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
    ,!

    “呵呵,你就会像狗一样乱叫唤吗?”

    李飞对于阿古烈的愤怒置若未闻,再一次的嘲笑鄙夷他。

    阿古烈怒目而睁,血丝布满瞳孔,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个时候的泰王阿古烈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发疯的狂狮,心中的怒火堆积起来宛如即将爆发的火山,在他的影响下,周围微热的天气骤变,下方仰着脖

    子凝视虚空的众人徒然间感受到一股寒冷袭来,不由自主的身躯一颤。

    “你的杀气简直太弱了,还是劝你收起来吧。”面对阿古烈的杀气,李飞不屑笑道,只怕自己爆发出来的杀气能把阿古烈给震慑的晕厥了。

    关公面前耍大刀,献丑,不自量力。

    阿古烈十分震怒,咬牙切齿的死死瞪着李飞,喝道:“死!”右手拄着的骨杖对着李飞迅猛的打出凌厉的攻击。

    “唰!”

    一道黑雾从骨杖里迸射出来,仿若搭弓上的利箭,速度之快让下方众人心中震动,他们就能看到一道黑光掠过虚空,射向李飞。

    “破!”

    李飞催动混沌真元,言出法随,依靠混沌真元的威力,开口一字破万法。

    阿古烈看到李飞并没有动手,只说出一个‘破’字,他打出的毒雾就被轻松的湮灭了,大为震惊,心神颤栗:“此子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怪胎妖孽,仅仅凭借一个字就能打散我的黑暗毒雾,这也太匪夷所思可

    怕了吧。”

    直至这一刻,阿古烈不得不重新认真审视李飞,这个比他小几十岁还处于弱冠之龄的少年,其真正实力恐怕与他不相上下,甚至还有可能高过他些许。

    “你到底是谁?”

    “接连两次都能轻松的化解掉本王的攻击,你绝非泛泛之辈,小小年纪便拥有与我抗衡的实力,你的来历一定非比寻常。”阿古烈表情严谨,颇为有些忌惮的打量李飞,心中所想,赶紧问道。

    李飞闻言淡笑一声,轻描淡写的介绍自己:“我是来自华夏的一个无名小卒,就跟着一位高人学了几天的劈柴砍树功夫而已。”

    “啊啊啊,小辈好胆,辱我连砍柴的山野农夫都不如是吧,哼。”阿古烈横眉倒立,怒发冲冠的瞪着李飞,眼中绽放出凌厉精芒,杀意涌动。

    李飞说自己是一介无名小卒,还说自己现在拥有让阿古烈忌惮的实力,只不过就是学了几天人人都会,简单易懂的劈柴砍树功夫,那岂不是在说华夏数亿的子民都是绝世高手了,打败他阿古烈就如劈柴砍

    树般轻而易举,李飞肆无忌惮的羞辱讽刺阿古烈,能不暴怒癫狂。

    阿古烈心生怨恨,自己可是泰王国的国师之一,身份尊贵,地位显赫,岂是你这小辈能拿山野农夫相提并论的,气煞本王。

    “很好,小辈你的放肆已经彻底激怒本王了,要让你生不如死。”阿古烈抬手袍子一挥,在定眼一瞧,手上多出一物。

    李飞微微惊讶:“想不到你个老匹夫还能找到这种异物,如果我所料不错,你对左小茜下虫蛊就是为了让这个小家伙进化成金蚕吧。”

    “嗯?”

    阿古烈老眼目光一凝,有些不可思议,皱下眉头,表情严肃的赶紧问出:“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呵……我说这种脑残的办法在万年前就知道了,你信不?”李飞表情戏虐,目露鄙夷,以血来养蚕,这种卑劣手段在修仙界早都已经不流行了,天蚕九变,一变比一变高深莫测,金蚕变只不过是天蚕九变

    中的第三变,幸好阿古烈是以第二变的雪蚕形态进化金蚕。

    要是他从一开始就用普通的虫蚕修炼,利用他人精血喂养,甚至连第二变都不可能达到,甚至还会因此玩火**。

    即将就要脱变进化成金蚕的雪蚕,一出来就被李飞身上的磅礴浓郁精血影响的躁动不安,望眼欲穿。

    “小东西还敢打本帝的注意。”李飞注意到雪蚕的举动,不屑一顾的冷笑,并未放在心上。

    阿古烈低头看一眼掌中的雪蚕,米粒大小的眼睛使劲盯着李飞,嘴角更是流淌出晶莹剔透的口水,阿古烈心中明白了,看来是此子的精血让雪蚕兴奋,不由一乐,对李飞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看来你体

    内的精血让我的小宝贝激动兴奋,看来本王没有白来一趟,因为你的精血或许比那个女孩更加对雪蚕有利,嘿嘿。”

    李飞蔑视一笑,他的身体可是经过混沌紫气改造过,不管是气血还是心头精血对修炼者或者妖兽都是大补。

    这么比喻吧,只要天蚕吸食了李飞的精血,瞬间就能连跳好几级,从天蚕跨过金蚕在到血蚕,甚至进入天蚕九变的第五境界都非常有可能。

    天蚕第五变的实力足以媲美元婴老怪。

    “想要吸食我的精血,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李飞神色桀骜,冷漠的说道,在地球上发现即将蜕变成金蚕的小家伙,完全可以收服了当宠物看家护院。

    阿古烈在打他的主意,李飞又何尝不是在打雪蚕的主意。

    “小子,你的实力比我高不了多少,现在我和雪蚕联手,就算你拥有世界级战力,本王也丝毫不惧,哼。”阿古烈脸上闪过一丝傲然,胸有成竹的叫嚣,然后,嘴唇蠕动就开始念出咒语。

    咒语一出,在阿古烈手中的雪蚕就变的狂躁不安,米粒大小的眼睛骤然间变的狰狞血红,嘴里更是发出宛如婴儿啼哭的怪声。

    “这是什么声音好难听啊。”

    下方众人都忍受不了雪蚕怪异的叫声,神情痛苦,赶紧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就在这时,更加让人诡异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你们快看这些花草都开始枯萎了。”

    站在荆宝宝身旁的左小茜,撇头的时候不经意发现到脚下乃至四周的花草树木生机正在飞速的流失,化做肉眼可见的粒子,全部朝着阿古烈手上的雪蚕聚集。

    原本一棵茂盛的花朵,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中,瞬间枯萎显得苍白。

    这一幕在庄园里到处上演着。

    李飞瞅一眼吸收万物能量的雪蚕,原本掌心大小,现在一点点逐渐的变大,阿古烈念着咒语的同时身上滋生出浓密的黑雾。

    “以植物之力被自己驱使,这招还有点意思,只可惜实力略微弱了些,还达不到一念之间就让方圆十里百里的植物枯萎,范围大小也就仅仅一百米。”李飞饶有兴致的喃喃自语,清澈明亮的眼眸看着阿古烈

    ,也不着急出手。

    雪蚕足有皮球大小的时候,它终于停止吸收植物之力了,阿古烈也不再继续念咒语,看一眼雪蚕的变化,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猖狂的小子,马上你就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死亡的代价,你的精血都会被雪蚕给吸食了,嘎嘎嘎。”

    “有废话留着到地狱去说吧,等你了这么久,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李飞抿嘴轻笑,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去死吧。”

    阿古烈听后怒不可遏的咆哮。

    顿时,庄园的上空,这方天地黑雾笼罩,遮挡了曙光黎明,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恐惧。

    原本趴在阿古烈手上的雪蚕,突然飞到浓浓黑雾之中,张开嘴吞吐出无穷无尽的植物之力,然后疯狂的吸收这团黑雾,众人触目惊心的望着身躯一点点变大的雪蚕,一米、两米、五米、直至十几米方才

    停下,庄园的上空一尊庞然大物遮天蔽日,狰狞的模样让人毛骨悚然。

    “咦?”

    “实力竟然有所提高了。”李飞不由地发出一声轻咦,就在雪蚕发生变化的时候,阿古烈身上气势徒然暴增起来,片刻功夫,就从二重天达到了术法真人境三重天,而雪蚕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不过,阿古烈在如何的提高自身实力,对李飞来说依旧不入法眼,还是弱的很多了。

    “死。”

    阿古烈生怕李飞害怕的逃跑,不给他任何机会反应,满脸萧杀的沉声喝出,接着,巨大的雪蚕张嘴血盆大口,李飞突然间就感觉到周身一股吸力正在撕扯着他。

    “还算不错,有点小神通的范畴了,阿古烈只可惜你的这个伪小神通是借助外力的缘故,如果没有雪蚕,恐怕你根本做不到这些。”

    “哼,小子大话谁都会说,你要真有本事就使出来,而不是在这里叽叽喳喳瞎叫唤,马上你就会成为雪蚕的肥料了,哈哈哈。”

    在阿古烈的眼中,李飞现在根本就是在硬撑着,还敢大言不惭,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讥笑。

    李飞任凭吸力撕扯,负手傲立,风诀飘飘,宛如泰山一般难撼动。

    “伪神通小道而已,岂能与本帝的真正神通为伍,今天,阿古烈睁大你的狗眼,本帝让你瞧瞧什么叫真正的神通之术。”李飞淡笑着轻声自语,而后,清秀俊美的脸蛋突然变的冷峻严肃。

    “开!”

    李飞屹立虚空,脚下一震,抬起左手单臂擎天。

    刹那间,以李飞为中心方圆上百米,也就是整个庄园,仿佛接受到了司春之神的号令,闻言后枯萎的植物同时绽放开来,芬芳香气直冲云霄,随即弥漫开来,整座庄园香味扑鼻,左永邦、尼坤、荆宝宝、

    左小茜、萨博等人难以置信地观望四周,仿佛置身于花海之间。

    李飞看着生机勃勃的草木,芬芳斗艳的群花,嘴角啄起一抹笑意。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以桃花一处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