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弹指一剑斩杀
    ,!

    “啊!”

    身为普通人的范小西,何时碰到过这般诡异恐怖的场面,而且还是一介女流之辈,当即花容失色,惊吓的尖叫出来。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可报警了。”她娇躯乱颤,不由自主地双脚往后退,美眸望着眼前全身冒着黑煞阴气,脸孔狰狞阴笑连连的厉东来,这比她看到过的恐怖片还要吓人惊悚。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怪之说吗?

    范小西心情忐忑不安,诚惶诚恐的想要自保逃离厉东来的魔掌,只是很可惜,她一个普通女子怎能是阴阳门少主的对手。

    厉东来嘴脸阴沉,尖声怪笑:“哈哈哈还想跑,给本少主乖乖过来吧。”范小西的重要关乎他能不能从李飞手上活下来,所以,厉东来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擒拿范小西犹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抬手

    飞快的打出一道黑煞阴气,瞬间便将脸色苍白,惊恐不已的范小西禁锢。

    “过来!”厉东来看到后,冷冷一笑,随后嘴上厉声喝道。

    被黑煞阴气禁锢住的范小西,还没明白过来,就被不知名的怪异力量托起来朝厉东来飞过去,这可把她吓坏了,双手双脚在半空中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黑煞阴气的禁锢,更是冲着李飞呼救:“快救我……

    ”

    “女人啊可是真够麻烦的。”李飞对范小西的求救置若未闻,反而挑了挑眉毛,露出一脸的无奈之相,喃喃自语着,关键时刻怎么就跑出这样一个傻娘们,李飞心想让范小西稍微吃点苦头也是好事,省得她

    以后没事再纠缠自己。

    这次的元旦晚会上台合唱就打了李飞一个措手不及,还好本仙帝有练过,不然可就真的出丑闹笑话了。

    仙帝的威严不能丢。

    再者说,厉东来这种小角色,李飞压根都没放在眼中,初入术法真人境,翻手覆雨间就得灰飞烟灭。

    正在呼救的范小西,看到李飞无动于衷,双手交叉环抱臂膀,甚至还露出一副饶有兴致的贱模样,气的范小西顿时火冒三丈。

    正在呼救的范小西,看到李飞无动于衷,双手交叉环抱臂膀,甚至还露出一副饶有兴致的贱模样,气的她顿时火冒三丈,不由恼怒的大呼小叫起来:“李飞你个死贱人,本姑娘都快被妖怪给吃了,你竟然

    还站在那里看着,见死不救,你有没有人性啊,看你长的白面嫩嫩,文质彬彬的,怎么一肚子的坏心眼啊,赶紧打电话报警啊。”范小西上嘴唇碰碰下嘴唇,犹如锅炒黄豆般,嘎嘣脆响的,对李飞进行一阵奚落,那心里是越说越气,越想越火,本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还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就稀里糊

    涂的成妖怪盘中餐了。

    哼,要不是想着过来找你个死贱人道歉,我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子啊。

    范小西心里犯嘀咕,归根结底,说白了她把罪过还是怨到李飞身上,这样,她的心情才会好受许多。

    “嘎嘎!”

    厉东来看着被他用黑煞阴气抓过来的范小西,容貌国色天香,楚楚动人,而且小嘴吧嗒吧嗒还挺厉害,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尤其刚才听到范小西说自己长的像妖怪,心中一阵郁闷,随即赶紧说道:“小美人,,你竟敢说本少主长的丑,像怪物,你可知道本少主的英俊容貌在宗门里乃是麟角凤尾,数一数二的,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瞅瞅。”历东来说完,挥手散去身上的黑煞阴气,暴露出他的真容,腆着脸凑近

    范小西。

    范小西不明白厉东来到底是何意思,心里有些发憷,不过美眸大睁着,紧紧盯着将脸凑近的厉东来,是一张瓜子脸,肤色要比很多人苍白许多,剑眉之下则是一双丹凤眼,长的给人一种很妖异的感觉,高

    挺的鼻梁,不算宽厚的嘴唇微微泛紫,嘴角上扬着绽放出一丝坏笑。

    因为长期修炼阴阳之法,使得厉东来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邪魅无比。

    “美人,是不是觉着本少主很帅,看上本少主了,嘎嘎。”厉东来见范小西目不转睛的打量自己,不由心中得意洋洋,范小西长的花容月貌,娶了当少主夫人,对同门还有外人也是一种无形的炫耀。

    “我呸。”

    “你这人咋这么自恋,谁说你长的帅了,我看你是比女人还要女人,那么邪魅。”范小西听到厉东来恬不知耻的称赞起自己来,芳心微微动怒,咋有这么不要脸的人,长的一般般,尤其惨白的肤色就跟死人

    一样,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帅哥,呵呵,也是没谁了。

    厉东来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这人最忌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他像女人,因为修炼功法的原因,体内阴气过盛,导致他的一些言谈举止颇像女人,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嘲笑女儿身,自然怒火心中烧

    ,剑眉一挑,满脸阴邪的盯着范小西,震怒的嘶吼出来:“你……该死。”

    原本消失不见的黑煞阴气,在他震怒的刹那间重新点燃,如一团火焰般自他体内滋生爆发出来,瞬间就将他包裹吞噬,只露出那双丹凤眼,这可吓坏了范小西,丝毫不顾及自己明星的形象,嚎嚎大哭起来

    。

    厉东来懒得理会被他抓来当做人质的范小西,扭头目光凌厉的望向李飞,得意的发出阵阵阴笑:“小子敢坏我阴阳门的大事,罪不可赦,等我回到宗门将此事告知父亲和大长老,一定会出山找你算账的,等

    着吧,哼哼。”厉东来用黑煞阴气禁锢着范小西,然后临走之前对李飞作出警告威胁。

    李飞听后突然嘴角上扬笑了笑,接着,满脸不屑,目光中带着浓浓的鄙夷,嚣张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能一走了之?还有,不要以为用她就能威胁到我,对于像你这样的弱鸡,弹指间就可灭杀。”

    “嘎嘎嘎,大话谁不会说,只要你不想你的朋友白白死去,那就尽管动手。”厉东来阴笑一声,信誓旦旦的嘲笑讽刺李飞。

    “哎。”

    “世人多愚昧,像你这种白痴不下地狱,谁还会下地狱。”李飞叹息一声,然后无奈至极的说道,在说话的同时,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对着流露出疑惑目光的厉东来,伸出食指,一道如针尖般大小的剑气疾射而出,化作一道光芒,瞬间打到被黑煞阴气缠身的厉东来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