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呱噪的蝼蚁
    ,!

    李飞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除了了解他的人以外,旁观者们都被李飞的嚣张狂言吓一跳,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其心中的震惊程度不亚于山洪海啸爆发。

    左家辉瞳孔猛地一缩,目呲欲裂的死死瞪着李飞,他诧异到底是谁给李飞的自信,胆敢辱骂挑衅他,不怕死吗?难道不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或者是在怀疑他南洋左家的显赫地位。

    “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是不?”

    朱伯伦脾气一直就很暴躁,他可不会像左家辉那般严谨,对于李飞出言不逊敢骂他们,蓦地勃然大怒起来,脸孔狰狞,眼神犀利,凶神恶煞的恐吓李飞。

    “嘶!”

    朱伯伦的嚣张大胆,倒是让左永邦父子和尼坤惊愕,倒吸一口凉气。

    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敬若神明的李师,宛如九天谪仙,岂是朱伯伦这种废物蝼蚁能够得罪的。

    对李师的不敬亵渎,那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一种耻辱。

    “大胆。”

    尼坤一声呵斥,怒不可遏的瞪着朱伯伦,杀气凌然:“李师身份尊贵显赫,哪是你这小辈就能随意侮辱的,张嘴。”

    “啪!”

    朱伯伦就看到眼前一花,随后,他就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尼坤出手扇飞,身子重重的摔落到喷泉池子里面,众人就听见扑通一声,溅起无数的水花。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尼坤是如何出手揍朱伯伦的,发生的太快,也就转瞬之间的事情,看着狼狈不堪落水狗的朱伯伦,心神一颤,惊恐的注视着满脸萧杀的尼坤大师。

    左家辉还有钱程,都被尼坤的强势凌厉吓到了,看着被同伴们从水池里拽出来的朱伯伦,心惊肉跳,战战兢兢的。

    “活该啊。”左博超脸上闪过一丝快意,尼坤出手教训朱伯伦,让他非常解恨。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忽然就从幢楼里走出来几人,带头的中年男子正是左家辉的父亲,左永邦的亲弟弟左世杰,在他的身边还有另外几名着装非凡的男子,其中一个挺着将军肚的中年,不经意的看到凄惨模样的朱伯伦,脸色

    惊变,失声喊出:“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朱伯伦看到他老子,心中满满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眼泪婆裟的大声哀嚎:“爸,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

    急匆匆跑过来的朱振国,心疼的仔细打量儿子,当他看到朱伯伦脸上那道清晰可见的五指巴掌印,怒火烧心,无边无际的愤怒从心底滋生,凌冽的眼神狠狠扫视在场每个人,愤怒咆哮:“谁?是谁竟然敢

    打我朱振国的儿子,给我站出来,决不轻饶。”

    “是我打的。”声音响起,尼坤跨出一步暴露在众人视野中,冰冷的眸子看着朱振国。

    朱振国还有左世杰顺着声音来源,惊异的望向尼坤,当他们看到竟然是尼坤大师,神情一怔,紧接着不由地皱起眉头来。

    “尼坤大师,敢问不知我儿子怎么得罪到你了。”朱振国脸色凝重又难看,语气中带着丝丝的不满,质问尼坤。

    朱家,掌控着南洋三分之二的海洋运输,当之无愧的名门望族,底蕴深厚,并不畏惧尼坤,不过依旧还是有些忌惮。

    尼坤冷冰冰的直言不讳:“因为你儿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朱振国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接着猖狂问道:“尼坤大师难道这个不该得罪的人莫非是你?”

    朱振国刚问完,他就看到尼坤摇了摇头,接着目光转移到一位少年身上,尊敬的说道:“你儿子他得罪了李师大人。”

    李师?

    朱振国微微一愣,眼神惊讶的打量负手而立,昂首挺胸,神情桀骜不驯的李飞,一时茫然,他懵圈了。

    难道这小子就是尼坤大师口中的李师大人?

    开什么玩笑。

    自己儿子就是因为得罪了此子,反而被尼坤教训的?

    朱振国眯眼使劲瞧,瞧了半天可就是看不出李飞的尊贵之处在哪里,穿着一身与晚宴格格不入的服饰,表情淡然地含着笑与他对视。

    从头到脚,从左往右,朱振国都看不出李飞的与众不同。

    左世杰对尼坤说的表示非常震撼,诧异的望了望李飞,表情随即狐疑起来,接着,低头小声告诉朱振国李飞的身份。

    卧槽,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朱振国听完左世杰说的,心中懊悔的骂道。

    “尼坤大师,据我所知,他只不过就是一名医师,治好了左永邦的女儿,至于你说的身份尊贵,不可得罪,呵呵……不好意思,鄙人眼拙真没有看出来。”其实在朱振国的眼中,根本瞧不起尼坤,不就是一

    个会点降头的术士而已,也就能在南洋耍耍威风,比尼坤的降头师老子都见过不少。

    儿子被打,朱振国必须要找回这个场子,大不了跟尼坤撕破脸皮,难道他敢大庭广众之下害了他不成,给尼坤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

    朱振国故意贬低李飞,这让尼坤微微动怒,目光一凝。

    看到尼坤愤怒了,朱振国嗤之以鼻的冷笑,依旧不怵的强势反击,两人四目相对,突然间这里的气氛就变的诡异寂静。

    就在这一刻,面带微笑的左世杰充当和事佬,笑吟吟的赶紧对两人说道:“朱兄,尼坤大师你们这是干什么,平日里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要为此伤了和气。”

    “哼,我的儿子自己从来都不舍得碰一下,凭什么用他帮我教训,而且还是为了不相干的外人,想要和解也行,他怎么打我儿子的,我就怎么打那个小子。”

    “朱振国你敢。”

    两人顿时又互掐了起来,气势凶悍,谁都不让谁。

    左世杰瞥了一眼置若未闻的李飞,漫不经心的态度,就好像至始至终这场闹剧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这让左世杰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这半天左永邦一直站在少年身旁,也没有想要站出来劝阻的意思,

    更加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他和朱振国可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说难听点就是一根绳上串着的两只蚂蚱,荣辱与共,沉吟片刻就对脸色铁青的尼坤说道:“大师,要我说为了此子和朱振国交恶实在不明智啊,朱家在咱们南洋

    的地位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清楚,而他那,只不过就是左永邦从外面请来给侄女治病的江湖郎中,孰轻孰重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如你就答应朱兄提的要求,为了一个只会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不值得。”

    尼坤脸色愈发的阴沉冰冷,森然的瞧瞧帮朱振国说话的左世杰,嘴角讥笑:“左世杰你个老狐狸,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啊,这个时候我要退让一步,南洋众人会如何看待我,哼。”

    尼坤就算是自己死都不允许朱振国等人去动李飞一下,再者朱家在南洋的底蕴也让他有些忌惮,要换成别的人,尼坤早就一掌拍死了,还需废什么口舌。

    左世杰见尼坤不识抬举,心中窝火,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佯装的微微抬头,脸上浮现失望的表情,叹息一声。

    “尼坤,我儿子这一巴掌不能白挨了,你现在马上闪开,此事因他而起,我动手打他,你就权当没有看见,他日朱某必有厚谢。”朱振国声音洪亮,信誓旦旦说着的同时,眼神寒冷的瞪着李飞,充满了杀意

    。

    尼坤闻言摇摇头拒绝了,给人一种很固执的感觉,开口说道:“朱振国,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等李师生气,你会后悔莫及的。”

    “李师……就他一个黄口小儿,生气了又能如何,难道他敢杀了我不成?哈哈哈哈哈。”朱振国鄙夷嘲笑,要不是有尼坤从中作梗,他岂会把李飞放在眼中。

    莫说他,就是左世杰,甚至不了解李飞身份的诸人,都没把他看得太重要。

    在朱振国的猖狂笑声中,面无表情的李飞突然冷漠开口:“尼坤,你太让我失望了,像这种呱噪的蝼蚁,直接杀了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