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我给你解释
    ,!

    左小茜看着满脸花痴样子,如痴如醉的荆宝宝,不由地捂嘴偷笑起来:“宝宝姐,你现在这个样子可真够傻的,是不是喜欢李师啊,嘻嘻。”

    荆宝宝就好像一直掩藏在心底的秘密被发现了,立即露出窘迫的样子,明媚皓齿的脸上,脸颊出现腮红,眼神中带着慌张,支支吾吾的辩解:“你你你个小丫头,乱乱…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哈,还说不喜欢,你看你满脸通红的,哼,想要骗我机智少女,别开玩笑了,你就是喜欢李师。”左小茜雪白郁葱的纤细手指,指着娇羞中夹带着丝丝小愤怒的荆宝宝,完全丢掉了可爱淑女形象,捧腹大

    笑。

    左小茜今年十九岁,宛如花季一般少女将精灵古怪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呸,本小姐天生丽质,还是荆家未来的掌门人,岂会喜欢上他,哼,绝对不可能,告诉你吧,姐姐要找的男人他会在某一天,身披金甲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咦,姐姐你说的这两点要求好像和李师很符合啊。”左小茜眯着丹凤眼,露出狡黠的坏笑,故意想要将荆宝宝带跑题。

    荆宝宝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的,听到左小茜说的,不假思索的螓首轻点,嘴里还发出一声嗯。

    “晕,我嗯什么,小妮子都是你,是不是故意将我话题带偏。”荆宝宝猛然清醒发觉到了问题,又气又羞的娇嗔。

    左小茜实在憋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还笑。”荆宝宝伸出双手故意去挠左小茜的胳肢窝,左小茜见后吓得一声娇呼,立即站起来朝旁边躲闪想要避开魔爪。

    一时间,房间里两位美女嬉笑打闹,过道的走廊上都能听到两女的欢笑。

    幢楼前,来自南洋的各界名流齐聚一堂,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圆形喷泉池旁,一群长相英俊靓丽的青年男女彼此交谈,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左永邦的儿子左博超和左家辉。

    两人身高相差无几,而且模样都颇为俊俏,穿着高档名牌西装,在众青年之中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

    “超少,你妹妹的怪病真的被治好了?”簇拥着左博超的几人,都是来自南洋的阔少,不过他们家族并没有左家这般牛逼,富可敌国,其中一个染着满头白发的个性青年,半信半疑的开口询问。

    个性青年叫朱伯伦,南洋船王的儿子,朱家在南洋只比左家略逊一筹,就算这样依旧是他人仰望羡慕的顶级阔少,在场也只有他敢无所顾忌的给左博超开玩笑。

    左博超深深看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的朱伯伦,心知肚明对方的险恶,朱伯伦整日和左家辉走的很近,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左家辉让朱伯伦故意为之的。

    “左家辉啊左家辉,你们想要把我父亲拉下马,现在不行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了,自以为是的家伙,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哼哼。”左博超心中冷笑暗嘲,左永邦已经把家族成为李飞附庸的事情告诉了他

    ,对于此事,他倒没有太多的埋怨不甘,李师的强大变态早已经深深威慑到了他,如果父亲敢不答应,恐怕李师恼怒,弹指间就能覆灭了左家。

    现在他们这一房彻底附庸于李师,对于虎视眈眈的两房还有二叔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还是父亲有先见之明,左家辉还有另外二房,你们不是一直垂涎左家家主的位子吗?现在父亲身后更是有李师撑腰,想死的话就尽管来招惹李师,嘎嘎。”

    朱伯伦见左博超一直不吭声光是发笑,瞥一眼不远处正跟朋友畅聊的左家辉,两人饶有深意的对视一眼,随后,朱伯伦讥笑道:“超少,难道令妹大病痊愈是骗人的,所以你才不敢吭声吗?”

    “朱大少,咱们都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看到左小茜的身影,我认为不见得裁是真的,有可能左家在放烟雾弹,迷惑我们。”另外一个经常和朱伯伦鬼混在一起的青年,瞅眼左博超,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

    “我也是这么觉着。”

    对方的话让周围不少同伴纷纷点头认同,确实至今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看到左小茜的身影,才会怀疑左家或者说是左永邦的用心。

    朱伯伦得意洋洋的打量左博超,就在此刻,不远处的左家辉走了过来,含笑着的开口:“伯伦啊,我表妹能够大病痊愈,你们身为我和博超哥的朋友,应该祝福高兴,而不是怀疑,这样可是会寒了咱们博

    超哥的心。”

    “对了博超哥,大伯婶子口口声声承认表妹已经彻底好了,可是却不让咱们一大家亲戚过去看看,其实,我也十分怀疑到底表妹好没好是真是假,我可不相信就凭那个臭小子,真能治好表妹,呵。”左家辉

    三言两语就能把左博超和左永邦父子两推到风口浪尖声,不得不佩服,难怪他能和左博超一较高下。

    “表弟,身为左家人难道你在质疑我父亲的话吗?”左博超冷冷一笑,不屑的嗤笑左家辉。

    “表哥你这话说的就过于严重了,大伯的决定我从来都是举双手赞成的,只是表妹得的怪病有多难治,你也知道,就连钱程的爷爷,咱们南洋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都救治不了,凭那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臭小子,片刻功夫就能治好表妹,是真是假或许只有表哥你心里最清楚了,不是吗?呵呵。”左家辉深知自己不能拿左博超或者左永邦搬弄是非,所以,他就非常聪明的核心转移到李飞身上,果然,他的一番

    话出口,朱伯伦等人都非常认同的赶紧点头,七嘴八舌小声议论。

    左博超心里暗笑,骂左家辉真是傻逼,竟敢出言讽刺污蔑李师,这要是让李师听见了,估计一巴掌就能将他扇死,不过,他想了想,就表现出一副玩味的样子,然后郑重的解释:“我妹妹确实已经被李师

    治好了,这是真的。”

    “博超,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故意恶心我是不,难道我爷爷连一个毛头小子都不如吗?”左博超的话音刚落下,就有一位青年愤怒的望着他。

    青年叫钱程,他的爷爷就是大名鼎鼎的钱老。

    左家辉看到这一幕,嘴角泛起一抹不怀好意的诡笑。

    “钱程,不好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左博超无奈的耸耸肩。

    青年顿时恼怒起来,模样狰狞,怒骂道:“狗屁的实话实说,我爷爷都治不好的病,一个小杂种就能治好,哼哼,我看你们是居心不良,想要败坏我爷爷的名声,左博超,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咱们没完。”

    青年愤愤不平的大声说道,直接吸引周围众人的注意,左家辉和朱伯伦两人站在一起看着左博超阴笑连连。

    左博超脸色十分难看,阴沉不定,刚要开口不远处就传过来一道声音。

    “你要解释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