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噩耗
    ,!

    “这是什么?”

    随着一道剑气打到身上,厉东来惊恐的大喊出来,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惶惶不安,就好像是遇到了很可怕的危险似的。

    “啊!”

    突然,厉东来刚说完就发出一道凄惨的尖叫,泥菩萨自身难保了,随即操控着黑煞阴气放开了禁锢的范小西,只听到扑通一声,范小西瘫坐在地上,脸色吓得苍白,樱桃小嘴禁不住的颤抖着,胸膛大幅度

    的上下起伏,一大口一大口的喘气。

    原本厉东来的周身是被自己释放出来的黑煞阴气缠绕,可在这一刻,黑煞阴气上竟然离奇的燃烧起火焰来,和黑煞阴气掺杂在一起,颜色变的红不红黑不黑,让人看到后心惊不已。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小子你快点给熄灭了,不然本少主绝不饶你,啊啊啊,好痛苦。”厉东来全身被黑红色火焰包裹着,发出‘滋滋’的怪异声响,每一声滋就好像是火焰烧熟了血肉,痛的厉东来五官扭曲

    到了极致,又狰狞又恐怖,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这些诡异的火焰一点点吞噬殆尽。

    李飞闻言,不屑一顾的冷冷笑道:“像你这种废物蝼蚁,本帝弹指间就能灭杀不知几何,竟敢窥觊我罩着的人,死不足惜,放心吧过不了多长时间,你的父亲还有大长老等人都会逐一下去陪你的。”

    火焰越烧越旺,被责焚身的厉东来,身上的血肉顷刻间化为虚无,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但是他非常愤怒,临死前冲着李飞发了疯似的咆哮嘶吼:“臭小子我现在恨不得吃你肉饮你血,啊啊啊……我父

    亲还有大长老,阴阳门上下都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他们会为我报仇雪恨的,哈哈哈哈。”

    笑声越来越小,最后直接被火焰湮灭,身上血肉吞噬的干干净净,白骨更是成为一堆土灰。

    五行剑火,可以焚天烧地,区区一个术法真人境的弱鸡,李飞直接一道火属性剑气打过去,自然立马消失在天地间,干净的连渣都不剩下。

    李飞对厉东来最后的警告,置之不理,双手负背,好似闲庭信步一般来到范小西跟前,低头俯瞰着她,开口问道:“你有没有事?”

    范小西微微摇头。

    “既然没事那就站起来吧,天色已晚,一个女孩子家还是少独自而出,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般简单,明白?”

    “知道了。”范小西脑海里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就心有余悸,没有了主心骨,李飞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同时心底震惊,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魔鬼怪,并不是古人杜撰出来的神话故事,好可怕啊。

    李飞对着厉东来死去的地方,抬起手臂,范小西表情惊愕的看到一个泛着蓝色光芒,有点类似新华字典那么厚的书籍,自动飞到李飞手中。

    范小西若有所思的望着李飞,心底犯嘀咕:“原来他和刚才的那个丑八怪一样,都不是普通人。”

    书籍正是阴阳门的祖典了,这次下山需要依靠它来帮助厉东来等人寻找阴凤体,现在厉东来这方团灭,这东西自然就落到胜利者手上了。

    “我们走吧。”

    李飞像变戏法似的收起祖典,淡淡然的对范小西说道,因为在学讲堂还有很多人等着他那,走在回去的路上,李飞目光深邃,心有思索。

    经过今日一战,他对隐藏在地球的武道修炼者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术法真人境在世俗界已经属于无敌的实力了,可是在这之上,还有天境如仙的可怕境界,天境总共分九重天,就像是常人一辈子都不可

    能逾越的九座高耸入云的神山。

    青花会、疾风闪电还有以生命为代价的死神镰刀,三大杀手组织。

    最主要的便是和九火龙王的一战,李飞爆发出了九成的实力,才能将对方击败,可见天境强者的实力不容小觑。

    “洪门,本帝还真是有点小看你了,不惜大下血本。”李飞想着发生的这一切归根结底,最大的幕后真凶还是洪门,他决定在过去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亲自前往洪门总部一趟,是灭是留,全凭他一念之间

    。

    就在厉东来魂飞魄散的那一刻,万里之外,群山连接镶嵌了在一起,犹如海中波浪一般此起彼伏,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偶尔时不时地会有野兽的咆哮响起,这里人迹罕至,经过有吃人的野兽出

    没。

    群山之中一座毫不起眼的大山上,拨开层层云雾,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恢弘壮观的宫殿,又有谁能够想到,在这个鸟都不拉屎的恐怖地方,会有一群穿着古装的男男女女居住在此。

    今天值日负责看守命殿的卢小四,刚刚清洁完殿内,走到桌前坐下,双手扶桌面将头枕在双臂上,先是打了一个哈欠,双眼不停的打架,然后浑浑噩噩的就睡着了。

    就在他吧唧嘴巴正和周公女儿魂牵梦绕的时候,用红绳吊挂着的无数牌子中,徒然发出啪一声爆炸,声音之大瞬间就将卢小四惊醒。

    “怎么回事?”

    卢小四双手揉揉双眼,迷糊的喃喃自语,谁知话音刚落,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震耳发聩,在瞧地上,散落着已经炸裂开来成两半的牌子,他脸上神情不由一愣,紧接着惊慌失措起来。

    “是哪个师兄的命牌碎了。”

    卢小四惊慌的上前,蹲下身子,睁着瞳孔仔细打量,破碎的命牌上都写有名字,他逐一轻声念叨着,可是念着念着,突然念到‘厉东来’三个字,表情惊变,他彻底震懵圈了。

    “不好,是少主他们的命牌全都碎了。”

    卢小四诚惶诚恐,身体不住的颤颤发抖,他赶紧拿起厉东来的命牌火急火燎的冲出命殿,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将此事告知门主。

    “门主,大事不好了,少主的命牌碎了。”卢小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主殿,对着正盘腿坐在蒲团上修炼的厉万水,惊惶不安的叫道。

    厉万水,也就是阴阳门的当家人,就在这一刻,原本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两道精光闪耀射出,一股滔天怒意自他体内爆发出来,从而影响到了卢小四,吓得他浑身一哆嗦,赶紧跪拜下来。

    “你是说我儿命牌已碎?”

    卢小四小心翼翼的摊开双手,将厉东来已经破碎的七零八散的命牌捧着,高高举起来,让厉万水亲眼看到。

    果不其然,厉万水看到自己儿子的命牌,脸色狰狞而起,额头上爆出青筋,怒不可遏的仰头咆哮:“谁?是谁敢杀了我儿,我一定要将你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