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千里追杀
    ,!

    “哇喔,小哥哥好厉害啊,竟然能让原本枯萎的植物全部复苏。”庄园里,左小茜眨巴着大眼睛,灵动又活泼,娇嫩欲滴出水的俏脸上挂着吃惊,微微张着嘴巴惊呼。

    “可不止如此,你没发现旁边那些阳春三月才会盛开的桃花、海棠、月季兰,也都纷纷绽放了,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荆宝宝难以掩饰对眼前的种种震惊,朱唇轻启,疑惑不解的说着,而后抬起头颅,诧异的目光紧紧望着,虚空上那道绝世而倾城的身影。

    这一刻,下方所有人仿佛把泰王阿古烈给遗忘了,欣赏着庄园里的景色,群花争艳,草木皆春,美不胜收啊。

    “阿古烈,不知我这一招如何?”

    李飞嘴角讥笑的斜视阿古烈。

    阿古烈脸色阴黑,深沉如死水,就在李飞让植物复苏的刹那间,芳香直冲云霄的时候,李飞丹田里五行剑气之一的木系力量瞬间觉醒,彷如一柄许久未开封的利剑,突然锋芒毕露,爆发出阿古烈不可匹敌

    的强大可怕力量,瞬间就将他镇压。

    至于雪蚕,则是被李飞弹指一道禁锢在虚空中,任凭它在如何挣扎都撕裂不开禁锢的束缚。

    李飞看上的宝贝,岂会让它逃之夭夭。

    “小子,你把我的宝贝怎么了?”阿古烈脸色苍白,感觉到自己体内气血控制不住的翻江倒海,他就想召唤回雪蚕压制气血,没成想雪蚕对于他的召唤置之不理,阿古烈大吃一惊,又继续多尝试了几次依旧

    无功,这才怒视着李飞,不甘心的咆哮。

    他知道雪蚕不听自己的召唤,其中一定是李飞在捣鬼。

    李飞戏虐的笑起来,冷冷说道:“它是你的宝贝又不是我的,自己喊不回来了,就把问题责任怨到我头上,啧啧。”

    “放屁,雪蚕一直都很听本王的话,现在成这样十有**是你搞的鬼。”阿古烈痛恶的怒骂李飞,雪蚕那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千万不能丢了,他知道自己加上雪蚕恐怕都不是李飞的对手,所以,刚才他就决

    定召回雪蚕,赶紧逃离这里,没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

    阿古烈想走又舍不得走,绞尽脑汁在想办法拿出雪蚕。

    只可惜李飞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在他惊愕的眼神中,李飞漫不经心的对着雪蚕一招手,雪蚕化作一道流光便落入他手掌上,换了新主人,而且新主人还无比的厉害,雪蚕宛如乖宝宝似的,用小脑袋亲

    昵的摩擦李飞的手心,来表示自己对新主人的衷心。

    “不……我的雪蚕。”

    “噗!”

    阿古烈眼睁睁看着心肝宝贝落入他人之手,愤怒憎恨,可又无可奈何,自己打又打不过对方,气得他一口气没提上来,张嘴喷出鲜血。

    “宝宝姐,快看长的很凶残的老头,无缘无故在吐血玩。”

    左小茜的声音不大可还是被阿古烈听到了,嘴角不住的抽搐,心中大吼大叫:“我是被他气的吐血,不是在玩吐血,好不好。”

    阿古烈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飞逗弄着雪蚕,朝它体内传输一丝混沌真元,寻找到雪蚕和阿古烈心意相通的那滴心头精血,以强势狂暴的手段直接掐断。

    “不好……噗。”

    阿古烈猛地感受到他和雪蚕之间联络已断,脸色大变,刚一开口就又吐血了。

    “这老头怎么又在玩吐血,难道吐血很好玩容易上瘾?”左小茜歪着脑袋,模样可爱的小声咕哝。

    阿古烈手捂着胸口,浑身不住的颤抖抽搐,现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还我雪蚕。”

    他对着李飞愤怒吼道。

    李飞手一翻收起雪蚕,冷冷一笑,霸道开口:“从今天开始雪蚕就是我的了,而你,有什么遗言留着到下面再说吧。”

    “糟糕,他想杀我。”

    阿古烈一阵心慌,雪蚕和自己性命比较,那自然还是自己性命重要了,见李飞对他起了杀念,阿古烈一刻都不想在此地多待,转身飞快逃离。

    “老匹夫想跑没门。”李飞见到转身就逃的阿古烈,鄙夷讽笑,右手缓慢的伸出一根手指,指尖瞬间凝聚出剑气。

    “唰!”

    剑气离体,宛如流星般追上阿古烈。

    刚逃窜出左家庄园的阿古烈,突然感受到背后杀机袭来,连忙扭头,看到璀璨剑气吓得他目呲欲裂,心想一旦自己被打中就再也没有机会生还了,咬着牙,双手挥舞骨杖去抵挡这道剑气。

    “砰!”

    剑气瞬间打到骨杖上面,骨杖应声四分五裂。

    “吁……好险啊,刚才哪一点就丢掉老命了,妈的,时运不济,出门忘记看黄历了,遇到这种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小怪物,雪蚕也丢了,骨杖也完蛋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天天打雁,没成想今天反而被雁啄了眼,阿古烈越想越恼火,顿时就心绞痛,御空飞行逃出左家,沿着西方撒开腿疯跑,生怕一慢自己就会死了。

    李飞神情一怔,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阿古烈这般没有骨气,逃之夭夭了,留下他们一干人等大眼瞪小眼。

    “老家伙跑的倒是挺快的,不过,就算是你跑回泰王国,也要死。”李飞桀骜不驯的喃喃自语。

    李飞从虚空落下来到左永邦跟前,对他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要前往泰王国一趟。”

    “大人万万不可,阿古烈可是泰王国的国师,你一旦进入泰王国恐怕会遭受到军队的攻击。”众人听到李飞说的,骤然一惊,尼坤站出来赶紧劝阻道。

    李飞傲然一笑,说道:“只要他们不怕承受我的怒火,尽可一试。”

    “只是……”

    “行了,我意已决,你们无需多言。”李飞直接挥手制止尼坤在继续说下去,帝王决定的事情,岂能受制于他人干扰左右。

    李飞交待完毕后,转身,锐利如鹰隼般的目光扫向萨博和巴特两人,两人瞧见李飞望向他们,心头一震,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你是泰王国人?”

    当两人才反应过来,李飞冰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紧接着,眼前就出现李飞的身影。

    巴特心里有苦说不出,战战兢兢,连自己国家的信仰都败的逃走了,他能不害怕惶恐,听见李飞在问他,不带思索的连连点头,如实回答:“我…我,我是泰王国人。”

    巴特面对打的国师夹着尾巴狼狈逃窜的少年,惴惴不安,说话都变的结结巴巴起来。

    “很好。”

    “那你应该知道阿古烈逃回泰王国躲到哪里吧?”

    李飞继续问道。

    “是的,大人我知道国师在哪里。”别看在泰王国人们心中战无不胜的巴特将军,此时此刻为了保住自己小命,放下尊严,卑躬屈膝的宛如一条狗。

    李飞微微颔首,接着,凌厉目光看向萨博,呵斥:“不想右腿也断掉,马上安排一架前往泰王国的飞机。”

    “啊……是,是的。”

    萨博先是一惊,随后头就跟捣了蒜一样不停的点,心中惊恐万分。

    李飞只要想杀谁,纵然是逃离了地球,也一样无济于事。

    南洋机场得到阁老院大佬亲自打开电话,要求一架前往泰王国的专机等待,李飞坐在前往机场的车里,闭目养神,阿古烈被他打伤,再加上实力不济,想要御空飞行飞回千里之外的泰王国,简直比登天还

    要艰难,可是阿古烈又害怕被他抓住,行踪一定极其隐秘。

    但就这样,李飞依旧表现出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他还未到融合期修炼不出神魂,不过,现在凭借意念只要阿古烈距离他不超过千米就会被他发现。

    豪华车队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驶入机场里,南洋机场的经理和精心挑选出来的两名空姐恭敬的候着。

    “珂珂,你猜来的会是哪个大人物?”其中一个空姐好奇的向旁边空姐问道。

    叫珂珂的空姐,轻蹙下峨眉,而后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就凭一点就知道来人地位非比寻常。”

    “哪一点?”

    “你没发现咱们经理紧张的样子,以前就算是望族的家主也没能让经理像现在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珂珂美眸瞅一眼经理,小声说道。

    这名空姐听后憋着笑。

    “来了,你们两个赶紧过来。”忽然,站在前面的经理看到从远处驶过来的车队,回头赶紧吆喝珂珂两人。

    车队过来,经理还有珂珂三人就看到左家的家主,南洋鼎鼎有名的尼坤大师,萨博将军纷纷从车上下来,心中非常震动。

    这时候,中间的车门打开了,李飞现身。

    经理和珂珂顿时都懵圈了,他们知道越往后出现的人物越厉害,越牛逼,可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一个穿着休闲装,样貌清秀的华裔少年竟然是最后一个压轴出场。

    难道这少年是华夏国某个大家族的继承人?

    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李飞带着脸色难看的巴特登机,刚来到机舱口,他就转身对萨博,冷冷说道:“我打算让左永邦接管你们南洋之主的位子,你有没有意见?”

    萨博不敢和李飞对视,赶紧低着头,战战兢兢说:“没,没意见。”

    “很好,一旦你有意见,或者暗中搞小动作,你就离死期不远了。”李飞嘴角泛起一抹嗤笑,不再言语,走进机舱里。

    在南洋某个不知名的小码头上,狼狈不堪犹如丧家犬的阿古烈,终于坐上了前往泰王国的船上,一直紧绷悬着的心也能够放下来了。

    “臭小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坏我好事,杀我弟子,夺我宝贝,待本王回去后召集一群老朋友再杀回来,血债血偿。”

    阿古烈怒形于色,双眼凌厉阴狠,紧紧攥着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