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事了拂衣去
    ,!

    在末法时代的地球上,任你修为在高,依旧还是抵挡不住神通之威。

    就那两个相同修为的武者比较,一旦交手,其中一人会一道小神通,便能轻易碾压对方。

    神通,是根据天地万物的变化,宇宙之源的起始,观摩之人突然顿悟修炼出来的一种神技。

    小神通一出,皆下诸如蝼蚁。

    遮天蔽月的囚天指,瞬然之间,毁掉阿古烈和崇迪圣僧的攻击,两人惊愕不敌,目呲欲裂的望着眼前这尊庞然大物,越是接近越能感受到囚天指中散发出来的浩瀚磅礴的威能。

    “老和尚快想办法,本王快扛不住了。”

    表情狰狞,咬牙,拼死抵挡囚天指的阿古烈,张嘴对崇迪圣僧咆哮,在囚天指的威压下,额头青筋暴起,脸色涨红,身上的衣服撕裂开来,身形一点点的被囚天指逼迫的往后退。

    “轰!”

    谁知阿古烈才刚说完,囚天指上的威力更胜从前,彻底将他们两人压垮,苦苦挣扎的两人直接就被巨大的囚天指吞噬覆灭。

    “凡夫俗子,岂会知道神通之威的可怕。”

    傲然屹立在虚空的李飞,看到这一幕,嘴角上扬嘲笑道。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声势浩大,方圆十里都可清晰听到,巍峨宏伟的禅宫也在囚天指之下四分五裂,瞬间崩塌。

    一指之威撼动天地。

    囚天指拥有百米巨大,不止禅宫,连带周围紧挨着的宫殿也被殃及,轰然倒塌,溅起无数的尘土飞扬,残破的场面极为壮观。

    如此巨大的动静,已经悄然入眠的百姓们纷纷被惊醒起来,无不认为是地震了,来不及穿衣登上鞋子,一个个神色慌张的跑出自家房屋,跑的同时嘴上还不忘大声叫喊:“不好了……地震了。”

    零零散散的百姓疯狂窜出,来到宽阔的大马路上,有惊无险的拍着心口,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刚才怎么会无缘无故地震?”

    “我看今晚上的天气预报,上面并没有提及说晚上有地震的事情啊,奇怪了。”

    “你个锤子,气象局的话要是能听活见鬼了,你忘记了前两天还预报说有大暴雨,会连续两天,让我们提前做好防范,我他妈的拉着媳妇孩子在家挖了一天的水道,临到晚上了,愣是一个雨滴都没有,气

    象局别的本事没有,忽悠人的本事超级大,他们不可信。”

    “是啊,他说的在理,你看就像刚才的地震,气象局也没有报道,以后可别瞎信他们了。”

    老百姓们簇拥到了一起,相互交头接耳,众说风云。

    突然,一个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不经意的抬头眺望远处,瞬间便看到化作废墟的禅宫,此刻还正冒起尘烟滚滚,女孩脸上不由一愣,在她的印象里好像那里是圣僧居住的禅宫,怎么会变成这样。

    “妈妈,你快看崇迪圣僧的禅宫倒塌了。”

    女孩的妈妈听到后,认为女儿是在说谎骗她,一边训斥女儿一边抬头:“禅宫里住着咱们国家的圣僧,你可别乱说,小心让圣僧听到了……怪怪罪咱家,吸,我的天啊,大伙们快看,崇迪圣僧的禅宫没有

    了。”

    女孩的妈妈大吃一惊的喊出来。

    嗓门之大瞬间就吸引周围大家的注意。

    “马拉,你在胡说什么,崇迪圣僧的禅宫怎么可能会没有的,你看,不是还1……嘶!”

    “马拉你这是在亵渎崇迪圣僧,妈呀,禅宫成废墟了。”

    这个时候,一声声惊讶此起彼伏的响起来,百姓们的动作一致,齐唰唰抬头望向废墟的禅宫,大跌眼球,惊的他们下巴掉一地。

    “禅宫不见了?”

    “这是谁干的,禅宫倒塌,崇迪圣僧还在里面那,会不会被压死。”

    “难道刚才的地震是禅宫倒塌所引起的吗?”

    百姓们抬起腿,火急火燎的跑向禅宫,想要近距离观察到底发生了什么,禅宫怎么无缘无故倒塌了。

    尘烟渐渐消逝。

    倒塌的禅宫中,阿古烈和崇迪圣僧衣衫褴褛,往日风采不在,突然,一声急促的咳嗽声音打破这里的宁静,崇迪圣僧从土堆里爬起来,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嘴角更是溢着血渍。

    “噗!”

    刚站起来,崇迪圣僧咽喉一涌,还未来得及反应,张嘴喷出一道血箭,溅落在身前地上。

    崇迪圣僧脸色苍白,神情萎靡不振,身躯摇椅晃,就像纸糊的一样,风一吹便会刮倒,可见受伤是多严重。

    崇迪圣僧咬牙坚持,扭头看向躺在身旁地上一动不动的阿古烈,目光疑惑,微微皱起眉头,俯下身伸出手放到阿古烈鼻孔前,仔细的一感受没有喘气,这让崇迪圣僧心头大震,不由地一惊。

    “阿古烈竟然死了……怎么可能的?”

    他喃喃自语,两人可以说都遭受到大致相同的攻击,怎么可能阿古烈就死了,自己却活着。

    “奇怪。”

    崇迪圣僧紧锁着眉目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那是因为本帝让谁死,谁就得死。”李飞霸道的语气传进崇迪圣僧的耳中,崇迪圣僧身子一震,连忙惊恐的看着从虚空一步步走下来的李飞。

    李飞的实力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崇迪圣僧的认知,脑海里回想起那根有百米遮天蔽月的巨大手指,直到这一刻依旧心有余悸。

    深深吸一口气,他双手合着放在胸前,对着李飞微微颔首,表情和平,慈眉善目的开口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本领高深莫测,让老衲心生佩服,阿古烈已经死了,施主恩怨已了,可否能让老衲为阿古烈

    进行超度?”

    崇迪圣僧有自知之明,刚才的一番交手,让他深知李飞的恐怖,打不过那就低头呗,佛讲究随本心,现在这个就是他本心所想的。

    李飞闻言瞥一眼已经死去的阿古烈,对崇迪圣僧说道:“随你。”说完,不在理会崇迪圣僧,拂袖转身消失在禅宫废墟中,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出现在百米外的天上。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崇迪圣僧苍老的容颜上,一双明目紧紧盯着那道背影,面露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