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全部败北
    ,!

    我有一剑可撼动天地。

    这该会是多么惊艳的一剑呢?

    李飞轻声呢喃,虽说声音很小,可还是被听力灵敏的紫衣冷峻中年听到了,嘴角上扬带起一抹弧度,不屑狂笑:“大言不惭的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可撼天?呵呵,口出狂言,哼。”

    “不信吗?”

    李飞闻言剑眉一挑,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意。

    青锋剑绽放出来的青光越来越盛,直至最后将李飞整个人包裹起来,刺眼的青光在夜间是那般的明亮绚丽光彩夺目,好似耀眼的宝石晃人眼球。

    外人根本用肉眼看不清楚青光内的李飞。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紫衣冷峻中年原本阴沉的脸上浮现一抹傲色,嘴上冷冷的嗤笑。

    在他看来李飞所做一切都是徒劳,深深自信李飞抵挡不下鬼哭狼嚎剑法的第二重境界百鬼夜行。

    “撼山容易撼天难……”

    忽然就在青光之中响起李飞的声音。

    “但我有一剑可撼天。”

    李飞嘴上轻声吐出,刹那间青锋剑光骤然爆发,直冲云霄,李飞沐浴在清风剑光之中气势恢宏宛如天神下凡般雄姿威武。

    “他……这是要干什么?”

    童颜鹤发老者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在这股冲破云霄的剑光中那股足以撼动天地的可怕气势孕育而出,深深震撼到了他,不由地紧锁着眉头,脸色凝重的目视青光中的那道身影,心中十

    分忐忑。

    青色剑光就好像是狱锁狂龙,愈要挣脱这方天地的枷锁,一声龙吟骤然响起,瞬间冲破云霄,踏碎虚空,青色剑光遮盖住天地,为之失色。

    “破灭!”

    李飞从青色剑光中一步踏出来,清秀俊朗的容颜桀骜不驯,俯瞰着紫衣冷峻中年,洪亮的喝道。

    话音刚落下的骤然间,弥漫在云霄上的青色剑光一阵闪耀,紧接着化作成无数道青光剑气,从天而降如雨至,瞬间就将围攻李飞的上百个鬼脸破灭掉。

    这方天地在青光剑气运转的时候,虚空一道道的撕裂开来,仿佛好像是承受不住青光剑气的威慑似的,下方的宋婉儿等人看到后都禁不止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的望着。

    “砰!”

    “砰!砰!”

    剑光宛如流星划落,顷刻间就将上百个鬼脸全部湮灭。

    可云霄上的青色剑光依旧没有停止运转,还在微微的旋转着,每一次旋转就会从其中迸射出无数道剑光。

    李飞傲世凌然,眯眼瞧着满脸惊骇的紫衣冷峻中年,嘴角勾嘞起一抹弧度,右手缓缓的抬起三尺青锋剑,被剑鞘包裹的剑尖指向对方,紫衣冷峻中年浑然一愣,茫然不理解李飞的举动到底是何意思?

    “嗖嗖!”

    “嗖嗖嗖!”

    异样的声音蓦然响起来,紧接着,云霄上青色剑光之中,一道道冰冷尖锐的剑气按照李飞剑尖的指引,整齐的朝着紫衣冷峻中年激射过去。

    让人震撼炫目的剑光在虚空快速划过,只留下一道细微浅薄的尾痕,画面壮观至极,带有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

    “不好,方长老有危险。”

    童颜鹤发老者看到后发出一声惊呼,刚说完话他的身影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紫衣冷峻中年身边,立即出手,浑身爆发出一股不亚于紫衣冷峻中年的邪恶气息。

    “老方你在继续发愣咱们老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童颜鹤发老者一边用真气屏障抵挡剑光,一边赶紧喊道。

    “木长老?”

    紫衣冷峻中年猛然反应过来,扭头看到老者,感受到漫天剑光所带来的生命威胁,不由恼怒,再一次的挥剑打出鬼哭狼嚎剑法,百鬼夜行就和剑光凶猛的碰撞到一起。

    无奈的是他打出的百鬼夜行根本抵挡不住能够撼动九天的青色剑光。

    “这样长久下去,我们会被活活消耗光真气而死的。”

    童颜鹤发老者严肃说道。

    紫衣冷峻中年听后微微颔首,依旧不间断的挥舞手中天狼剑,每一次挥剑他周身的狰狞鬼脸就会损失一些。

    李飞看到两人苦苦抵挡,撇嘴傲笑起来。

    他这一招可是修仙界九大顶级宗门之一的撼天宗,撼天剑诀的其中一招‘裂天’。

    何为裂天,就是一剑出天都能给震裂开来,可想而知撼天宗能跻身九大顶尖宗门并不是运气使然。

    “哎,还是修为太低了,自己要是有金丹期,一剑裂天风云变色,现在也就只能撼动这一方天地,而且威压还不是很强大。”李飞抬了抬头,看到云霄上的虚空裂痕正在一点点缝合,微微摇头心中叹息。

    李飞瞥一眼咬牙坚持的老者和紫衣中年,脸上闪烁揶揄之色,而后体内丹田又爆发出一股混沌真元,从而影响的云霄青色剑光变的威力更甚先前。

    “我们也去帮忙。”

    盘腿而坐的壮汉,凝视同伴的身影,被漫天的剑气打的倒退,焦急说出,赶紧站起来,一步跨天就来到老者和紫衣中年两人身边,祭出天邪功。

    尖嘴猴腮男子紧随其后,四人并排而站虚空,两人防御剑气,两人主动攻击剑气,四人联手才能堪堪的不在继续后退,磅礴浓郁的邪气弥漫在他们头顶上苍。

    “妈的,这小子实力也太变态了吧,咱们四人同时出手才能克制住这些诡异的剑气。”

    尖嘴猴腮男子心底震撼,嘴上破口大骂。

    “此子就算得到了酒剑仙的传承,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其中一定有古怪,听着,咱们一起联合发力破掉云霄上的青色剑光。”童颜鹤发老者,抬抬眼皮,凝视着云霄上一直不停激射出剑气的青色剑光,只有

    毁掉这东西,他们就不用在如此辛苦抵挡漫天无数的剑气了。

    “好!”另外三人异口同声的应声。

    李飞听到四人的对话,努努嘴嗤之以鼻,冷笑:“撼天宗的撼天剑诀要是有这么好破,撼天宗早就被排挤出九大顶级宗门之列了,真是四个异想天开的老邪物。”

    “出手!”

    童颜鹤发老者暴喝一声,疯狂的催动体内真气。

    紫衣冷峻中年三人也都赶紧催动真气,四人的真气联合到一起,邪气滔天,影响的拱桥下的孟伟雄等人压抑不住体内的气血沸腾,咽喉涌动,张嘴喷出血来。

    “老孟你们没事吧?”杜楠和宋婉儿身为普通人感受不到星宫四长老的可怕,只有身为武者才能受到威慑。

    孟伟雄对杜楠摆摆手说没事,一口血吐出来好受许多了。

    虚空而立的李飞注意到孟伟雄三人的窘态,收敛笑容,冷漠的望着放手一搏的老者四人。

    “伐天剑!”

    李飞铿锵有力的说出,宛如洪钟敲响,瞬间震慑到星宫四长老的心房,四人心头都是猛然一颤,看着他脸上纷纷流露出惊恐。

    青色剑光不在继续激射出一道道剑气,而是自身凝聚成一柄撼动天地的青虹巨阀,悬浮在李飞的头顶上,剑尖指向四人。

    青虹巨阀就是青色剑光演化出来的伐天之剑。

    撼天剑诀的第二式。

    “全部躺下吧。”

    李飞冷冷开口。

    “唰!”

    伐天之剑应声射出,化作一道青虹,锋利的剑尖所到之处撕裂着虚空,老者四人脸色惊变,咬牙发狠的拼命抵抗。

    “轰!”

    伐天之剑碰撞上四人,骤然爆炸。

    “噗!”

    “噗!”

    “噗!”

    “噗!”

    来自星月神宫的四位长老,被伐天之剑轰飞出去,张嘴狂喷鲜血,四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致的摔落到拱桥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