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死人就会闭嘴了
    ,!

    抑制愤怒的荆宝宝,突然站出来,美眸中闪烁着无名怒火,娇容平静,语气冰冷的鄙夷左家辉、朱伯伦和钱程三人。

    这一幕搞的众人猝不及防。

    左家辉三人更是难以置信地的打量荆宝宝。

    原本三人是在针对左博超左小茜兄妹,这可倒好,紧张时刻半路杀出了程咬金,这让他们始料未及。

    左家辉注视国色天香的荆宝宝,眼底浮现一抹炙热,荆宝宝的美艳动人让他一见倾心。

    “好漂亮的女人。”饶是阅女无数的朱公子,现在紧紧望着荆宝宝,心中触动,如此倾国倾城,又一举一动带着妩媚的女子,当真少见。

    在场不少男性都被荆宝宝的美丽深深吸引。

    她的一瞥一眸,性感妖娆,无时无刻不牵动男人们的心弦。

    “美丽的女士,你是不是对我们有误会,让你如此恼怒?”朱伯伦想要泡妞,立即展现出非常绅士的样子,举止优雅,不失风度的微微一笑,问道。

    “误会,应该没有吧,我只是实话实说,呵,就凭你们这群仰仗显赫家世的二世祖,能跟李师相提并论吗?提鞋都不配是看得起你们了。”荆宝宝双臂环抱,十分冷艳高傲,好似一朵带刺的玫瑰,让人只能

    望而止步。

    像左家辉、朱伯伦这种人,荆宝宝在港岛见到的太多,已经彻底麻痹了,别的本事没有,整天大手大脚花天酒地,一旦惹了事就让家族擦屁股,这是让她所不耻的。

    或许,在荆宝宝的眼中,世间一切男子都没有李飞光芒耀眼。

    原本还对荆宝宝颇有兴趣的朱伯伦,听完这话,脸上微笑蓦然收敛,则被阴沉取而代之,在好看的女人终究只是花瓶,可他并不知道,荆宝宝的身份比他高贵许多。

    “漂亮的女人就应该一直保持漂亮下去,对吗?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的像泼妇一样,还有,警告你小心祸从口出,本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朱伯伦皱眉眯眼看着荆宝宝,心底滋生出一股怒火。

    “荆小姐,我这位朋友脾气很不好,甚至会做出辣手摧花的莽撞举动,所以还是劝你最好识趣点。”左家辉笑呵呵的警告荆宝宝。

    “辣手摧花?”

    荆宝宝嗤之以鼻,美眸斜视朱伯伦,傲慢的说道:“他敢吗?”

    以她荆家公主的身份,足以和左家辉的父辈平起平坐了,朱伯伦要是敢对她不举,朱家覆灭在即了。

    朱伯伦神色恼怒的瞪着荆宝宝,竟然被一介女流鄙视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左家辉皱着不解的看着荆宝宝。

    “你们辱骂谁都可以,但是就不能辱骂李师。”荆宝宝声音铿锵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想叫辱骂,可以,让他出来当面和我对质。”钱程可不会因为荆宝宝美貌如花就怜香惜玉了,现在关乎他钱家的威望名声,不得不谨慎。

    “钱程所说不错,他要真有本事,岂会到现在一直龟缩着不敢出来,哼哼,什么华夏高人,什么李师,我看就是一个藏头露尾的骗子。”左家辉想起桑杰对他的一掌之侮,全都是拜他所赐,心里对李飞充满

    了憎恨厌恶,恨不得当场揭露骗子的身份,以解心头只恨。

    他的话音刚落下,左博超就冷笑说道:“李师何等身份,岂能屈尊下来与你们计较,左家辉你看高看自己了,呵呵。”

    “左博超小心风大闪啦舌头。”

    “就他还身份尊贵真是可笑至极,在我看来就是个不折不扣,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罢了。”

    左家辉先是数落完左博超,然后满脸不屑的贬低诽谤李飞。

    “左家辉,你说我没事,但是你对李师出言不敬,纵然是二叔也保不住你了。”左博超眼神不经意的看到从远处缓缓走来的几人,其中就有李师的身影,心中一喜,随即告诫左家辉。

    “我堂堂名门望族一少爷,岂会畏惧捞偏门耍嘴皮子的江湖骗子,哼,真是好笑。”左家辉不以为然的冷笑连连,话语极其嚣张,一点不把李飞放在眼里。

    “你是在说我是骗子吗?”

    冷漠的声音徒然从左家辉背后传过来。

    所有人纷纷侧目,表情好奇的打量着双手负背,神情桀骜,闲庭信步般走过来的李飞,跟随在他身边的正是尼坤和左永邦,两人一左一右簇拥着李飞,精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三人间的关系。

    “左家主怎么会让一个少年走在他前头?”

    “那个好像是尼坤大师,竟然也和左家主一样,跟随在这少年后面。”

    不管是尼坤还是左永邦,那在南洋可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尤其是尼坤大师,就连南洋政府都望而敬畏,每次出行身旁都会有乌泱泱的一大帮权势之人巴结。

    左家辉恼怒,转身就要开口对李飞叫嚣,定眼一瞧尼坤大师和大伯跟着,宛如泄气的皮球,原本虎虎生威的样子瞬间就蔫巴了,不过,他看李飞的眼神充满了蔑视。

    小子,要不是有尼坤大师和大伯在,本少玩不死你,算你运气好。

    李飞可是老江湖了,自然瞧出左家辉对他的不屑鄙夷,心里就觉着十分好笑,跳梁小丑井底之蛙,还敢在他面前蹦跶嘚瑟。

    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愚蠢至极纯属找死。

    “怎么?不吭声了,你刚才不是叫唤的挺起劲,现在你口中的江湖骗子就站在你面前,请你继续你的发言,我听着。”李飞神色傲然,斜视着左家辉,不咸不淡的微微说道。

    “你……”

    左家辉偷瞄一眼左永邦和尼坤大师,然后,目光凌厉的瞪着李飞,竟敢当着众人的面挖苦他,气的双手紧紧攥着,隐忍不发。

    李飞对着他不屑一哼,扭头扫视朱伯伦和钱程,旋即嘴角上扬带起一抹弧度,嚣张冰冷的说道:“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废物,本帝也是你们能妄自议论的吗?真是学不乖,或许只有死人才会乖乖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