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提鞋都不配
    ,!

    “我给你解释。”

    左博超听到来人声音,原本冰冷严肃的神情被狂喜取而代之,扭头赶紧望过去,可当他看清楚来人是谁时,不由地一愣。

    在场众人纷纷顺着这道声音观望过去,左家辉、朱伯伦、钱程等人看见那道妙龄倩影,心头一震,随即脸上浮现不可思议,惊讶的表情。

    幢楼前,两道妙曼身影一前一后走出来,出现在世人眼中,走在最前面的妙龄少女圣洁如白雪,打扮的靓丽迷人,轻移莲步向左博超这边款款走来。

    “妹妹。”

    左博超目光惊讶的看着左小茜,语气中却带着微微的失望,他刚才还想着是那位动不动就敢杀人的李师。

    所以,他才会那般兴奋激动。

    私底下左博超偷偷地分析过李飞的性格,是一个不拘小节却又自负到极点的怪人,其中最让他感到心悸可怕的是清秀俊容的李飞,杀伐果断,就好像在这世上就没有他不敢杀的人,就算是一国元首胆敢

    惹到他,照杀不误。

    哪会想到来人竟然是他那古灵精怪,可爱至极的妹妹。

    这个大乌龙让他哭笑不得。

    左小茜华丽的现身打破了大家的种种推测和不实的舆论,吸引万众瞩目,左家辉和朱伯伦早都看傻了。

    “哥。”

    左小茜一脸幽怨的开口喊左博超,然后,笑嘻嘻的来到哥哥身边,亲切的挽着对方的手臂。

    面对自己亲妹妹,左博超目光温柔,有的只是和父母一样满满的溺爱。

    “这就是左家主的千金?不是说得了一种怪病卧床不起吗?”短暂的宁静瞬间就被左小茜的出现击碎了,周围旁观的不少人纷纷低首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你这消息也实在是太落伍了吧,你说的都是老早以前的黄历了,今天左家主举办这次晚会,就是为了庆祝他的女儿痊愈。”

    “哦,那就难怪了,原来是治好了。”

    “我曾经听一位在医院的朋友说,左家主的女儿得了一种让医学界都束手无策的怪病,就连咱们南洋鼎鼎有名医学泰斗钱老,联合多名教授,都没能解决,现在却突然好了,真是奇怪啊。”

    “你刚才没听到,好像是左家主专门亲自前往华夏请来了一位神医,这才治好了令千金的怪病。”

    “吸……华夏神医,那就怪不得了,我爷爷就说过,地大物博的华夏那是一个神奇之国,里面有很多奇人异事,还曾经教导我,要对华夏人打心眼里充满敬畏。”

    前来参加晚会的都是南洋当地各界名流,众说风云,针对左小茜还有她得的怪病交谈。

    左小茜和左博超倒是觉着没有什么,嘴巴张在别人脸上,随便他们以讹传讹吧,但是,有人就坐不住了,左家辉和朱伯伦紧紧盯着左小茜,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你不是告诉我她不可能被治好吗?”朱伯伦小声的责怪着左家辉。

    左家辉心中也是懊恼无比,从一开始他和父亲压根都不相信李飞能够治好左小茜,就算左永邦以此举办晚宴,可在他们那就认为是拖延之策,是左永邦故意放出的烟雾弹,疑云密布,想要迷惑他们的。

    不管是他父子,还是二房或者三房,都等着在晚宴上看他笑话,谁能料到,左小茜痊愈竟然是真的。

    天天打雁,今天却反被雁子啄了眼。

    “真是该死。”左家辉满脸铁青,非常不爽的小声骂道。

    “左小茜的出现让我们变的很被动,现在可怎么办?”朱伯伦赶紧询问他。

    “慌什么,不是还有钱程那个傻小子打头炮,咱们只需静观其变就行了,哼哼。”左家辉突然阴笑的瞅向表情愤怒,紧攥着拳头的钱程。

    钱老的名声对钱家人来说,非常的重要,现在华夏来的小子轻轻松松的就治好了左小茜,这不是在打钱家人的脸,钱程岂会就此罢休。

    果然如他所料,满脸阴鸷的钱程锐利的目光盯着左小茜,心底对此充满了震惊,他没有想到让爷爷都束手无策的怪病,竟然真的被治好了,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左小茜,完全觉着不太真实。

    “钱程,你不是让我哥给你一个满意解释,现在本小姐过来了,这个解释你还满意吗?”左小茜眨着眼睛,笑嘻嘻的问他。

    “这不可能的,连我爷爷都没能力救治好你,一个华夏来的小子他凭什么,何德何能就把你治好了,哼。”钱程脸色狰狞,咬着牙咆哮,如果是一个比他爷爷还要名声显赫的医学泰斗,那他还能接受,可对

    方偏偏是一个默默无闻,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野小子,现在要踩着他爷爷的名声威望,一飞冲天,钱程怎会让对方如愿以偿。

    “呵,可本小姐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而且你看我样子像有病吗?”左小茜很不高兴的嗤笑钱程,侮辱自己的救命恩人,那就是我左小茜的敌人。

    不光是左小茜,一直跟随左小茜的荆宝宝,听到钱程对李飞出言不逊,轻蹙峨眉,倾国倾城的脸上有些恼怒。

    钱程强忍着愤怒,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保持男人该有的绅士风度,不屑跟女子较真,索性,脑子里灵光一闪,他就赶紧转移话题:“左小茜你说一千道一万,我都不会相信的,我问你,我爷爷今天是不是

    还过来为你治病?”

    左小茜撅噘嘴,脸色不悦,她不明白钱程的用意,不过,还是微微颔首,说道:“是啊怎么了?”

    “那我再问你,当时华夏来的那个小子给你治病,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左小茜皱眉,接着摇了摇头,她当时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只知道在她醒过来睁眼看到的就是李飞,而且父母都已经承认就是他救活了自己。

    钱程看到左小茜摇头,心中冷冷一笑,乘胜追击:“你摇头那就是说,真的将你病治好的人是不是他,你不敢确定,对不对?而且,在这之前我爷爷连续一年里都在为你治病,所以,我坚信你的病是我爷爷治好的,至于那个小子,年龄那么小医术能有多高,恐怕连实践的机会都很少,大家众所周知,在医院里二三十岁的医生,先上来医院都会安排他们跟随老医师身边,学习实践,积累经验,所以,我始

    终认为左小茜的病不可能是他治好的,因为他没有那个本事,哼。”

    钱程的一番话,让不少人都点头信服了,只能怪李飞太过年轻了,医学泰斗都未能解决的疑难杂症,偏偏被一个小子搞定,眼见为真,光是谣传不能轻信的。

    反而钱老在南洋医学界的地位非常高贵,无需质疑。

    钱程举一反三,妄自的推敲断定,让左小茜的怪病痊愈变的更加扑朔迷离模棱两可。

    就在这时,左家辉站出来了,来到钱程身边,笑呵呵的对左小茜兄妹说道:“表妹,只要你把那个小子喊来,当着大家的面和钱程对质,不就能真的证明他到底是金箔还是瓷器了。”

    “对,是不是骗人的,只要和钱程对质一番,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朱伯伦也站到钱程这边,帮忙说道。

    “李师身份尊贵,岂是你们能出言侮辱的,想要和李师当面对质,你、你还有你,根本不够格,给李师提鞋都不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