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尼坤求救
    ,!

    “帝祖大人赢了。”

    拱桥下方,追随李飞的诸位手下,狂热的眼神紧紧盯着虚空上的那道飘然身影,绝世孤傲。

    孟伟雄、杜楠、高德胜、罗烈四人望着李飞,敬若神明。

    婀娜妖娆的宋婉儿,看到李飞终于战胜了星宫四长老,美眸中柔情似水,原本紧绷的心弦随之松懈,嫣然一笑风情万种。

    一直以来,李飞的身影在她的心目中都是无比伟岸的,彷如执掌万里江山的君主。

    天地异象也随着伐天之剑的消失烟消云散,璀璨星空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死寂,唯有滚滚江河水拍打两岸的绝响。

    李飞持着青锋剑,迎风而立,身上带着一股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绝世风采,气度恢弘卓雅,宛如九天下凡尘的谪仙。

    李飞微微低眸,漆黑如墨的眸子中闪烁着光芒,仿若星空中的皎月明亮又清澈,使群星黯然失色,在这一刻他终于动了起来,一步又一步从半空中走下来,好似在下楼梯般轻松自如,凌空渡步,这种类似

    于仙神才会有的手段一展现出来,惊世震俗。

    星宫四老凄惨的躺在拱桥上,瞳孔欲裂,诧异的表情望着闲庭信步走过来的李飞,心中震撼又畏惧,诚惶诚恐。

    器宇轩昂,气吞山河的李飞,让四人浑然一愣,脑子里产生无限遐想,仿佛在这一刻,李飞成为了万雄跪拜,俯首称臣的帝王。

    “你们可服?”

    李飞来到拱桥上,睥睨着四人,三尺青锋对向他们,威武霸气的问道。

    四人一脸垂头丧气,心中懊恼无比,想他们堂堂的星宫长老,百年以来第一次踏出神宫就出师不利,而且还是败于弱冠之龄的少年手上,这把年纪当真是活到狗身上了,实在丢人,惭愧至极。

    “阁下实力深不可测,败于你手上,老朽心服口服了。”童颜鹤发老者,不卑不亢,心悦诚服的认怂。

    李飞闻言目光转移到紫衣冷峻中年身上,眼神凌厉,让后者心神一颤感觉到寒冷,连忙赶紧说道:“我服了。”

    “我服了。”

    “我也服了。”

    桀骜不驯的壮汉,尖嘴猴腮的男子也都赶紧开口。

    蝼蚁还尚且偷生,更加别说活生生的一个人了,四人都是存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爱惜紧张自己的生命,只要李飞能放过他们,就是叫认李飞当老祖宗都心甘情愿。

    “滚吧!”

    噤若寒蝉的四人,听到李飞说要放了他们如释重负,心里都不免松口气,只要性命还在,今日耻辱他日必报,生怕李飞脑子缺根筋在反悔了,夹着尾巴灰头土脸的逃离是非之地。

    “真他娘的憋屈。”

    四人眨眼间便逃出了清明上河,壮汉愤愤不平的骂道。

    满脸阴鸷的紫衣冷峻中年,愤恨的说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报仇?可这小子邪门的很,实力之高就算咱们四人联手都不是对手,而且还这般年轻,咱们想要报仇,我看难喽。”

    “咱们报不了仇,不代表别人不能替咱们报仇。”童颜鹤发老者好像想到了什么,神秘一笑,眼底浮现一抹精光。

    紫衣冷峻中年三人狐疑的望着老者,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拱桥上,李飞耳听八方,对于四人愈要报复的话题,听得那是一清二楚,最后他抿嘴不屑一笑,心想:“既然敢放你们离开,就不会怕你们的报复,星月神宫,呵呵,本帝还是挺期待的。”

    “帝祖,你不应该放了他们,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宋婉儿这时候来到他跟前,冰冷无情的说道,这一刻‘铁娘子’的铁血手腕发挥的淋漓尽致。

    李飞听后笑着摇摇头,高深莫测的说道:“我留着他们还有些用处。”

    宋婉儿轻蹙峨眉疑惑起来。

    李飞看出对方心中的不解,抿嘴含笑,双手负背的走下拱桥,在末法时代的地球上,他想要突破到金丹期光是凭借吸收天地灵气修炼,估计得需要一两百年,到那个时候还谈何报仇雪恨,所以李飞就看上了天材地宝,他能半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普通人到凝气后期,还不都是依靠外物破开境界,原本李飞就在犯愁去哪里寻找能帮助自己突破修为的宝贝,现在可倒好了,星宫四老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凌

    驾于华夏武道界之上的超然势力,发展至今有将近千年光景,那其中必然会有自己想要的好东西。

    李飞放他们离开,不怕他们找帮手报仇,就怕他们不敢,一旦下次找来,他就逼问出星月神宫在哪里,然后,大肆打劫一番,而且听四人的口气,他们来自的那个地方很神秘,而且像星月神宫这样的超

    然势力有很多,那样的话天材地宝岂会少了。

    “现在终于不担心修为如何突破的困惑了,有这群蠢货过来送快递,何乐而不为之呢。”李飞心中笑笑。

    李飞解决掉了欺负他父母的王志军父子,找到了新的一波三好之友,在宋家待了一晚,翌日,交待宋婉儿杜楠等人当务之急一鼓作气拿下整个豫州省的地下霸主权,而后在罗烈的陪同下赶回了花都市。

    自重生以来,李飞就忙着东奔西走,寻找帮助自己突破修为的一切机会,疏忽了家庭亲人,心中决定趁这次回来好好陪一陪父母。

    没有了王志军的从中作梗,在加上李飞在背后推波助澜,旧城改造计划终于步入了正规。

    李飞在家的第五天里,他突然接到了荆宝宝打来的电话,说尼坤的徒弟有要紧事情找他。

    尼坤?

    李飞想起是当时在血龙岛说要拜他为师的一个降头师,在南洋当地颇有盛名,可是他的徒弟来找自己所为何事?

    当天下午,荆宝宝和尼坤的徒弟来到花都市,李飞就约在新城区改建的万达商场一家咖啡厅碰面。

    荆宝宝,荆家掌上明珠,自幼就要学习贵族礼仪,加上天生丽质,所以当她一走进咖啡厅,雍容华贵,容貌倾城的她,就好像是鲜艳的花朵在春季散发阵阵芳香,吸引周围的群蜂彩蝶。

    咖啡厅的女性跟她一比较,完全都黯然失色。

    荆宝宝前脚进来,后面就跟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长的凶神恶煞,左脸上留有醒目的刀疤,让人看到后畏惧。

    至于另外一人是当初在血龙岛有过一面之缘的南洋左家,左永邦。

    “李师!”

    三人见到李飞神情都愈发的恭敬。

    就连和李飞初次见面的刀疤男,也都对李飞非常恭敬,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李飞让三人坐下来,轻描淡写的瞥一眼刀疤男,顿时后者就是一阵头晕目眩,仿佛眼前有一座巨山压下来,深深震撼到了他。

    “说吧,你们来找什么事情?”李飞不温不火的问道。

    左永邦赶紧说道:“大人,尼坤大师遇到了麻烦,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