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过来送死
    ,!

    “二叔就这样死了吗?”

    古灵精怪的左小茜,花容失色,有诧异,有惊愕,美眸中尽显不可思议的望着尸体发黑的左世杰。

    庄园里跟她有一样想法的不计其数。

    左永邦紧张的看着亲弟弟的尸身,呆滞发愣,突然回想起曾经小时候的一幕幕,笑中带泪,心脏隐隐作痛。

    “弟弟,是我害死了你。”左永邦露出痛苦的神色,归根结底左世杰是他同父同母的亲生弟弟,纵然在有错,血脉相连的事实无法改变。

    “父亲你没事吧?”

    左博超和左小茜发觉到身旁父亲的异样,赶紧搀扶着左永邦,焦急关心道。

    左永邦微微摇头,痛苦了些许,然后眼底浮现一抹毅然决然。

    左世杰的老婆,先是看看儿子,紧接着又望望自己男人,瘫坐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亲人双双死去,沉重的打击让她一介女流实在承受不住,哭着哭着昏厥了过去。

    左永邦看到后赶紧吩咐其他人把她抬进去。

    这一刻,在场上的所有人,一道道复杂的目光凝聚到尼坤身上,惊恐又畏惧,同时也让他们深深了解到得罪了一位降头大师的可怕恐怖。

    尼坤前前后后连杀三人,竟然杀出了高亢的兴致,赶紧恭敬的向李飞询问:“大人,朱振国杀不杀?”

    尼坤的声音传进当事人的耳中,吓得朱振国表情惊变,略微肥硕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猛然一颤,忽然尿意袭来被他使劲憋着,生死危机关头保住小命才是首要。

    “扑通!”

    朱振国当即就给李飞跪下,直接震惊众人。

    “大人求求你,千万不要杀我,我再也不敢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敢招惹大人,还请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的吧。”朱振国不停的磕头,额头和地面的每一次亲密接触,都会发出‘咚咚’的声响,震

    撼心扉。

    李飞风轻云淡的斜视一眼胆小如鼠的朱振国,嘴角微微上扬勾嘞出一抹弧度,嗤之以鼻的对尼坤说道:“先不用着急杀他留着还有用。”

    尼坤闻言脸上浮现意犹未尽的神色,李飞的命名不敢不听,只好作罢了,倒是朱振国听到自己避免了一死,劫后余生,兴奋的喜极而泣,更加卖力的给李飞磕头,嘴上不停的恭维拍马屁。

    “左永邦继续做你们的家主,可有人反对吗?”

    李飞不咸不淡的开口,冰冷的眼神环顾在场的左家族人,锋利如刀的眼神扫视下,左家诸人心头一颤,又惊又俱,不敢和李飞对视,卑微懦弱的低下头颅。

    半晌过去了,李飞见左家没有任何一人敢站出来反驳,再次说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左永邦依旧还是你们家主,谁要是再敢动歪心思,那么,左世杰就是你们的榜样。”

    左家人早就被尼坤的杀伐果断给吓破胆了,心里只求保住小命,至于家主的位子谁媳谁他妈是王八蛋。

    “接下来交给你处理。”李飞扭头看向左永邦,再怎么说对方还算是名义上的左家家主,左永邦听后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就喊来人把左世杰父子和朱伯伦的尸体抬走,让音乐再次响起,晚宴继续。

    经过杀人事件的冲击,在场上有不少人生怕再在这里待一会,小命不保,纷纷向左永邦告辞,没一会,宾客就走了一多半,偌大的庄园里一眼望去剩下寥寥无几。

    朱振国好像哈巴狗一样紧紧跟随着李飞,坐下来的李飞戏虐的看着他,顿时就让朱振国感觉到自己是被野兽给盯上了,毛骨悚然噤若寒蝉,就连呼吸都变的急促。

    “想要活命就用朱家来换,你可愿意?”

    李飞懒散的靠着座椅,眼睛半眯,玩世不恭的微微说道。

    朱振国听后根本不带考虑的,点头哈腰:“愿意,我愿意。”只要能够保住小命,朱家有谁来把持无伤大雅,就像左家,虽然明面上是左永邦当家,暗中真正执掌左家的却是眼前对他露出人畜无害笑容的少

    年。

    “尼坤让桑杰跟他一起去接受朱家产业。”

    “是的大人。”

    尼坤就让一直守候的弟子桑杰,押着朱振国前往朱家,李飞翘着二郎腿,品着十几万一瓶的上等红酒,就在这时,一股芳香扑鼻而来。

    “小哥哥,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左小茜双手亲密的挽着荆宝宝,来到李飞身旁坐下来,笑嘻嘻的对李飞感谢。

    倒是‘小哥哥’的称呼让李飞很是郁闷,嘴角一阵抽搐。

    荆宝宝看到李飞吃瘪,窘迫的样子,低头捂嘴偷笑。

    “举手之劳而已。”李飞看着闪烁着亮晶晶大眼睛的左小茜,淡笑着说道,他看上的只是整个左家,救左小茜只不过是顺带手的小事情,无伤大雅。

    左小茜听到李飞说的,可爱的吐吐香舌,然后看到桌子上的红酒,伸出手给自己和荆宝宝倒了上两杯,撇过头,丹凤眼眯成一条缝,笑道:“宝宝姐,你不是有话想给小哥哥说嘛。”

    李飞疑惑的目光看向荆宝宝。

    荆宝宝知道小妮子存心想要整蛊她,美眸瞪她一眼,突然感受到李飞的目光,芳心一突,倾国倾城的脸上瞬间出现红晕,赶紧摆摆手,解释:“你可别听她胡说,我哪有什么话要对你说。”

    李飞微微颔首,端起酒杯,抿上一口鲜红如血的红酒,淡然说道:“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

    李飞误以为荆宝宝是有啥难言之隐不好开口。

    荆宝宝心中那叫一个气啊,说的好像是在施舍她似的,喂,本小姐好在也是荆家唯一继承人,能有什么困难,真是的。

    夹在两人中间的左小茜,看到荆宝宝又怒又尴尬的样子,不由捧腹大笑,刹那间整座庄园里到处充斥着悦耳的笑声。

    非常有魔性,让不少人侧目、回头打望。

    就在这时,管家来到左永邦,比较忌惮的偷瞄李飞一眼,而后,小声的对左永邦说起,李飞等人就注意到左永邦的脸色愈发的变的阴沉难看。

    “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飞冷漠的问道。

    左永邦想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刚才接到通知,泰王国的王子里昂正在来的路上,陪同他一起的是萨博将军。”

    此话一出让不少人惊讶,疑惑,纷纷皱起眉。

    “我们南洋素来没有和泰王国打过交道,他们的王子跑来干什么?”尼坤紧锁着眉,嘴上好奇的问道。

    左永邦摇摇头。

    李飞手中轻晃着红酒,对他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神秘说道:“看来是有些人坐不住了,自己不敢来,派一些虾兵蟹将过来送死,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