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意外发生
    ,!

    “好年轻的少年啊。”

    王志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飞,心有感叹。

    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小小年纪就能让刚才桀骜不驯嗤笑他的男子俯首称臣,再看迎接他的阵势,难道此子来自类似于宋家那样的名门望族。

    王志军一见到李飞就把他划分到家世显赫的公子哥行列里去了。

    他在打量李飞的同时,李飞何尝不是也在看他。

    “原来大名鼎鼎的‘军爷’并非汴京城江湖上传的那般神武,长相也不是三头六臂嘛。”李飞首先开口,神情略带鄙夷,冷嘲起来。

    汹见有人敢侮辱他主子,气急败坏的手伸进怀里做出掏枪的姿势,李飞等人看在眼中,轻蔑的笑笑,不以为然。

    “笑,笑你麻痹的,信不信爷……”

    “汹闭嘴。”

    王志军脸色严肃的训斥汹,然后,凌厉的目光瞅着含笑不语的李飞,冷冷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绑架我儿子想干什么?”

    “不提你儿子,我们差点把王大少给遗忘了,去把人带过来。”李飞抓到王翔就直接把他交给杜楠处理了,至于现在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他很是期待,睥睨王志军一眼,冷漠的吩咐杜楠。

    王志军没有见到儿子,双方也就不会撕破脸。

    杜楠点点头,带两人离开此地,过了有四五分钟,杜楠去而复返,离开时候是两手空空,回来身后两人一左一右夹着王翔,搭拉着头,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身上多处血渍,弓着腰,双腿膝盖呲着地面,

    就这样像拎死狗似的一步步带到王志军跟前。

    “扑通!”

    杜楠让手下把遍体鳞伤的王翔扔到地上。

    “儿子。”

    王志军看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儿子,心急如焚,更多的是愤怒,满脸阴鸷的死死瞪着李飞等人,怒火在瞳孔里跳动,攥着拳头,强忍着随时可能就要爆发的火爆脾气,萧杀的对汹说道:“马上把

    我儿子带走去医院治疗。”

    “治疗?我看就不必了吧,你儿子马上就要死了,还用得着治疗吗?”

    李飞冷笑连连。

    他早已经宣判王家父子的死刑了,这个世间谁若敢动他的亲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王志军闻言非常震怒,目呲欲裂地盯着李飞,咬牙切齿道:“小子,我不管你有着怎么样的显赫身份,来自哪里,抓了我儿子打成这样,我王志军发誓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汴京城的。”

    “王志军,你口气倒是不小啊,什么时候汴京成姓王的了,我怎么不知道呢。”王志军刚说完,一道冰冷的女声从旁边传出,紧接着,身材妖娆的宋婉儿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的则是宋家护卫。

    王志军见到宋婉儿出现,大吃一惊,嘴巴半张着,咽喉发出支支吾吾,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了,情急之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光他,汹等人也都难以置信地望着宋婉儿。

    只要是汴京人就不可能不认识宋大小姐。

    汴京一方的女诸侯。

    “宋家主,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志军面色难看,小心翼翼的赶紧问道,要说汴京他最大的人是谁?

    自然就是上位不久的宋婉儿。

    宋家在汴京所拥有的能力,想要扳倒他轻而易举。

    他不得不怕。

    宋婉儿冷着脸,傲视被她吓得噤若寒蝉的王志军,嚣张说道:“王志军,就凭你还敢代表整个汴京城去得罪我家主子,你,该当何罪?”

    你家主子?

    王志军、汹他们都心神一震。

    在他们心里手眼通天的宋家,一方诸侯,竟然还有主子了,我的妈呀太震撼心扉了。

    “主子,王志军身为汴京人得罪了您,是婉儿是宋家的过错,还请责罚。”宋婉儿转身面对高高在上的李飞,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跪下,低着头等待李飞对她的责罚。

    “咯噔!”

    王志军心中蓦地一惊,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

    宋家的主子,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让宋家宋婉儿俯首臣服,难不成是来自京城八大家的那位太子?

    对付太子党的太子他也是略有耳闻,传的神乎其神,在他的脑海里也就只能想到这个人才会让一方诸侯臣服了。

    殊不知,让他敬若神明般的太子,就在不久前被李飞打残,废成太监了。

    “起来吧,错不在于你。”

    李飞对着宋婉儿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出。

    “是。”宋婉儿不敢忤逆李飞,连忙站起身来,凌厉的目光一瞪王志军,后者猛地打个哆嗦不寒而栗,然后,就听到宋婉儿说道:“王志军,得罪了我家主子,还不跪下求死。”

    求死?

    尼玛的。

    王志军何时有过这般憋屈,心中愤愤不平的骂着该死,一个宋家就够他喝一壶的了,现在又多出个比宋家还牛逼的大人物,王志军不敢有半分的抵抗,双腿膝盖一弯直接给李飞跪下了。

    汹等人见军爷都跪了,他们也都跟着跪下。

    “为什么?”王志军心有不甘的冲李飞吼道,他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自己心中郁闷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大人物。

    李飞听到后,淡淡一笑,睥睨着他说道:“既然你问,那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你最近有没有干什么错事?”

    错事。

    王志军被李飞问的神情一怔,皱眉苦想。

    他最近老实本分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索性急切的询问李飞:“太子,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

    王志军俨然已经把李飞当成京城那位了。

    “太子?”李飞听到王志军对他的称呼,撇撇嘴露出不屑,不在拐弯抹角打哑谜:“王志军,我且问你在花都市做过什么?”

    “花都市……难道你是?”王志军说着说着好像明白了,突然惊恐起来。

    李飞冷冷一笑:“我就是李继国何丽华的儿子。”

    “什么?”

    “这不可能,李氏家族撑死在花都市也就算得上是一个二流小家族,你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儿子。”

    王志军拼命摇头,他坚信不疑李飞就是京城太子,就凭那个小家族能让宋家臣服,开什么玩笑。

    不光他不信,身后跪着的汹等人也都不信,对于花都市那件事情就是汹找的人,动手之前他调查过李家,知道没危险才敢动手的,可是现在趾高气昂执掌他们生死的可怕少年,却告诉他们自己是那对

    夫妻的儿子。

    简直就是平地惊雷一声响,惊吓到他们了。

    李飞目光斜视摇头晃脑的王志军,不屑一哼,冷漠说道:“你车祸差点害死我母亲,又找人想砸死我父亲,无所不用其极,实在该死,有遗言留着到下面见到阎王在说吧。”

    “这不是真的!”

    王志军骤然失色惊魂不定。

    “只要跟这件事情有关联的人,一律格杀。”

    李飞眼底闪烁着精芒,嗜血杀戮的发号施令,像王志军这种小人物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动手。

    宋婉儿领命,然后就派出自己的手下,王志军看着一步步向他逼近的黑衣男子,宛如索命的死神,诚惶诚恐起来,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徒然,王志军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在两名黑衣男子即将接近他的刹那间,迅猛的转身手从汹怀里掏出手枪,枪口对准李飞,狰狞大笑:“哈哈哈哈,你给老子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