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泰王阿古烈
    ,!

    妙龄少女的尖叫骤然响起,震耳欲聋,让人猝不及防。

    桑杰顿时一愣。

    站在床边上的李飞,与少女距离的最近,刺耳的尖叫使得他露出布满神色,微微皱眉。

    房间外,翘首以盼的左永邦诸人,从李飞进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里面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在安静的气氛下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弦,让他们的心情压抑又沉重。

    “老爷,你说这位高人真的能治好咱女儿吗?”左永邦的妻子表情紧张的问道,焦虑的目光时不时打量紧闭的房门,有好几次,她都想破门而入看看女儿的情况,就因为她太在乎左小茜了。

    左永邦望着眼前的妻子,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爱意,可转念一想到妻子因为女儿得了这种怪病,常常以泪洗面,心中隐隐作痛,于心不忍的将妻子揽入怀中,展现出男儿柔情的一面,安慰妻子:“放心吧

    ,李师一定能治好女儿的。”

    “菩萨保佑!”妻子虔诚的为女儿祷告。

    守在一旁的钱老,听到左永邦夫妻两的谈话,依旧非常顽固的坚信不疑连他都解决不了的怪病,就凭一个毛头小子就能解决,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想了下,漫不经心的对左永邦说道:“左先生,左夫人,令千金身上的怪病,已经不能用医学界来评判了,经过老朽对令千金这一年的观察,觉着令千金很有可能是被下了降头,就连赫赫有名的尼坤大师都拿这怪病束手无策,就凭这位李师,我看也是无功而返

    的多。”

    左永邦脸色一沉,很是不悦,正要开口之际,就被旁边的荆宝宝抢先一步,精致的容颜出现鄙夷,讥笑钱老:“老先生,我听你的意思,你对自己的医术非常自信啊,难道是你治不好的怪病,就大言不惭

    妄自菲薄的贬低李师,医者父母心这种神圣的称呼,在我看来不应该用到你的身上,呵呵。”

    “年轻人,你……”

    六七十岁的钱老,当着左永邦夫妻的面前竟然被一小辈羞辱,气的他身体颤颤巍巍,吹胡子瞪眼睛,怒视荆宝宝,刚想要发飙突然就听到从紧闭的房间里传出刺破耳膜的尖叫。

    “茜茜!”

    埋头在左永邦怀里的妻子,听到少女的尖叫,娇躯不由地一颤,连忙抬头对左永邦说道:“是女儿在叫。”说完后,她挣脱男人的怀抱,急匆匆的冲向房间。

    左永邦惊讶过后也赶紧跑过去。

    荆宝宝则是轻蹙峨眉,心里疑惑李师不是在里面给病人治病,怎么会发出妙龄女子尖叫?

    左永邦的妻子慌忙的从外面推开房门,满脸焦急,可是当她亲眼看到床上已经苏醒过来的女儿,正撅嘴怒气冲冲地瞪着李飞,先是一愣,片刻后喜上眉梢,脸上露出喜悦的欢笑。

    “茜茜,我的宝贝,你没事了?”

    跟着进来的左永邦,也看到左小茜,顿时变的欣喜若狂,激动的身躯颤颤,看到女儿已经醒来,而且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变的渐渐红润起来,他就知道女儿的怪病终于治好了。

    左小茜看到父母后,原本戒备愤怒的表情转瞬消失,眯眼微笑,左永邦妻子一把将女儿搂入怀中,喜极而泣。

    左永邦站在一旁眼泪婆裟,自从女儿的病,他就压抑了很久,现在终于轻松,开怀大笑。

    这时候快步进来的钱老,亲眼目睹拥抱在一起的一家三口,他充满褶子的老脸非常惊愕,嘴巴微张着,尽显难以置信地浮夸表情。

    “你竟然真的治好她了?”钱老扭头不可思议的盯着李飞,心里宛如翻江倒海般震撼,一直让他束手无策的怪病,就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被眼前这位少年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李飞闻言戏虐的看着钱老,取笑道:“这曹难吗?”

    这曹难吗?

    简短又直接的一句话深深打击到了钱老,让他嘴角一阵抽搐,老脸无光,恨不得当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好像是在他属于疑难杂症的怪病,在李飞这里就跟平常人会发烧感冒似的,小病而已随手可解。

    尼玛,这也太打击老汉了吧,还有年轻人你就不会谦虚一点。

    “那个,那什么冒昧的问下,小同志你师承哪里?还有你的师父是谁?”钱老就认为能够教出李飞这样的医学天才,背后师父一定深不可测,国际上被人推崇为医学圣手的就那么几个,钱老坚信李飞的师父

    并不在其中,应该是个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

    谁知,李飞的回答再一次的打击到了他。

    “我没有师父。”

    钱老惊讶的跳起来,口中大呼:“怎么可能?”

    “你一定是在骗我,依你现在小小年纪就拥有如此高深的医术,怎么可能会没有师父,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师父是藏在深山里的世外高人,你在下山之前专门告诫你,不让你随便乱透露出他的名号,哼哼

    ,老朽不才也是拥有二十年以上的资深老书虫了,这种桥段在小说中太常见了,所料不错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

    李飞古怪的眼神打量钱老,心中郁闷,这老头实在也有想象力了吧。

    有人欢喜有人愁。

    就在李飞破除左小茜身上虫蛊的那一刹那,万里之外的泰王国,首都泰谷,未知的地方,有一个破烂简陋的古刹,庙宇里灯光昏暗无比,给人一种阴森幽恐的感觉。

    古刹的正上方屹立着一尊三眼六臂的佛像,模样狰狞极致凶残,在佛像的下方一位**着上身的光头和尚,脖子上戴着骷髅头项链,闭着眼睛,抛去杂念,屏气凝神,端坐在蒲团上修炼。

    就在李飞掐灭左小茜体内那一丝气机的瞬间,此人猛地睁开眼睛,表情十分惊讶,紧接着就变的痛苦起来,咽喉蠕动,压抑不住的张开喷出一口黑血溅落到地上。

    而在地上的黑血里有一只白色米虫在蠕动。

    “咳咳……”

    “是谁竟敢毁掉本王看中的蛊儡,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啊啊啊。”光头和尚先是一阵咳嗽,而后发了疯似仰头怒吼咆哮。

    发疯过后,光头和尚声音如洪钟:“来人。”

    “伟大的泰王阿古烈大人,有何事吩咐?”进来一名身高将近两米,浑身肌肉,身强体魄的壮汉,右手放在心口,虔诚崇敬的对着光头和尚。

    “你和里昂马上前往南洋一趟,去把本王苦心寻找的蛊儡抓过来。”光头和尚怒不可遏的说道。

    “是。”

    两米高壮汉点头领命,然后转身走出昏暗阴森的古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