,一定没有把乔四爷的威胁警告放在心上,因为在这群人中也只有她知道李飞的强大。

    李飞听到乔四爷说的,抿嘴傲然一笑,双手负背,一双如星空般深邃的眼眸睥睨乔四爷,宛如蝼蚁般的废物,他不想去过多的计较,弹指间便可灭掉。

    “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胆子,敢让我跪下,呵呵。”李飞戏虐的调侃乔四爷,他的态度让叶轻舞乔老四等人纷纷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不明白他言中何意?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乔四爷赶紧开口问道。

    李飞不屑一顾,嗤笑起来:“我的意思是敢让我跪下的人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而你也会因此受到教训,叫我想一想该如何惩戒你那?废掉你手脚让你在轮椅上过一辈子如何?还是是让你变成不能

    人道的太监那?不行不行,太监已经有一个,这样吧简单点,就把你的小命给收走,你觉着如何呢?”

    当今最后一个太监已经被傅军给承包了,断掉四肢在李飞看来对他惩罚有些轻松了,所以,他决定直接灭杀了,这样一了百了,干净利索。

    “你……小子你找死。”乔四爷一阵惊讶,随后,双眼喷着火,面目可憎,怒不可遏的咆哮出口,在偌大的京城里,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他叫嚣,这种人死不足惜。

    就连叶轻舞都被李飞的大放厥词吓的心里打一个咯噔,动不动废成太监,端四肢,然后又要杀人,她美眸瞪大,难以置信地紧紧看着李飞,如此俊秀的少年郎,怎么会一开口就是打打杀杀。

    不光她,叶海天、二蛋海洋等人,都是表情惊愕的瞪着李飞。

    这人是谁啊?听着口气比他们还要狂妄十足啊。

    李飞冷冷一笑,讽刺鄙夷:“生气了?是不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很想动手?”

    乔四爷面色一沉,身躯微微颤抖,抬手一指桀骜不驯嘲笑他的李飞,冲着阿大怒吼咆哮:“马上给我宰了这小子。”

    阿大领命,神情严峻冷酷的一步一步走向李飞。

    看到这一刻,叶轻舞、叶海天、二蛋海洋他们都心中为李飞紧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