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话不投机就开打
    ,!

    禅宫之中,一位老态龙钟的和尚现身了,手持禅杖,身披袈裟,最为醒目的是在光头上点有九星戒疤。

    戒疤在佛语中又叫香疤,越多代表着身份越高。

    自古以来只有大寺庙的主持,或者得道高僧才有可能头点九星,至于九星之上的十星,传说只有释迦牟尼佛是。

    崇迪,出自小乘佛法,是暹罗国近百年来源远流长的一种对至高佛的尊称。

    老和尚已经忘记了他的本名,大多数人都喜欢尊称他崇迪圣僧。

    这是对他乃至对佛的一种尊敬。

    手捋雪白长胡须的崇迪圣僧,走出禅宫,抬头,深邃的眼神看向阿古烈,语气颇为沧桑的说道:“阿古烈,多年不见了。”“老和尚你就别废话了,大家同为暹罗国的国师,也算得上是朋友同僚,我过来找你,就是让你帮我应付仇敌的追杀。”生死当头,又不是平常,阿古烈可没有心情再陪崇迪圣僧叙叙旧,唠唠嗑,满脸不耐

    烦的打断他,同时还不忘扭头看一眼距离他不过百米之遥的李飞。

    崇迪圣僧顺着阿古烈的目光一瞧,便看到了凌空渡步而来,犹如白衣谪仙的李飞,原本浑浊的老眼,刹那间绽放精芒,崇迪圣僧心中十分震惊,他竟然从李飞身上看到了佛光普照。

    佛光普照又叫佛轮,它代表着修炼的不易和年岁,就连佛法高深的崇迪圣僧都没有修炼出佛轮,可见佛轮有多难修了。

    “阿古烈,我已说过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依旧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别在垂死挣扎,乖乖受死吧。”李飞表情戏虐,藐视眼前的阿古烈。

    阿古烈恼羞成怒,先是望了望崇迪圣僧,而后脸色阴沉的威胁李飞:“臭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千万不要把本王逼急了,不然大不了同归于尽,哼。”

    “同归于尽?”

    “呵呵,阿古烈你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幽默。”李飞说到这里,俊俏的脸上露出桀骜不驯,继续说道:“你在我的眼中也就是一个稍微特别的蝼蚁,就凭你还想同归于尽,杀你只需一根手指而已。”“你……小子你休要猖狂,我有崇迪圣僧庇佑,劝你最好还是识相点,转身离开吧,至于你杀我弟子之仇,我也不与你计较了。”阿古烈被李飞羞辱的脸红脖子粗,一个闪身就来到崇迪圣僧的身旁,然后,他

    故意推崇老和尚,激将李飞,好让两人打起来,他到那个时候也有时机逃走。

    李飞听闻嗤之以鼻的撇撇嘴,鄙笑阿古烈:“你当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吗?使出这般卑劣低俗的离间计,看来你的智商堪忧啊。”

    “小子你找死。”

    阿古烈勃然大怒,开口怒斥李飞。“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我佛慈悲为怀,且看不得生灵涂炭,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何时了,还请施主还在老衲的面子上,得过且过,宽恕阿古烈的罪行吧。”忽然,崇迪圣僧开口了,有手持禅杖,左

    手竖立放在身前,佛音潺潺的想要化解这段恩怨。躲在崇迪圣僧身侧的阿古烈,听闻一声,阴谋得逞让他心中暗笑,他和老和尚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友了,自然对老和尚的脾气秉性十分了解,修佛之人不愿意见到杀戮,所以,老和尚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

    “你想清楚了真的要插手?”

    李飞屹立当空,双手负背,衣决飘飘,深邃的眼眸盯着崇迪圣僧,冷漠问道。

    崇迪圣僧口中念诵:“阿弥陀佛!”“观自在佛当年行走尘世间,只为一个使命,感化世人普度众生,割肉喂狼,断骨续命,挖去双眼普渡九世恶人,所作所为只求上苍怜悯保佑黎明百姓,风调雨顺安居乐业,不愿世间恶事、祸端连连,老衲

    还是劝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崇迪圣僧语气平和,温柔,长篇大论仿佛是要来渡化李飞。

    李飞听后脸色不由一冷,看到现在的崇迪圣僧让他突然想到了修仙界那群修佛者,和这位一模一样,嘴功无敌,让他们说上三天三夜都不会嫌累,甚至还能把死人给说活过来。“老和尚,看你的戒疤,还有自身修行,应该算得上是当世少见的高僧了,杀了你怪可惜的,我也劝你少管闲事,多去搞搞明白什么是佛吧,哼。”李飞当年不知屠灭了多少修佛者,在加上他的道行之深之

    高,修仙界第一佛都对他甘拜下风,可现如今却让一介小辈开导教育他,荒唐无稽。

    崇迪圣僧低沉的叹息:“哎,我佛慈悲,施主切勿在添杀孽了。”

    “本帝在问你最后一次,让不让开?”李飞听到崇迪圣僧吟的,鼻息一哼,声音愈发冰冷,呵斥。

    崇迪圣僧沉默不语,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李飞,一步跨出,将阿古烈挡在身后,慈眉善目的眺望虚空上的李飞。

    战斗一触即发,四周空气变的异常凝重。

    在崇迪圣僧身后的阿古烈,心中偷乐:“打吧,最好打的你死我活,不行,等会趁他们交手,找机会离开暹罗国,还有这恶毒的小子,今日之屈辱,他日本王必然十倍偿还。”

    “阿古烈,你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只可惜你依旧逃不过死亡的召唤,而且,还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徒添一条冤魂。”李飞傲气凌云,目光锐利的看着阿古烈,语气冷漠又嚣张。

    李飞不怒自威,真的生气了,不在与阿古烈和崇迪圣僧两人废话,既然崇迪圣僧执意找死,李飞自会成全了他。“施主杀念太重,还是让老衲渡化渡化施主一番吧。”崇迪圣僧说完,持着禅杖的右手松开,奇怪的是禅杖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支撑下,依旧四平八稳的屹立着,紧接着一段段梵音从崇迪圣僧的口中朗诵出来

    ,梵音化形成字,其字上闪耀着金光。崇迪圣僧在这一刻,金光沐浴下变的宝相庄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