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摆弄是非的左家人
    ,!

    “老爷,他是你请来给咱们女儿治病的医生吗?”左永邦的妻子,见到她老公竟然向眼前的少年祈求,不由一愣,随即有些惊讶的疑问。

    在场的左家人中,估计也就左永邦父子知晓李飞的厉害,至于他们都用十分疑惑的神色悄然的打量着李飞,很是怀疑一个如此年轻的毛头小子会能治疗好左小茜的怪病。

    左小茜也就是左永邦的女儿。

    这是一个看脸看身份的时代,如果李飞变成一位花甲老者,穿着精心打扮的服饰,这样让他们看起来可信度就会大大提高,可现在的李飞实在是太过年轻了,尤其对方漫不经心的悠闲样子,给他们一种很

    牛逼哄哄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告诉他们,左小茜得的怪病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有我出手自然病除。

    面对妻子的质疑,左永邦赶紧向自家人介绍李飞:“这位李师是我请来的高人,专门给小茜治病的。”

    “老爷,可他看起来有些年轻了,会不会是……”妻子想说骗子,可是却被左永邦一个眼神瞪的赶紧闭口。

    “大哥,我知道你心疼小茜,我们大家也是,不愿意看着侄女整天被病痛折磨受苦,可是你也清楚就连尼坤大师出手都治不好,无可奈何,这种情况下你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吧。”这时候,一个和左永邦神情

    颇像的中年男子走出来,怀疑的打量李飞,语气冰冷的说道。

    要怪只能怪李飞太过年轻了,而且从上到下让人看不起他像左永邦说的那般是个高人。

    “大伯我爸说的很对,表妹这一年来被病魔缠身,痛苦难言,在这一年里大伯你也请来不少医学界泰斗,甚至还有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可是结果那,没有一个人能治好表妹的病,都是一群过来骗您钱的骗子。”先前站出来怀疑李飞的中年是左永邦的二弟,现在说话这个则是他的儿子,左永邦的侄子,左家辉,一个仗着显赫家世在外面胡作非为的花花大少,对左永邦说完后,他就趾高气昂的望着李飞,笑道

    :“小子,敢来我左家骗钱,说,是谁给你的胆子。”

    “家辉不可对李师无礼,快点向李师道歉。”左永邦见自己侄子去招惹李飞,他就吓得心神一颤,赶紧训斥左家辉的无礼之举。

    左永邦的儿子,左博超站在父亲身后,用看傻逼似的眼神看着自己表弟,嘴角泛起一丝嗤笑,心里就希望李飞会出手狠狠教训左家辉一番。

    越是像左家这种望族,其中的纷争尔虞我诈天天都有。

    贪心不足蛇吞象,左家人羡慕眼红左永邦能成家主,左永邦的老子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所以,左家是三房斗法,左永邦的一干兄弟姐妹都绞尽脑汁想把他拉下马,好让自己成为新的家主。

    “大伯,你没给侄儿开玩笑吧,要我向他道歉,呵呵,真是可笑至极,他一个骗子配吗?”左家辉越说越过分,最后更是不屑的辱骂李飞来他们左家治病是假,骗钱是真。

    “你啊你,可知道得罪李师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吗?”左永邦恼怒起来,手指着左家辉,恨铁不成钢的教训。

    “大哥,家辉说的没错,一个不学无术胆大妄为的小骗子,他哪里受得起道歉,小妹看你真是为了想要治好小茜,什么人的话都信,他口上说着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尼坤大师多厉害,还不是一样不行。”

    左永邦的二房表妹,横眉竖眼的看着李飞,也站出来挑事。

    李飞至始至终都是面带微笑,对于左家人的质疑污蔑,他都不屑一顾,高高在上的帝王岂会跟要饭的乞丐较真,那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他胸襟广阔海纳百川,对于左家众人的讽刺鄙夷一笑而过,但是视他为神明的刀疤男桑杰绝不会坐以待毙,敢出言侮辱他的师祖,太岁头上动土当真找死,宛如怒目金刚似的,凌厉眼神一瞪左家辉,凶悍

    出手了。

    “啪!”

    左家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桑杰一巴掌拍倒在地上,打的他眼冒金星。

    “儿子……桑杰你竟敢打我儿子。”左家辉的父亲,左永臣怒视着突然出手的桑杰,满脸的萧杀,要不是忌惮桑杰是尼坤的徒弟,他早就让保镖动手了,而不是像现在单单愤怒,咆哮。

    桑杰的出手直接吓懵了左家诸人。

    “大人岂是你们能够肆意侮辱的,听清楚了,再有下一次,我桑杰打烂你们嘴巴,哼。”桑杰站出来维护李飞,这让左永臣他们非常吃惊,难以置信地打量笑而不语的李飞。

    “活该。”左博超看到左家辉被收拾,心里爽快。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不过,左博超趴在地上眼神怨恨的死死瞪着李飞,要不是因为这个臭小子,桑杰怎会打他,哼,等会你治不好表妹的病,被大伯赶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等着吧。

    “李师,请。”

    左永邦和妻子在前面带路,领着李飞、荆宝宝、桑杰三人前往女儿的房间,途中,左永邦唯唯诺诺的向李飞道歉,李飞对其摆摆手,而后,冰冷如斯的警告他:“这次就算了,记住,如果再有下次,那些不

    开眼的东西我会让桑杰把他们全部杀了,明白了吗?”

    左永邦就感受到一股杀气袭来,不由自主的一阵哆嗦,然后诚惶诚恐的连连点头,这一幕深深震惊到他身边的妻子。

    左家很大,应该说是非常非常的大,庄楼就有六层,住着左家三房众人,左小茜在三楼左手边最里面的屋子里。

    李飞看到在左小茜的门口,有专门的医护人员随时关注病人的情况,其中一位穿着白大褂的老头,看到左永邦过来,赶紧迎上去:“左先生,令千金最近这几天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从原先的三天一次到现

    在一天病发一次,根据我的观察,令千金不知能不能扛过今晚都很难说。”

    “钱老,谢谢你这段时间对茜茜的悉心照顾,这位是我专门从华夏请来的高人,他有办法治好茜茜的病。”左永邦就向老者介绍李飞,这位钱老可是南洋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门生众多,在加上这一年里为了

    女儿的病情多次往返左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左永邦对他非常客气。

    “高人?”

    钱老戴着老花镜,仔细的瞅一瞅李飞,见到是一个比他孙女还要年轻的小家伙,心有疑问,想要开口李飞就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直接走进房间。

    “桑杰你进来,至于其他人全部在外面等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来。”李飞冷漠霸道的对左永邦下命令,后者连连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