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病情复发
    ,!

    花都市机场,湾流g650客机好似插上了一双翅膀直冲云霄,下方林立的高楼大厦一点点,逐渐变的越来越小。

    湾流宇航设计的这款湾流g650,主要出售于高端优质的客户,属于在国际上都名列前茅的私人座驾,其价格昂贵无比,是常人一辈子都买不到的奢侈品,不过对于港岛荆家还是南洋左家来说,一挥手

    就能轻松购买十架,可见财力雄厚。

    “你爷爷回来没有?”

    李飞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绝色尤物,目光清澈,毫无任何淫秽之意,荆天海自从上次离开也有二十多天了,至今未有任何的消息,不免有些怀疑会不会有何不测了。

    虽说荆天海被他传授了般若普渡神功,修为半步凝气期,可是并不像他似的拥有各种层出不穷的仙家手段,只要不对上术法真人境的高手,内劲先天荆天海绝对是无敌的。

    这样的实力报仇绰绰有余了,怕就怕对方阴险狡诈有埋伏,一旦请出术法真人境的高手,荆天海十有**必败北。

    荆天海只不过是他的座下奴仆,想要收入门下,还需要一番考验,但身为他的奴仆,李飞也不允许受到欺辱,这就是修仙界飞龙大帝的霸道所在,就算是一只蝼蚁,只要是在本帝的势力范围内,没有经

    过他的允许敢踩死,决不轻饶。

    李飞护犊子的本质非常强烈。

    提到荆天海,荆宝宝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担忧,从小到大最疼她的就是爷爷了,这次一走就是这么多天,而且还是去报仇,荆宝宝怎能不担心,忧心忡忡:“刚开始还能联系上爷爷,可是这几天完全失去联

    系了,不过,最后一次他出现的地方是在欧洲。”

    “欧洲吗?”

    “放心吧,如果在等等还是没有消息,我会亲自前往青花会一趟的。”李飞笑着安慰惴惴不安的荆宝宝,眼底浮现一抹精芒,荆天海身为他的座下奴仆,只要敢出任何事情,李飞不介意灭掉青花会给他报仇

    。

    “李师,你和宝宝女士所说的青花会,是不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的那个青花会?”两人的交谈被左永邦和桑杰听到耳中,左永邦不免好奇的询问。

    荆宝宝螓首轻点,对于青花会她了解甚少,只知道爷爷的仇家就在青花会里,可爷爷从来不告诉关于青花会的一切,想了想,红唇蠕动赶紧提问:“左叔叔,你知道这个青花会吗?”

    左永邦含蓄一笑,点点头,讲道:“在南洋就有青花会的分部,对于这种连各国元首都敢刺杀的神秘组织,不知道那是假的,青花会举世闻名是在二战爆发的时候,因为杀手之王的横空出世,才会让各国第一次知道青花会的存在,这个神秘的杀手组织,非常可怕,只要雇主下单子就没有他们杀不死的人,纵然哪怕是一国元首也不例外,你可知道二战时期统治纳粹的那位战争疯子,听说就是死于杀手之王

    的兵刃下,因为战争疯子被刺杀,二战才会结束。”

    荆宝宝芳心一突,俏脸顿时为爷爷紧张起来,连元首都敢刺杀的青花会,他担心爷爷此去会有危险。

    “不过,最近青花会却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左永邦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皱皱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对荆宝宝该说不该说。

    荆宝宝蕙心兰质,自然看出左永邦的犹豫,她害怕是关于爷爷的事情,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什么事情?”

    “我也是听一位朋友说的,青花会近来这段时间里针对暗杀一个目标,频频失手,其中还有一位杀手之王也失败了,就因为如此,已经青花会得罪过的势力纷纷联合起来,一致展开了报复。”

    “会是爷爷吗?”荆宝宝心有所思。

    左永邦说到这里,目光投射到李飞身上,嘴上恭维:“说起来让青花会频频任务失败的那位,还和李师是本家人,也姓李,世人称他‘李无敌’。”

    “李无敌?有意思的名字,要有机会见一见此人到底有何本事,能躲过杀手之王的暗杀,呵呵。”李飞开玩笑的说道。

    其实不管是左永邦,还是荆宝宝,桑杰,都不知道坐在他们面前的李飞,就是让青花会畏惧的那位李无敌。

    各国禁忌,当今世界第一人,绝世无双李无敌。

    这个身份只有他的手下和国家知道,属于绝对机密。

    四个小时的行程,湾流g650终于降落在南洋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左永邦在登机前就已经吩咐他儿子恭候,四人刚下飞机就直接乘坐专车驶出机场,南洋的版图非常大,概括了整个东南亚地区一些小国家

    ,而像左家这种豪门望族在暗中就统治着两三个小国。

    以前需要依靠仰仗华夏存活的小王朝,经过百年来的发展,到处也是高楼林立比比皆是,不过因为四面环海,呈现亚热带的气候影响,高温常年不退,让这里成为全世界人们向往的旅游胜地。

    佛利隆首都。

    整个南洋几国联盟后建立的中心都城,东南西北四角延伸到四国,城市非常的发达,是国家上前十的旅游都城。

    梅陇区,鼎山左家庄园。

    一排黑色整齐的豪车,依次而行,从远处驶来,看守山庄大门的保镖见到后赶紧用遥控打开紧闭的两扇大门。

    车队驶进来,穿梭过中央喷泉,而后车子在一栋巍峨高耸的庄楼前停下来,左家人都站在台阶上翘首以盼。

    左永邦三人先从车上走下来,左永邦和桑杰赶紧来到最中间的那辆车上,亲自打开车门,恭敬的说道:“李师我们到了。”

    这一幕让不少左家人大吃一惊,噤若寒蝉,他们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打量着一身普通装束的少年,心中疑惑少年到底拥有多么显赫的身份,能够让他们的家主屈尊低首。

    “老爷不好了,茜茜小姐病又复发了。”

    左永邦刚迎出李飞,他的妻子慌慌张张的就从庄楼里跑出来,神情紧张焦急的大声喊道。

    女子是左永邦的原配,还是他儿子和女儿的亲生母亲,这一年来放下手中工作,战战兢兢的照顾自己女儿,原本雍容富态的阔太太,心疼女儿遭受病魔之痛,容颜变的很憔悴。

    左永邦听到妻子说的,原本沉稳的脸上流露出一阵惊慌,小女儿长的漂亮而且还很知书达理,是他和妻子的心头肉。

    “还请李师赶紧救救我的女儿。”

    曾经那个一言就能决定南洋政府元首的霸气男人,在这一刻,为了心肝宝贝卑微的祈求李飞。

    这或许就是父爱如山的伟大。

    李飞看一眼心慌失色六神无主的左永邦,他的举动让李飞想起了自己父亲,无奈叹息,而后微微颔首:“带我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