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弹劾夺权
    ,!

    李飞早看出尼坤对朱振国左世杰等人有所顾忌,朱左两家在南洋代表着什么,今天晚上在座的所有客人都清楚。

    左家是占据南洋三分之一的霸主,朱家垄断着南洋海上运输。

    就是南洋政府都需要看两家脸色才能苟活下去。

    但是,这些又关李飞屁事,他杀人从来不在乎对方有多厉害多显赫的背景,再者说,当世已经没有他不能杀的人了。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先让尼坤出面解决,只是尼坤的处理方式差强人意,让他有些失望了。

    响鼓还需重锤敲。

    重补需猛药治。

    尼坤好像忘记了一点,在李飞的眼中,不管是富甲一方的土豪,还是掌管一代的霸主,都是稍微强大一点的蝼蚁。

    现在的李飞,也就对类似于星宫四老那样的高手感兴趣,至于凡夫俗子懒得出手。

    尼坤闻言心头一震,冰冷又严肃的脸上露出惊慌失措,这才刚刚拜入李师门墙下,还处于考察的阶段,没有想到让自己弄巧成拙了,心中就非常悔恨。

    再看左世杰朱振国等人,听到李飞的狂妄之语,震惊的目呲欲裂,不敢相信地死死瞪着忽然展现出一副高人做派的李飞。

    “草泥马的装什么大尾巴狼,杀人?垃圾你敢吗?”原本一直都痛恨李飞的朱伯伦,强忍着脸肿的疼痛,怒视着他,破口大骂。

    有父亲撑腰他无所顾忌,我行我素,除了左永邦之外,朱伯伦甚至连尼坤都没放在眼里,更加别提从华夏来的李飞了。

    李飞眼底浮现一抹嗜血,朱伯伦多次口出狂言叫嚣,就算是佛也有三分火,李飞自然不例外,眼神愈发变的冰冷,深深盯着朱伯伦,后者顿时猛然一惊,就感觉到一股寒意袭身,不由自主的打起哆嗦。

    “杀了他。”

    冷漠的话语从李飞口中说出。

    朱伯伦不屑的撇嘴狂笑,讽刺李飞:“你以为你是谁啊,算老几,敢在南洋大放厥词,杀了我?你敢吗,我就站在这里等你出手,来啊,哼哼。”

    “唰!”

    待他话音还未落下,尼坤在这一刻身形飘动,迈出步伐的下一秒瞬间就来到朱伯伦的跟前,面不改色,目光锐利。

    朱伯伦骤然呆滞,心底滋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暗暗恐慌起来。

    “侮辱大人者,死。”

    彷如死亡召唤般的声音飘进朱伯伦的耳中。

    “噗嗤!”

    一声异响,尼坤终于还是出手了,从宽大松垮的黑袍里伸出一双泛着黑黄肤色的枯手,五指伸展好似锋刃的利剑般,对着朱伯伦脖子轻轻一划,腥红血液从脖颈处喷溅出来,朱伯伦发出痛苦的哀嚎,紧

    接着两眼瞳孔黯淡失色,身躯向后倒下去。

    在场的宾客们凝视着倒地身亡的朱伯伦,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没有想到尼坤真敢为了一个华夏小子而亲手杀了朱伯伦,实在是太震撼了。

    朱振国惊愕的望着自己儿子的尸体,震惊的一时间哑口无言。

    左世杰紧锁着眉头,目光深邃的再次打量李飞。

    左家辉紧紧盯着已死的朱伯伦,吓得肝胆俱裂,双腿一软踉跄摔倒,坐在地上,惴惴不安惊恐万状,心中乱想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尼坤你找死。”

    朱振国五官扭曲,宛如一只发狂的狮子,犀利的眼神瞪着尼坤,怒不可遏的吼道,儿子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死了,这结果让他难以接受,同时心中怒火好似火山爆发般喷射出来。

    尼坤对着朱振国冷冷一笑,然后一言不发的退居到李飞身旁,半跪下来,诚惶诚恐的说道:“尼坤罪该万死,请大人责罚。”

    他深知自己的犹豫不决惹得李飞生气了。

    大家看到尼坤给华夏来的小子跪下了,这一幕简直比杀死朱伯伦的视觉冲击还要强烈震撼。

    尼坤是谁?在南洋家喻户晓的降头术大师,各大富商家族的座上宾,声名显赫,地位可以和左世杰朱振国等人相提并论,可在这一刻,当着各界名流对一少年俯首臣服,恭敬的态度,让众人感到惊世震

    俗。

    此子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不少宾客皱起眉头,目光好奇的去打量李飞,他们觉着此子的身份一定非同一般,要不然会让尼坤大师心悦诚服。

    “朱兄,看尼坤的表现,恐怕此子身份不简单啊。”左世杰对李飞目光一凝,低首小声地对悲痛欲绝的朱振国嘀咕。

    朱振国此时此刻哪会听得进去,伤心的看着身体渐渐冰冷的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瞬间一下变的苍老。

    “儿子,你放心,爸爸会给你报仇的。”朱振国蹲下来面色苍白,眼泪婆裟的伸出手,轻轻抚摸朱伯伦冰冷的脸蛋。

    人生三大不幸少年丧父母,中年丧配偶,老年丧独子。

    赶巧不巧的朱伯伦就是朱家独子,尼坤间接的断送了朱家的香火延续,朱振国能不愤怒癫狂。

    “下不为例,你起来吧。”李飞冷漠的说出,朱伯伦已被尼坤击杀,在责罚他有点欲盖弥彰了。

    低头半跪着的尼坤,听到李飞绕过他了,继而心中欣喜起来,提在嗓子眼的紧张随之放下,赶紧站了起来,如衷心护主的侍卫一般守护着李飞,表情冷峻眼神森冷。

    “敢杀我儿子,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此刻的朱振国因为中年丧子,让他变的丧心病狂,起身抬手指着李飞和尼坤,五官狰狞,额头青筋暴起,暴怒咆哮。

    “来人。”

    左世杰沉声一喝,庄园的四面八方就出现很多黑衣人,蜂拥而至。

    他和朱振国荣辱与共,而且,这还是在左家地盘上,他不能不管,招来左家保镖,直接就把李飞和尼坤包围起来。

    有些精明的宾客,看到这个阵仗,后怕殃及池鱼,赶紧拉着同伴往后退,远离是非之地。

    “胡闹。”左永邦脸色铁青的呵斥一声,愤怒的目光看着左世杰,冰冷说道:“左世杰,你想干什么?别忘记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马上让他们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