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不堪一击
    ,!

    秋风瑟瑟,轻抚着大汴河,推波起一层盖过一层的水波纹,在高空悬挂着的皎月照耀下,辉映出汴河江面波光粼粼,景色怡人美不胜收。

    李飞傲然屹立于半空中,背对深蓝色的璀璨星空,衬托出绝世卓越的伟岸雄姿,精致的五官清秀又俊朗,嘴角啄起一抹充满着神秘又有无限魅力的笑意,好似一尊不沾染任何凡尘之气的仙王君主。

    “你们一起上吧。”

    李飞通过先前对壮汉的初次试探,心中难免有些过于失望了,对方实力确实超越了术法真人境界,但是和他相比较,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如果真要对其定论而言,李飞觉着壮汉的修为应该在凝气中期。

    或者说是刚刚步入凝气中期,还未打好根基。

    自己在凝气中期的时候就能越级而战,对上凝气后期也能胜之,更加别提在几日前就突破到了凝气后期,而且还被在修仙界都不可多得的混沌紫气淬炼改造身体的五脏六腑,可以说现在的李飞,实力犹

    如火箭般暴增。

    所以,他才会如此狂妄邀战四位星宫长老联手。

    他的话宛如平地惊雷一声响,震动这方天地,顿时下方的众人陷入一片死寂的惊愕状态,目瞪口呆的仰望悬空的那道单薄消瘦身影。

    万籁俱静,突然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吹落拱桥两旁的树上枝叶,飘然摇曳的落地上,清晰入耳。

    “我……我没有听错吧,帝祖说要以一敌四?”站立在宋婉儿身旁的杜楠,惊讶的望着李飞,咽喉蠕动艰难的咽下吐沫,不敢相信的开口自语。

    宋婉儿美眸瞥一眼他,然后,再次目不转睛的盯着风姿绰约的李飞,清脆犹如黄莺般的声音说道:“你没有听错,这是真的。”

    “老罗,这四人实力之强悍已经超出我们对武者的认知了,一旦联手我担心帝祖会有生命危险。”孟伟雄先是看一眼李飞,随后望了望拱桥上的四道身影,皱了下眉头,神情颇为凝重的对罗烈说道。

    “帝祖不会败的。”

    罗烈狂热的目光紧紧盯着李飞,面色坚定,斩钉截铁的肯定道。

    罗烈的话语传入孟伟雄和高德胜的耳中,两人不约而同的微微颔首,然后,看向李飞的目光也如罗烈一般变的狂热坚毅。

    “呵,没有想到会有一日,我们堂堂星宫长老,竟然还被会一介小辈轻视。”紫衣冷峻中年漠然开口,凌冽的眼神中闪烁一道嗜血。

    “无知小辈,就像那井底之蛙,龟缩在巴掌大的井中沾沾自喜夜郎自大,殊不知井外的世界有多么的波澜壮阔。”童颜鹤发老者一直以来都是和蔼可亲的样子,似笑非笑,但是现在对于李飞的狂妄之举,他

    动怒了。

    尖嘴猴腮男子阴笑连连:“难道他以为打败了狂雷,就敢目中无人的挑衅咱们,哼哼,这种狂妄嚣张之辈,死不足惜。”

    “刚才是我大意了,给我片刻,狂雷爷爷不撕烂他的嘴巴,一洗前耻。”盘腿打坐疗伤的壮汉,阴沉的目光如刀似剑般瞪着李飞,愤愤不平的反驳起来。

    四人贵为星宫长老,平日里颐指气使高高在上惯了,哪里受得了李飞这般侮辱,四人联手打一个小辈,这要传到敌人耳中,还不被笑掉大牙。

    “此子好像修炼的是剑道,正好我也是剑道,就让我去教训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一番,让他真正明白懂得什么是畏惧和敬畏。”紫衣冷峻中年说话的同时一步跨出,下一秒,他就出现在半空上和李飞遥

    望对立,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细长利剑,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起幽幽寒光。

    李飞看到紫衣冷峻中年,轻蔑一笑,摇头嗤笑:“你自己一人不行,还是让他们也上来吧,这样或许你们还有一丝的胜算。”

    “伶牙俐齿的小家伙,莫要以为打败了狂雷,就敢大言不惭的不把我们放在眼中,如此小瞧人,是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哼。”紫衣冷峻中年如鹰隼一般的眼神死死瞪着李飞,说完后,扬起手上的细长利剑

    ,然后用剑尖遥指李飞。

    “我会用手中天狼剑好好教一教如何尊敬长辈。”

    李飞闻言脸上浮现不屑表情,冷漠说道:“教我如何尊敬长辈,呵呵,本帝当你们的太祖宗都绰绰有余了。”

    李飞这话可不掺假,四个仅仅只活了几百岁的小家伙,连他的一个零头都比不上,当他们太祖宗不是绰绰有余是什么。

    “放肆!”

    “小辈休要猖狂,看剑。”

    紫衣冷峻中年深知动嘴皮子他们四个加起来都不是李飞的对手,索性也就不再废话,能动手尽量动手,体内骤然爆发出一股磅礴强大的气势,冷着脸对着李飞就一剑挥出。

    “唰!”

    天狼剑尖处剑光闪烁,紧接着,一道细长剑气迸射而出,震动九霄,划破天际,宛如流星似的攻击李飞。

    “无趣。”

    看到对方打出的剑气,李飞摇摇头,表情失望的自语,一道剑气就足以看出紫衣冷峻中年的实力深浅,也就比刚才那壮汉略胜一筹,李飞自然觉着没意思了。

    他就轻轻一挥青锋剑,举止优雅,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这道剑气。

    “嗯?”紫衣冷峻中年目光一凝,心中猛然一惊,面色难看的瞅着嘴角浅笑的李飞,此子竟然能如此轻松的化解我的剑气,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和我不相伯仲,遇上硬茬子了。

    四人直到这一刻终于明白,先前李飞一剑掀起巨浪打败壮汉,并不是侥幸而已。

    二十岁?

    弱冠之龄的年纪,便拥有和他们相提并论的实力,此子妖孽啊。

    “酒剑仙的传承果然不同凡响,如果我能得到的话,超越宫主一统星月神宫不在话下。”四人看着李飞,眼神突然变的炙热起来,各怀鬼胎。

    “你们还是一起上吧,要不然,我会感觉太无趣的。”

    李飞可不会在乎四人心中的想法,而是嘴角上扬带起一抹弧度,嚣张跋扈的对四人叫嚣。

    紫衣冷峻中年听到这话,气的胸闷气短,眼底浮现一抹冰冷杀机,五指紧扣天狼剑,怒不可遏的呵斥:“狂妄小儿,刚才只是试探,现在,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无尽的恐惧。”

    “嗡嗡!”

    他话音刚落下,手中天狼剑微微颤抖起来,发出剑鸣,就好像是一只饥饿许久的孤狼发现了猎物,在兴奋的狼嚎。

    “怒啸苍天!”

    紫衣冷峻中年凝聚体内沸腾的真气,向着不远处的李飞,凌厉一剑刺出。

    剑光嗜血,瞬间就化作成一只血狼,龇牙咧嘴,尖锐的獠牙暴露在外泛着寒光,迅猛的来到李飞身前,对准李飞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咬断李飞的脖子吞头颅。

    “不要!”

    宋婉儿一介女流,看到模样狰狞恐怖的血狼,紧扣心悬,纤纤玉指攥着,娇美的容颜上尽显对李飞的担忧。

    “徒有其表罢了。”

    李飞不急不慌的开口评价着眼前即将就要把他吞噬的血狼,轻蔑的笑起来,双脚的脚尖对虚空一点,他的身形暴射而退,在退的过程中不忘扬起手中青锋剑。

    “灭!”

    闪烁着青色光芒的青锋剑对着血狼一划,一朵蕴含着混沌真元的紫色剑花骤然呈现出来,直接轰向血狼,血狼不怵紫色剑花,凶残的挥舞起利爪想要抓破紫色剑花,殊不知利爪刚触碰到紫色剑花,光芒四

    射,顷刻间紫色剑花爆炸开来。

    “轰隆!”

    惊天一爆,紫色剑花中的强大能量瞬间就将血狼湮灭,余威甚至震荡的虚空形成一连串的涟漪。

    原本平静的大汴河也变的波涛汹涌起来,愤怒的拍打两岸。

    “蹬蹬蹬!”

    紫衣冷峻中年操控着的血狼湮灭,他更遭受到创击,双脚不受控制的连连倒退。

    血狼湮灭,紫色剑花随之消散在虚空。

    沸腾的江河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

    李飞睥睨紫衣冷峻中年,嘴角冷笑,不可一世的说道:“不堪一击,你不是我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