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你的手在干什么
    ,!

    左小茜的房间外,一干人等焦急的等待着,左永邦看着妻子一脸紧张,在走廊来回的渡步,他露出一丝微笑,安慰起来:“李师本领超凡一定能治好茜茜的,你别着急。”

    “左先生,容老头子我插一句话,你就这么肯定这位李师能够真的治好令千金?”钱老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和左永邦夫妻一样在门外等候,因为他对左小茜的病情最清楚不过,连他这位医学泰斗都毫无办

    法,先前进去的那个年轻小子就能治好,完成他觉着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开什么玩笑。

    左永邦听见后,笑了笑,深深明白钱老的不相信,如他妻子一般半信半疑,也难怪,只有见识到李师的高深莫测,才会真正的心悦诚服,回想起血龙岛上,李师凌空踏步,一剑斩杀血蛟的画面,实在是太

    震撼了,就像种子一般种植在他的心底,久久无法磨灭。

    在他看来,世间怎会有如何绝世卓然的人存在,李师简直就是神明,用天神下凡来形容李师不为过。

    所以,左永邦心中十分坚信李飞能够治疗好他的女儿。

    “钱老,这么给你说吧,李师在左某人的心中那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左永邦表情狂热的望着紧闭的大门,兴奋激动的说道。

    钱老和妻子闻言,浑然一愣,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左永邦,心里思索着他是不是被人下蛊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一旁的荆宝宝看到两人不相信的表情,露出傲然神色,或许只有她能体会左永邦此时此刻的心情。

    房间里。

    李飞站在粉色床前,低头打量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眼睫毛时不时眨动,表情非常痛苦难受的妙龄少女,苍老的脸色依旧遮挡不住少女的美丽容颜,只是,她一旦病发就会陷入昏迷状态。

    李飞双眼深邃,好似幽潭般深不可测,桑杰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崇拜的盯着眼前看似单薄消瘦,但是却给他一种伟岸感觉的身影。

    对于血龙岛上的事情,他从师父那里听过,感到非常震惊,所以当他见到李飞真人,对强者的崇拜蠢蠢欲动。

    “去把灯关了。”

    李飞冷漠的吩咐他。

    桑杰应声赶紧过去把灯关闭,原本明亮的屋子瞬间变的漆黑无比,接下来的一幕,或者说是接下来的事情震慑到了桑杰,他竟然看到李飞的一双眼睛正在闪烁奇异光芒,在漆黑的房间里非常清楚,好似一

    盏明灯在指引路人回家的方向。

    “吸!”桑杰惊讶的倒吸一口凉气。

    李飞让桑杰关掉灯,直接就施展出能看破世间一切的‘妄虚破瞳’,只不过对他现在来说,施展一番消耗巨大,而且威力更是不胜从前。

    闪烁着奇异光芒的妄虚破瞳,就像扫描仪一般对床上的妙龄少女进行扫描,在此瞳之下妙龄少女的血肉经脉看的一清二楚,李飞看到就在她的周身一团黑雾笼罩,而在体内经脉里蠕动着无数模样黝黑,

    长相丑陋的小虫子,正在一点点的吸食少女的气血。

    “以身做皿器,然后用非凡手段炼制出来的虫子做蛊,以此女的气血来精心喂养,下巫者的手段真是够残忍的,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世间一切都逃不过李飞的这双妄虚破瞳,直接发现了少女病因的

    问题所在,只要杀死这些小虫子,她就会立即好转起来。

    李飞喃喃自语,桑杰根本听不明白是何意思,然后,他就见李飞伸出手去触摸少女身体,他惊慌的制止:“大人不可。”

    “怎么?”李飞手停在半空中,不理解的望着桑杰。

    桑杰说道:“大人,我师父就是触碰了她的身体,从而被害的昏迷不醒。”

    “你的意思是我和你师父一样不堪?”

    “不不,不是的。”桑杰看到李飞脸色骤然变冷,直接吓得他浑身一颤惊恐起来。

    李飞不屑一哼,停在半空的手又动了起来,直接放到少女心口上,接着运转起体内丹田里的真元剑球,对其他人来说困难重重的怪病,李飞只需一道混沌真元就能治愈。

    混沌真元通过他的手掌进入到少女体内,那些隐藏在经脉中的小虫子,感受到混沌真元的可怕,吓得噤若寒蝉,逃跑都来不及就被混沌真元彻底消灭。

    不过,也有体积比较大的虫子呲着牙,面露狰狞,敢和混沌真元争锋,这让李飞感觉到好笑:“怪不得尼坤能中招,看来是下巫者在她体内留下了一道气机,专门用来保护这些丑陋的小虫子,呵呵,有点

    意思。”

    一丝气机遗留在他人身上,这种手段已经不是内劲先天能够掌握的,李飞不难猜测出这个下巫之人的实力,应该在术法真人境。

    这丝气机爆发了,保护着仅存剩下的几只较大的虫子和混沌真元碰撞,李飞不屑一笑,再次凶猛的催动丹田内的真元剑球,混沌真元就宛如洪水猛兽一下子就将仅剩的虫子全部吞噬掉了。

    然后,李飞又运用混沌真元淬炼少女的奇经八脉,让其变的强大一些,最后收回混沌真元。

    李飞扭头对桑杰说道:“她马上就会醒来呕吐,你马上拿过来一个盆子。”

    “哦。”

    幸好这是一个套间,有专门的洗手间,桑杰找出一个金丝楠木盆,放到床边,过去了十分钟,少女依旧还没有醒来,桑杰就向李飞望去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李飞再次来到少女跟前,伸出手放在心口

    上,感应了一下,呢喃:“对方下的巫蛊已经没有了,气血也都在快速的恢复着,应该马上就要醒来。”

    “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犹如黄莺在唱歌,优美的声音响起。

    李飞先是一愣,旋即低下头,就看到一双皎洁如月般的眼睛,亮晶晶的,十分好奇的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少女再次开口问他:“你在干什么?”

    “给你看病。”李飞不假思索的回答。

    少女就低眉瞅瞅放在自己高耸地方的魔爪,声音骤然变的寒冷,愤怒说道:“别告诉我你就是这样给人看病的?”

    李飞顿时嘴角一阵抽搐,忘记他的手还放在人家心口上,尴尬的连忙收手,谁曾想就在李飞收回手的时候,少女可能是感觉长时间一个姿势有点累了,就想活动,刚一挺胸不料那个地方就被李飞轻抚而

    过。

    少女徒然娇躯一颤,酥麻的犹如被电打了,紧接着,类似于海豚音般尖叫出来。

    “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