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暴怒的阿古烈
    ,!

    萨博宛如一条丧家之犬,狼狈不堪的逃离了李飞的魔掌,晚宴也因此结束了,宾客们来的时候欢声笑语,离开时紧蹙眉头脸色凝重。

    泰王国的王子死在南洋了,会不会真像萨博亲口说的那样,泰王国不惜一切的发动两国战争。

    至于李飞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并且还扬言泰王国要是敢来报仇就找他,简直可笑至极,一个人纵然你在厉害强大怎能会是一个国家的对手?

    除非你是武道可通神,那就不言而论了。

    左永邦让管家派人清理一下里昂王子和詹贾的尸体,李飞在左家人敬畏的目光中逐渐远去,只留给他们一个伟岸的身影。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准泄露出去,听明白了吗?”左永邦不怒自威,凌厉眼神扫视左家族人,威严的说道,同时他又让管家前去警告众宾客一番,仰仗着李师的威望,他们不敢不听。

    萨博脸色冰冷,一瘸一拐的回到府邸,强忍着断腿之痛,吩咐下人找来接骨专家,他的两房姨太听闻老爷出事了,心情骤然一紧,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当她们瞧清楚萨博断掉的左腿,伤心落泪,刹那间

    屋子里到处充斥着哭声,余音绕梁而不绝,原本就够心烦的萨博,听到哭声顿时恼羞成怒。

    “哭什么哭,老子又没有死,都他妈的给我把嘴闭上。”

    两房姨太闻言吓得花容失色,哭声戛然而止,眼泪婆裟的望着萨博,忍不住的低声抽泣哽咽。

    南洋最有名的接骨专家来了,半个小时后,这名专家摇头叹息的走出萨博的府邸。

    “啪!”

    一个古董花瓶应声而裂,萨博目呲欲裂,双瞳中闪烁着滔天怒火,怒不可遏的咆哮:“左永邦,还有那个该死的小杂种,我萨博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啊啊啊啊。。”

    片刻后,萨博又摔砸了几个花瓶后,心中的怒气才能得以平息,他一屁股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低头看着彻底骨头坏死的左腿,眼底浮现一抹嗜血杀机,心中对李飞的痛恨深入骨髓,一旦李飞落入

    他的手中,萨博就恨不得扒皮抽筋,喝血吃肉,方能以解心头只恨。

    “马上备车。”

    萨博要前往阁老,也就是南洋政府之地,他要用里昂王子的死大做文章,面对泰王国的威胁,阁老里的那些老家伙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他,制裁左家与左永邦。

    一旦让他掌握了主动权,再把里昂王子的死传讯到泰王国王室,泰王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那个时候就是左家覆灭之日,还有那个臭小子的死期,一人实力在厉害也不可能抵得过一国。

    到那个时候,萨博他就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两个小时后,萨博虽然断了一条腿,但是依旧兴高采烈,意气风发的从阁老院走出来,嘴角挂着一抹阴谋得逞的得意。

    “左永邦这次看你死不死,嘎嘎。”萨博根本不需大费口舌,只是说明了里昂王子是被左永邦的人给杀了,阁老院的这群家伙们瞬间火烧屁股坐不住了,鹰派的人纷纷谴责左永邦,要讨伐他,至于鸽派的几

    人表情严肃凝重,事态严重到关乎数千万的南洋人性命,最终,他们不得不低头妥协,答应了萨博。

    今夜月朗星稀,夜风黑风,注定了是一个让许多人难以入眠的晚上。

    翌日,一抹斜阳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散落在地上。

    人们从睡眠中醒来,开始新一天的辛勤劳作。

    泰王国,首都,高墙耸立的王室庭院之中,蓬松的灰黑长发披肩的泰王阿古烈正在修炼蛊中的毒虫。

    他伸出食指放进嘴中咬破,然后口中念起咒语,一团黑雾就从白骨制作而成的蛊中缓缓升起,咬破的食指流淌出一滴腥红血液,刚当沾染到黑雾的侵蚀,腥红血液瞬间就变成如墨漆黑般,顺着指尖滴落在

    蛊中。

    “咕噜噜。”

    血落下,蛊惊变,剧烈的椅,蛊中溢出沸腾的黑水,而在黑水中一只身体略微带点金色的蚕虫出现,对于阿古烈的那滴血液表示非常的喜欢,发出古怪叫声。

    阿古烈看到蚕虫,如蜡黢黑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抹笑意,小心翼翼的将蚕虫放到手上,阴声说道:“我的小宝贝,只要虫蛊傀儡到手后,吸食掉她的血液,你就能正式蜕变为金蚕,刀枪不入,百毒旁身,

    到那个时候试问天下谁还会是我阿古烈的对手,哈哈哈哈哈。”

    阿古烈在天山搞到这种身有剧毒的雪蚕,然后耗尽二十年的光景,培养雪蚕一点点的向金蚕进化,这期间光是虫蛊傀儡就不下千人,现在即将大功告成,一旦雪蚕脱变成金蚕,在加上他自身实力,武道界

    术法三重天的高手,他都不惧。

    眼看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只需等弟子带回那具虫蛊傀儡,心情大好的阿古烈收起雪蚕,双手负背的走出他的宫殿。

    “泰王阿古烈,大事不好了。”

    一身绒袍的中年男子,满脸的络腮胡,神色慌慌张张的过来。

    此人就是里昂王子的父亲,泰王国的国主。

    在泰王国,泰王阿古烈和崇迪圣僧,其地位比他只高不低,只是崇迪圣僧一般都喜欢归隐在山林藏宫之中。

    阿古烈看到冒冒失失的国主,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皱起眉头,声音冰冷的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南洋事情有变,萨博将军派人过来说是里昂和詹贾全都死了。”国主攥着双手,怒不可遏的说出就在刚刚得到的噩耗。

    “死了?”

    阿古烈并不像国主似的愤怒,反而疑惑起来,里昂的实力暂且不提,但是詹贾可是横练和降头术双管齐下,并且还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偌大的泰王国除了他和崇迪才能降服詹贾,用华夏武道界人的等级来

    划分,詹贾相当于先天宗师巅峰境,拥有这样的实力还能被杀死。

    “说没说是被谁杀死的?”阿古烈想过之后赶紧向国主问道。

    “萨博派来的人说是被左家一个少年一掌拍死的。”

    阿古烈听后顿时懵逼了。

    一掌拍死?

    开什么玩笑,饶是他都不可能一掌拍死詹贾,横练大师加上降头大师难道是纸糊的,一掌就死了,阿古烈微微惊讶,而后,不相信的摇摇头,嘴角泛起一抹不屑。

    最可笑的是对方竟然还是一名弱冠之龄的少年,然后只出了一掌就将詹贾和里昂两人都给拍死了。

    你妹的,当我是三岁孝那么好骗啊。

    阿古烈嘴角一阵抽搐。

    “南洋派来的人在哪里,带来见我。”阿古烈总感觉不太真实,索性,亲自询问萨博派来的人。

    很快,一名官员就带着萨博派来的手下觐见他。

    “我问你什么,你就如实给我回答什么,如果让我听出有半分假话,你就会变成我宝贝的肥料,明白吗?”阿古烈说着,手腕一转,雪蚕落入他的手上,模样狰狞的冲着那人呲牙,人类体内的精血让它痴迷

    兴奋。

    萨博的这个手下当时也在晚宴现场,阿古烈问他,他就非常听话如实回答,不过阿古烈越问,眉头就紧促的越紧,甚至到最后摇头狞笑:“说了不让你撒谎,你还敢撒谎,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大人,我没有说谎,手下句句如实。”

    “放屁,弱冠之龄的一少年怎么能一掌打死我的两名弟子,看来没有留你的必要了,南洋,本王会亲自前往一趟,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杀了我的弟子,哼哼。”

    阿古烈手一抖,不顾萨博手下的惊慌恐惧,早已饥渴难耐的雪蚕化作一道流光,紧接着此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而后就在国主诧异的目光中,瞬间整个人气血流失,变成干枯的尸体。

    “唰!”

    雪蚕爬出干枯的尸体,化作一道流光又再次回到阿古烈手上,心满意足的闭上眼,暗暗消化刚刚吸食的肥料。

    “泰王阿古烈,你真决定要前往南洋之地?”国主小心翼翼的问道。

    阿古烈面色萧杀,自己两弟子都死了,虫蛊傀儡也没有得到,阿古烈此时此刻正在暴怒的边缘。

    他要让左家数百人命陪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